🏡
PTT小說網
x
    想到這些,唐韻有些無可奈何的回過頭來,看着林逸,“我媽讓你週末帶朋友來我家。”

    “嗄?週末去你家?”林逸愣了愣:“幹什麼去?”

    “不知道!”唐韻下意識的說道,不過說完了,又怕林逸去班級找自己問個詳細,又道:“我媽媽讓你們去吃燒烤。”

    說完,唐韻就頭也不回的小跑着向學校方向跑去,留下一臉愕然的林逸:你家在哪裡?

    雖然林逸知道唐韻家大概的位置住在棚戶區,不過棚戶區很大,誰知道唐韻家在哪裡?

    至於唐韻說唐母邀請自己和康曉波去吃燒烤,估計是因爲昨天的配方,她試驗過了,發現可行,所以先請自己和康曉波試吃表示一下感謝。

    “呵……”林逸搖了搖頭,伸手關上了車門,等着宋凌珊。

    大概等了能有半個小時,林逸再次接到了宋凌珊的電話:“林逸,你們學校的王主任倒是挺好說話的,這就給你假了?你在哪裡,我過去找你?”

    “學校後面的小吃一條街。”林逸說道。王智峰的把柄捏在自己的手裡,他能不給自己假麼?再說宋凌珊找自己估計也和他說了,是公務上的事情,王智峰自然不會在這些事情上阻撓的。

    “那你等我,馬上過去。”宋凌珊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林逸就從倒車鏡裡看到一輛車牌爲鬆G開頭的民牌獵豹越野車開了過來,鬆G是警局爲了辦案方便,特意弄的一個民牌號段,不過這個號段現在已經被大衆所知曉,就和警車沒有什麼區別了,甚至有很多權貴會託關係爲自己的車子申請一塊這個牌照,好享受路上的特權。

    宋凌珊來到小吃街,並沒有看到林逸,就看到一輛黃色的甲殼蟲停在路邊,正有些納悶想給林逸打個電話,就看到甲殼蟲的車門打開,林逸從車上下來,向自己這邊走來。

    “你的車?”宋凌珊詫異的看着林逸的甲殼蟲,在她的調查顯示,林逸是楚鵬展請來保護楚夢瑤的,雖然有可能會給林逸配車,但是怎麼也不可能配個這麼個車吧?這和林逸的保鏢形象也不符合啊?

    “陳雨舒的,先借我開幾天。”林逸也不隱瞞,反正車上有牌子,宋凌珊想要調查的話,直接查一下車主就可以了。

    “這樣,那上車吧。”宋凌珊指了指副駕駛的位置說道。

    林逸來開車門上了車,宋凌珊發動了車子,向警局的方向駛去。

    車子行駛了一會兒,宋凌珊看到林逸也不說話,皺了皺眉:“你不打算說點兒什麼嗎?”

    “說什麼?”林逸轉過頭看了宋凌珊一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是你找我麼?怎麼讓我說?哦……我想說的是,我腿上的傷已經好了,這回不怕你了,可以隨便捏。”

    “你!”宋凌珊有些氣結,真不知道楊隊長看重林逸哪一點,怎麼向自己推薦這麼個人呢?聽到林逸說這麼無恥的話,頓時想到了那天在醫院裡那一幕,有些恨恨的罵了一句:“流氓!”

    “如假包換。”林逸淡淡的說道,悠閒的將身子靠在了椅背上,眯上了眼睛。

    “……”宋凌珊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林逸一句話咽得她沒了詞,半晌才道:“你能幫我找到那天銀行的劫匪?”

    “你叫我來,還問能不能?”林逸撇了撇嘴:“真不知道你怎麼升的職,除了二虎吧唧的,怎麼沒點兒頭腦?”

    宋凌珊差點兒將車子開到牆上去自殺,這林逸說話也太損了點兒吧?什麼叫二虎吧唧沒有頭腦?的確,自己衝動一些,每次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時候都衝到最前面,但是這也不能說虎吧?這隻能說英勇一些……不過,楊隊也說過自己這個毛病,自己是帶隊的,每次都往前衝,不顧其他隊友,這不是搞個人英雄主義麼?其實宋凌珊還真沒想那麼多!

    這就好比戰場上雙方交戰,主帥先衝上去了,要是主帥勇猛一點兒還好說,能帶動全軍士氣,要是一個不小心被敵方暗算了或者受傷甚至死亡,那麼整個全軍也就亂套了。

    宋凌珊事後自然也明白這一點,也好在沒有出什麼大問題,讓她有慢慢改正的時間。

    其實,這還真是宋凌珊想岔了,林逸所謂的二虎吧唧,並不是說她每次執行任務時候的英勇,在林逸看來,如果自己有能力和足夠的把握幹掉敵人,那麼自己就會動手,而不會讓隊友和自己一起上,畢竟自己有把握,就不需要可能出現的無謂犧牲。

    而林逸說的宋凌珊虎,其實說的是她粗心大意,比如自己的腿受傷……她沒看見,又比如說,明知道自己腿受傷了,卻還要去按,那不是虎是什麼?

    “好吧……那希望在你林大少爺的幫助之下,能夠抓到那天跑了的幾個銀行劫匪!”宋凌珊咬了咬牙,恨恨的說道。心中卻道,等要是抓不到,我們再算賬!

    “呵。試試吧。”林逸點了點頭:“不敢保證。”

    “……”宋凌珊真想一腳將林逸給踹下車去,不敢保證你剛纔還裝什麼能耐?

    “你向哪裡開?”車子走到半路,林逸問道。

    “去警局,然後商量一下怎麼抓捕嫌犯。”宋凌珊解釋道。

    “不用去了,直接去你們搜尋的範圍看看。”林逸搖了搖頭,自己的能力自己最清楚,不是商量就會有效果的,如果那些人真的在這個範圍之內,自己自然可以感覺到。

    如果沒在的話,商量也沒有用。

    “嗄?!”宋凌珊一愣:“就咱們兩個?”

    “你不敢?”林逸似笑非笑的看着宋凌珊。林逸自然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自己的特別之處,幫助宋凌珊,一方面是因爲楊懷軍,自己和楊懷軍的關係不用多說,既然楊懷軍信任宋凌珊,將自己介紹給了宋凌珊,那麼林逸自然不會多說什麼,也不會拒絕。但是另一方面,林逸自己也想將這幾個人揪出來,既然已經和李呲花對上了,那麼就沒有必要再留什麼面子和餘地。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