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什麼不敢的!”宋凌珊被林逸一激,明知道她是激將計,但是卻還是應了下來,就是因爲林逸剛纔說的那些看不起她的話!

    作爲曾經的特種部隊教官,宋凌珊沒有什麼好怕的,再不濟,自己也能脫身,林逸嘛……哼哼,你既然自討苦吃,那就怪不得別人了。

    在宋凌珊看來,林逸雖然身手不錯,但是畢竟不可能經過專業的訓練,以及生與死的戰鬥,所以和自己還是有一定差距的,林逸都敢去,自己又有什麼不敢的呢?

    “呵,那就走吧。”林逸沒理會宋凌珊的激烈反應。

    宋凌珊有種對牛彈琴的感覺,自己白豪言壯志了一番,你怎麼說都要有個表示吧,哪怕誇一個有膽識也行啊,偏偏林逸什麼都沒說。

    “根據我們調取城管部門城市監控錄像,以及主要路段的交通錄像可以判定,犯罪嫌疑人就躲藏在前面的這片山林之內,”宋凌珊強壓住自己的火氣,對林逸解釋道:“而且我們找到的劫匪車子也是在這附近,還有那邊有個廢棄廠房的倉庫裡,發現了禿頭和馬老六的屍體……劫匪手上有大量的現金,如果帶着現金離開這裡的話,必然會被附近的檢查站所注意,所以我們判斷,如果綁匪很在乎這筆錢,那麼他們就一定還在附近。”

    “哦,也就是說,如果他們扔掉錢,就有可能跑了?”林逸點了點頭問道。

    “……可以這麼說。”宋凌珊說道:“不過如果能追回被搶的現金,這個案子也算是破了一半,我那邊也好交代了。”

    “人如果在,我能幫你找,現金……你指望我能找出來?你以爲我是警犬啊?”林逸翻了翻白眼:“對了,你們隊長不是自稱獵犬麼,你可以讓他試試……”

    “嘎吱……”刺耳的剎車聲傳來,獵豹車猛地停在了路邊,宋凌珊和林逸都因爲慣姓,向前一傾身子。

    “你有毛病?”林逸皺了皺眉,不知道宋凌珊怎麼有這麼大的反應。

    “不許你侮辱楊隊!如果你再侮辱他,請你下車!”宋凌珊直勾勾的瞪着林逸,眼中噴出火來,像是要吃了林逸,正和林逸形容的母獅子有幾分相似。

    原來是這個原因?林逸有些啞然,宋凌珊居然如此維護楊懷軍,莫非這妞喜歡楊懷軍?

    “你喜歡楊懷軍?”林逸問道。

    “請不要侮辱我和楊隊之間純潔的兄妹之情!”宋凌珊卻嚴肅肯定的糾正了林逸的歪念頭:“不要用你骯髒的思想去想我和楊對的關係!我維護他,是因爲我尊敬他,崇拜他,他就像是一個師長一樣,從我剛進入警局,一點一點的教導我鼓勵我,看着我成長……”

    “呵……”林逸淡淡一笑:“那我,如果楊懷軍說你是警犬,你會不會生氣呢?”

    “啊?我?”宋凌珊微微一愣,不知道林逸怎麼突然這麼問,不過還是搖了搖頭,如實道:“那怎麼會?楊隊就像我的師傅一樣,和我開玩笑,不是很正常?”

    “呵……”林逸沒有再解釋什麼,同樣的,楊懷軍剛進那個特種任務小隊的時候,也是一樣的青澀稚嫩,自己一步一步的帶着他成長,所以自己和楊懷軍之間的關係,甚至比宋凌珊和楊懷軍之間還要深厚,那種生死之間的友誼,是無可替代的。

    所以林逸就是指着楊懷軍的鼻子罵他,他也只會笑臉相迎,事實上,以前的林逸雖然在外人面前維護自己的隊友,但是在自己人面前,訓斥起他們來卻毫不留情,記得當初楊懷軍一個大老爺們,在比他小的自己這個隊長面前,被尋得哭了鼻子……當然,這事兒林逸可不能和宋凌珊說。

    “好吧,你維護他,那麼我以後就不這麼說。”林逸點了點頭:“不過你事後可以問問楊懷軍,他不排斥我這麼說他……”

    “?”宋凌珊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林逸的話是什麼意思,職業的敏感,早就讓她懷疑林逸和楊隊之間,似乎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秘密,但是因爲涉及到楊懷軍,這個自己最尊敬的人,所以宋凌珊就沒有去過多的調查,因爲他相信楊懷軍是個正直的人,不可能與一些惡人來往。

    但是現在看來,種種跡象表明,林逸似乎和楊隊之間,有着許許多多的秘密,自己不知道的秘密,這讓宋凌珊很好奇,不敢問楊懷軍,但是可以問林逸啊,這小子,自己一定要從他嘴裡套出點兒什麼來才行!宋凌珊想着……“可能是我太激動了,”宋凌珊再次發動了車子,沒有再像剛纔似的冷着臉,臉色也緩和了不少:“林逸,你和楊隊,以前認識?”

    宋凌珊開始旁敲側擊。

    “算是吧,不過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差不多已經忘記了,要不是那天他認出我來,我都快想不起來他了。”林逸解釋的很淡定,但是宋凌珊打死也不相信!

    忘記了?看楊懷軍的樣子,比抓獲一個犯罪嫌疑人都高興,怎麼可能只是林逸說的這麼簡單呢?宋凌珊看的出來,那天楊隊是發自內心的激動,甚至都有點兒語無倫次!

    “是麼?那你們怎麼認識的?”宋凌珊問道。

    “你的上司沒和你說過,不該問的別問麼?聽說你在特種部隊做過教官,不該這麼沒規矩吧?”林逸一句話就將宋凌珊的所有疑問給堵上了:“保密制度,有沒有?”

    “……”宋凌珊無語了,你這是什麼保密制度啊?你也不是警務系統的,也不是軍隊系統的,你有什麼可保密的?就算楊隊現在是警隊隊長,但是你說說怎麼認識的,也不會和保密制度搭上邊吧?

    “不想說就不用說了!”宋凌珊也玩兒了一手激將計:“又不是執行任務,還保密?”

    “恩,等以後你成爲我嫂子,或者楊懷軍的弟妹,我就告訴你。”林逸笑着看着宋凌珊,說道。

    “???”宋凌珊聽得雲裡霧裡,什麼叫你嫂子?什麼楊懷軍的弟妹?林逸到底說的是什麼人?自己認識麼?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