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康曉波想要弄清楚,自己是真的喜歡上了小芬,還是隻是一時的頭腦發熱,衝動而已。所以請教了一下林逸。

    “現在想這個,有點兒早了。”林逸自然清楚康曉波糾結什麼,拍了拍他的肩膀:“現在,不是你和她合不合適,是小芬會不會接受你的問題!”

    是啊!康曉波被林逸一提醒,才猛然發現,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自己想要和小芬在一起,但是小芬卻未必能夠和自己在一起!

    “如果你對她真的有感覺,可以嘗試着和她接觸接觸,時間長了,你自然就能確定你的心意了!”林逸說道:“不過,不論你做出什麼決定,前提條件是不要再傷害小芬,你能傷起,她傷不起……”

    “放心吧,老大!我明白了,我沒有絕對的肯定我自己的心意之前,我不會和小芬說這件事情的!”康曉波一下子豁然開朗了許多……

    唐韻昨天一夜沒睡好,前半夜被媽媽拉着聊天……說是聊天,聊的全是林逸的話題,讓唐韻頭昏腦脹還不敢說錯什麼話……

    好容易媽媽睡着了,唐韻也不太困了,想到林逸的衣服還在自己這裡,唐韻起來就幫着林逸將衣服洗了乾淨。

    第二天將衣服拿到學校,卻又有些煩惱了,自己怎麼去把衣服給林逸呢?直接送到他班級裡去?那樣別人會不會誤會?

    第一節下課,唐韻捏着手裡的衣服,猶豫着是不是給林逸送過去,幾次想要站起身來,卻有坐了回去。唐韻有些惱自己,怎麼就不果斷一點兒呢?

    送個衣服,有什麼大不了?

    可是想到自己去找林逸要一個配方,學校裡就鬧得滿城風雨,而自己要是給林逸送衣服,指不定別人會怎麼議論,沒準兒認爲自己和林逸已經睡在一起了也不一定!

    想到這裡,唐韻就有些退縮了。對了,可以找劉欣雯幫忙,唐韻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死黨劉欣雯,讓她幫着自己約林逸一下,下節課,在學校的艹場上見面不就好了?

    唐韻放下了手中的衣服,快步的走出了教室,向劉欣雯的班級走去……

    第二節課下課,劉欣雯心事重重的來到了高三五班的教室門口,心裡暗歎韻韻真是墮落了,居然約林逸去艹場見面!問她和林逸有沒有關係,她還不承認,哎,自己這個死黨呀!

    想問問她約林逸有什麼事情,下課那十分鐘根本不夠用,沒辦法,劉欣雯只能先匆匆的答應了下來,準備中午或者晚自習的時候再仔細問問唐韻怎麼回事兒。

    “喂,找一下你們班林逸!”劉欣雯比較彪悍,可不在乎什麼,直接抓了一個高三五班的學生對他說道。

    “哦,你等等!”那學生也沒多想,直接進班級裡將林逸叫了出來。

    林逸有些納悶是誰找自己,出了班級,卻發現是劉欣雯:“有什麼事情麼?”

    “林逸,你和韻韻到底什麼關係?”劉欣雯不好問唐韻,於是過來質問林逸。

    “我和韻韻?唐韻吧,呵……”林逸看着劉欣雯的表情,有些好笑:“我和她什麼關係,你不看在眼裡?”

    “那你有沒有在和她交往?”劉欣雯索姓直接問道,她可不是矯情的人,有什麼就說什麼。

    “還不算。”林逸實話實說:“你到底來幹什麼?就問我這事兒?我看你也沒那麼八卦吧?你有這心情,怎麼不問問康曉波是不是在和小芬交往?”

    “隨便問問!”劉欣雯撇了撇嘴,得到林逸的答覆倒是鬆了一口氣,在她看來,林逸似乎不像是個喜歡說謊話的人,這個人有一說一,不會在這些小事上欺騙別人。

    “那沒事兒了?沒事兒我回去了!”林逸翻了翻白眼,這丫頭有病吧?下課特意跑來問這事兒?唐韻她媽都沒她八卦。

    “等等,韻韻讓你第四節課下課,在艹場左邊的樹蔭下等她!”劉欣雯說完,也不管林逸怎麼回答,轉身就走了。

    艹場左邊的樹蔭下?林逸摸了摸鼻子,這算不算是唐韻第一次主動約自己呢?

    回到教室,康曉波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老大,剛纔我看見劉欣雯找你了,什麼事兒?”

    “放心吧,小芬沒事兒,是我的事兒。”林逸怎麼猜不出康曉波怎麼想的?一句話就讓他安心了。

    聽到不是小芬的事情,康曉波也就點了點頭,不再詢問。

    間艹的時候,林逸看見了鄒若明,這小子一臉衰相的坐在籃球架下面,高四不用參加間艹,所以學校也不會特意約束這些學生。

    所謂的“高四”,其實就是高考補習班,一些重點高中爲了增加收入,都會開設類似的補習班,招收的對象不僅僅是本校那些沒考上大學的高三落榜生,其他學校或者社會上的落榜生也可以報名參加,只要交錢了,就可以在這裡永遠上“高四”!

    林逸淡淡的看了鄒若明一眼,這個人已經被林逸畫上了死亡記號,敢對自己身邊的人動手的人,林逸一般都不會輕易放過。

    隔着幾個班級,林逸看到了唐韻,和她招了招手,唐韻卻瞪了林逸一眼,有些羞澀的轉過去去,不再看這邊。

    楚夢瑤和陳雨舒永遠是多數男生的焦點,間艹的時候,會被很多人注視着,不過對於這種目光,兩人早已習以爲常。

    鍾品亮站在教學樓道的窗戶旁,他的目光從楚夢瑤的身上劃到了林逸的身上,自從林逸出現,自己就再也沒有順利過!這個人,必須要從自己的視線中消失才行!

    鍾品亮正憤慨的想着,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拿出來一看,居然是父親鍾發白打來的。

    “爸?”鍾品亮有些疑惑,一般在上學的時候,鍾發白是很少會打來電話找他的。

    “品亮,黑豹在看守所裡,通過律師找到了我,他說他想見你一面,你看看……”鍾發白不知道黑豹到底爲什麼要見鍾品亮,但是他又不敢隨便拒絕,畢竟黑豹是給鍾品亮頂罪的,如果鍾品亮不見他的話,恐怕黑豹心中有什麼怨言,再臨時反水就不好辦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