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安建文陰沉的一笑,隨手抓過一張椅子,坐在了三人的旁邊,“不知道林先生在哪裡高就?”

    “哦,我不都說了麼?我是跟班。”林逸笑了笑:“你呢?”

    你太陽的!安建文想罵人了,因爲他把林逸這句話當成是挑釁和對他的鄙視了!你就算是楚夢瑤的男朋友,也不用這麼顯擺吧?何況還是一個沒有得到楚鵬展認可的男朋友!

    在安建文看來,楚鵬展是絕對不會認可林逸的,不知道這小子走的什麼狗屎運,會得到楚夢瑤的青睞。

    而林逸反問那句“你呢?”,更是讓安建文的心頭火起,想當初,松山四少是何等的風光,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五年,五年的各奔東西,讓松山的年輕人都忘記了昔曰的松山四少,居然還有人問安建文是做什麼的。

    “我剛剛留學歸來,準備投資開一家公司。”安建文淡淡的說道,話語中帶着一絲高傲。

    “哦,開公司好,我也準備開一家。”林逸隨口說道。

    安建文的臉上閃過一絲怒意,你也準備開一家?你以爲開公司像過家家那麼簡單呢?你開一家?你有資本開麼?

    “哦?那林先生準備開什麼公司呢?”安建文的話語中帶着些許諷刺。

    “還沒想好。”林逸不是沒想好,是懶得和安建文說,開一家制藥公司,這是林逸之前就決定好了的事情。

    “呵呵,好啊,如果林先生想開什麼公司的話,儘管和我說,看着瑤瑤妹妹的面子,我能幫襯的一定幫襯!”安建文誠懇的說道。

    你幫襯?一幫襯就黃了吧?林逸撇了撇嘴,根本沒相信安建文會安什麼好心,

    說完,安建文就準備起身離開了,在這裡繼續和林逸說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他準備回去之後,仔細的調查一下林逸的背景再說,知己知彼,才能夠百戰百勝,這一向是安建文做事的座右銘。

    起身還沒有兩步,安建文忽然捂着自己的腹部,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豆大的汗珠滾輪,想要說什麼,卻沒有來得及,就倒在了地上,全身的肌肉有節律的抽搐起來,面色青紫,口吐白沫……

    “建文哥哥……”楚夢瑤先是一愣,隨即擔心的衝了過去,而那邊坐着的兩個和安建文一起的男人,此刻也快步的跑了過來。

    “快打電話叫急救車!”白色休閒襯衫的男人顯然是知道安建文的情況的,雖然緊張,但是卻沒有亂了陣腳,而那個面色陰柔的男子則是飛快的拿出手機,撥通了急救中心的電話。

    看到白色襯衫的男人走了過來,楚夢瑤連忙道:“臺早哥,建文哥的病……”

    “老闆呢?餐廳老闆在哪兒?給我滾出來,這有人吃中毒了!”這個白色休閒襯衫的男人叫蘇臺早,也是當初的松山四少之一。

    一個身材有些肥碩的男人,戰戰兢兢的從吧檯後面走了出來,有些害怕的看着蘇臺早:“先生,這位先生不一定是吃東西中毒吧……”

    “怎麼不是?點餐的時候告訴你,不要放香菜、芹菜,你們是不是放了?”蘇臺早惡狠狠的盯着餐廳老闆:“安哥要是有什麼事兒,我讓你這餐廳開不下去!”

    “我沒放啊,我特意問了後廚,菜裡面沒有那些東西的……”老闆小心的說道。

    “菜裡面沒有香菜,也沒有芹菜,老闆沒有說謊。”林逸這時候卻已經走到了安建文之前的那張餐桌旁邊,查看着三人吃過的東西:“不過這蔬菜湯裡面,放了一些茼蒿,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安建文應該會對這些有刺激姓味道的蔬菜過敏,吃了以後會誘發癲癇。”

    “茼蒿?”蘇臺早聽了林逸的話後一愣,看向餐廳老闆:“這裡面有茼蒿?”

    “有啊,茼蒿是有的。”老闆點了點頭:“我們的湯裡面一直添加茼蒿的,夏天清熱解暑……”

    蘇臺早皺了皺眉:“你怎麼不早說?”不過也知道,這不怪餐廳老闆了,是自己之前點餐的時候沒有說,但是在北方,茼蒿很少用來被熬湯,不像芹菜、香菜添加的那麼頻繁,所以蘇臺早點菜的時候也沒有想到那麼多,哪裡知道,湯裡偏偏真的有茼蒿存在!

    林逸說完,就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坐了下來,準備吃快餐,之前之所以去查看了一下,也是因爲他對安建文的印象不是很好,不想讓他的事情連累到餐廳老闆。

    餐廳老闆感激的看了林逸一眼,如果不是林逸及時的發現了問題,那麼萬一自己這餐廳被人安上個食物中毒的罪名,也別想安穩的繼續開下去了。

    “林逸,你能不能救救建文哥?”楚夢瑤也知道安建文之前和林逸的針鋒相對,不過安建文畢竟是自己童年的大哥哥,他們家和自家的關係也不錯,如果安建文真的在自己面前出了什麼事情,那麼楚夢瑤的良心也會不安的。

    她聽到林逸準確的說出了安建文的病情和發病原因,下意識的就把希望寄託在了林逸的身上,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楚夢瑤已經將身邊的林逸當成了是無所不能的存在……

    做飯、停車、清理混混流氓,甚至小舒被夾在鐵欄杆之間,她都會第一時間去找林逸求助!只要自己有要求,林逸總能做到,這讓楚夢瑤對林逸產生了一種依賴!

    “哦,能,但是不想救。”林逸看了安建文一眼。

    “你——”蘇臺早聽了林逸的話,有些怒了:“你這人怎麼這樣?見死不救?我告訴你,你知道安建文家裡是做什麼的?要是讓他們知道你見死不救,你就等死吧!”

    “哦,那你們等救護車吧,估計十分鐘之內,這人死不了。”林逸一副看白癡的目光看着蘇臺早:“那我還不救了,看看是他先等死,還是我先等死!”

    “你——”蘇臺早被林逸給噎了一句,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平時橫慣了,順嘴就對林逸威脅了一句,沒想到林逸乾脆不吃他這一套。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