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現在不算是強迫,而是救人,但是林逸更希望的是陳雨舒閉上眼睛,然後用一種很可愛的聲音對自己說:“箭牌哥,吻我喔……”

    想想就讓人熱血沸騰……所以林逸不願意乘人之危,就像林逸之前想去陳雨舒和楚夢瑤的閨房看個究竟是一個道理,想歸想,但是卻沒有做。

    林逸將陳雨舒趴在自己的腿上,身子衝下,然後在她後背上幾個穴位推拿起來。即使這樣,陳雨舒柔軟的身子足以讓林逸想入非非……

    “哇——”陳雨舒在林逸的推拿之下,將之前灌進肚子裡的海水都吐了出來,隨即咳嗽了起來,林逸輕輕的在她的後背上小心的拍着,直至陳雨舒的呼吸恢復了正常。

    “箭牌哥?我沒死?”陳雨舒擡起頭來,有些疲倦,不過更是有些驚奇的看着林逸:“還是我們已經死了,這裡是天堂?”

    “你沒死,這裡也不是天堂。”林逸有些好笑,雖然陳雨舒伏在自己的身上很舒服,但是林逸也不好一個勁兒的占人家便宜,畢竟陳雨舒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要是換做唐韻,林逸或許就不會客氣了。

    “喔?我沒死?也就是你救了我?”陳雨舒聽了林逸的話顯得十分的興奮,從林逸的身上爬了起來,就想手舞足蹈,不過可能是之前折騰的身體太虛弱了,還沒手舞足蹈起來,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兒沒摔在地上。

    “呀……”陳雨舒一聲驚呼,趕緊扶住了林逸,才站穩了身子:“箭牌哥,我們真的沒死?”

    “沒有,有我在,哪能這麼容易就死了。”林逸翻了翻眼睛,讓陳雨舒說的,這也太容易死了吧?掉個海就能死人的話,林逸也不用混了,直接自殺得了。

    “嘻嘻,我就知道箭牌哥最厲害了!”陳雨舒覺得,活着的感覺真好:“箭牌哥,你之前……是不是吻我了?”

    “那不是吻,我只是堵住你的嘴!不然你就嗆死了。”林逸給自己的行爲辯解一下,事實上,只是叫法不同,和吻的姓質是一樣的。

    “喔,那你剛纔救我的時候,有沒有給我人工呼吸?”陳雨舒說到這裡,臉色有些微紅:“我聽說,人工呼吸不但要嘴對嘴,還要按壓別人的胸脯……那你有沒有佔我便宜?”

    “你醒來的時候,你自己什麼樣兒你沒看到麼?”林逸苦笑道:“我救人不用人工呼吸。”

    “喔……”陳雨舒聽了林逸的話,倒是沒覺得林逸會騙她,只是覺得有點兒微微的小失望,箭牌哥明明能佔自己的便宜,怎麼沒佔?箭牌哥不喜歡自己?

    “我的手機已經壞了,你看看你的壞沒壞,然後給福伯打個電話,報個平安。”林逸擺弄了幾下自己的手機,然後遺憾的又收了起來,已經不能夠開機了。

    在海水裡泡了這麼久,一般的電子產品都會完蛋。

    “我的?我沒帶手機呀,蹦極之前給了瑤瑤姐姐……”陳雨舒說道:“管他呢,沒事兒的,既然沒死就行了,箭牌哥,我有點兒餓了,這裡有沒有吃的?”

    林逸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現在他有點兒明白楚夢瑤的痛苦了,因爲這個閨蜜實在是太給力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給力……

    不過林逸卻也沒有說什麼,陳雨舒和楚夢瑤之前都沒有吃東西,現在經過這麼一陣的折騰,胃裡面僅有的那點兒胃酸都吐出去了,哪能不餓?

    陳雨舒在海岸邊左顧右盼,可是卻遺憾的發現,這裡根本就沒有人,一片的荒涼。

    這裡屬於危險區,經常有鯊魚出沒,所以並沒有被開發成旅遊景區,荒無人煙也是正常的。不過陳雨舒的目光卻停留在了沙灘上那具鯊魚身上:“咦?箭牌哥,這是什麼東西?死魚?”

    “鯊魚。”林逸淡淡的說道。

    “鯊魚?!”陳雨舒一驚,下意識的縮了縮腦袋,本來要過去看個究竟,也不敢去了:“箭牌哥,這裡有鯊魚?”

    “對,它剛纔差點兒吃了你。”林逸笑了笑,“不過被我殺了。”

    “箭牌哥你把鯊魚給殺了?喔,真的?你太帥了!”陳雨舒沒想到林逸拖着她不但游到了岸邊,還殺了一條鯊魚,好強悍喔!

    “這裡沒有什麼吃的,就有鯊魚,你要是想吃,我就烤了它。”林逸之前就看到離沙灘不遠,有一片樹林,應該能拾到不少枯樹枝,生火烤魚倒是正好。

    “吃鯊魚?好喔,箭牌哥,我還沒吃過鯊魚呢!”陳雨舒一聽能吃鯊魚顯得很興奮:“鯊魚肉是什麼味道?好不好吃?”

    “實話說,不怎麼好吃。”林逸吃過鯊魚,沒覺得有多好吃,不然的話也不會有很多人捕到鯊魚後,只割掉鯊魚翅,將鯊魚肉直接扔回海里。

    “這樣啊,沒事兒,我不挑的,我什麼都能吃。”陳雨舒這時候只要有東西吃就滿足了,肚子完全吐空了,都叫喚了。

    林逸點了點頭,準備去撿枯樹枝,走了兩步,回頭囑咐道:“別亂走,也不要下海。”

    這裡能出現一隻鯊魚,難免不會出現一羣,林逸可不想回來之後陳雨舒只剩下一堆骨頭。

    “我知道,我在這裡等你!”陳雨舒抱着腿坐在沙灘上,笑嘻嘻的對林逸揮了揮手:“放心吧,箭牌哥,我會很乖的!”

    陳雨舒忽然有一種錯覺,就好像小的時候玩兒過家家似的,自己像是一個送丈夫出門的妻子,聽着他對自己的囑託,然後安安心心的在家裡等丈夫晚上回來。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幸福感,在陳雨舒的心底油然而生,有些甜蜜,又有些羞澀。看着林逸遠去的背影,雖然不是那麼雄偉,而且略顯單薄,不過在陳雨舒的眼裡,卻異常的舒服,那是一種安全感。

    如果一直在這裡,和箭牌哥在一起,應該也會很有趣吧?陳雨舒想。不過,這顯然不現實。

    瑤瑤姐好像也喜歡箭牌哥呢,哎……陳雨舒微微嘆了口氣。

    正在胡思亂想,林逸已經回來了,手中多了一堆樹枝。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