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雨舒搖了搖頭,站起身來,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箭牌哥,你回來了,要不要我幫忙?”

    陳雨舒也不想做個蛀蟲,只會吃,能幫上手的,她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你在海邊四處看看,有沒有玻璃瓶子之類的,沒有的話,細鐵絲也行。”林逸將手中的枯樹枝直接丟在沙灘上,對陳雨舒吩咐道。

    “喔,要瓶子和鐵絲做什麼?”陳雨舒有點兒疑惑。

    “瓶子底可以當做放大鏡取火,鐵絲用來吊住魚肉。”林逸解釋了一句,就開始去收拾一旁的鯊魚。

    陳雨舒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這些東西以前在物理課上都學過,只是沒想過學以致用。不過,陳雨舒還是問道:“不是可以鑽木取火麼?”

    “可以,不過很麻煩。”林逸利索的將鯊魚從中間拋開,開始清理裡面的內臟。

    陳雨舒去海邊走了一圈,也不敢走遠,不過卻沒找到玻璃瓶,只找到了幾節生了鏽的破鐵絲,不知道是哪個漁船上掉下來,之後衝到了這裡的。

    “箭牌哥,看來你真得鑽木取火了……”陳雨舒將找到的鐵絲交給了林逸。

    “呵……”林逸苦笑了一下,“好吧,我一會兒快速的轉動木棍兒,然後你幫我對着它們吹氣。”

    “喔,好。”陳雨舒點了點頭,鑽木取火,以前歷史課上有學過,大致的過程陳雨舒還是記得的。

    這樹枝實在太脆,想來是很久不下雨,已經乾枯的不能再幹枯了,承受不了太大的力氣,林逸找了兩隻,稍稍一用力就折斷了。

    “林逸,你覺得這麼取火很好玩兒?”林逸的耳邊忽然傳來了焦老的聲音。

    “焦老?”林逸微微一愣,隨即苦笑道:“我不這麼取火,怎麼取火?”

    “你鑽木的時候,只要默唸軒轅馭龍訣第一層的心法口訣,你身體裡的能量,就會傳遞到你手中的木頭上!”焦老說道。

    “這樣也行?”林逸有些錯愕,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身體裡的能量還有這個功效。

    “我已經說過了,只要你接觸的東西需要能量的時候,你運功的時候,就會將身體裡的能量傳遞過去!”焦老解釋道。

    “呃……這個我知道,不過我的意思是,連鑽木取火,這個也可以?”林逸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能量守恆定律你知不知道?能量可以從一種形態轉換爲另一種形態,而你身體裡的能量是萬能的精純能量,可以轉換爲世上萬物的能量。”焦老有些鄙夷的說道。對於林逸的孤陋寡聞實在有些無語。

    “恩?”林逸沒想到自己身體裡的能量還有如此的好處:“那車子沒油的時候,我是不是也能代替汽油了?”

    “不能。”焦老一盆冷水淋在了林逸的頭上:“你身體裡的能量的確可以轉化爲發動機的動能,不過卻不能轉化爲汽油!如果你有能力在車子行駛的時候,將手和發動機連接,或許能做到這一點吧……”

    “汗……”林逸有些無語,看樣子自己的確有些異想天開了。不過得到目前的這些信息,林逸已經很開心了,依照焦老雖說,在鑽木的時候林逸運起了軒轅馭龍訣,身體裡的能量隨着雙手傳遞到了木頭上面……

    “呼——”林逸手中的樹枝陡然燃燒了起來,把正在吹氣的陳雨舒給嚇了一大跳,差點兒沒燒到頭髮。

    “呀,嚇死我了!”陳雨舒趕緊躲到了一旁拍着胸口:“箭牌哥,嚇死我了,這火怎麼說生就生了,一點兒前兆都沒有?”

    “生火,能有什麼前兆?”事實上林逸自己也嚇了一大跳,這麼快?事實上,就是這麼快。

    “我看歷史書上寫的原始人鑽木取火,都是先冒煙,然後才慢慢起火的,哪裡知道這麼快?”陳雨舒摸了摸額頭上被驚出的冷汗:“不過可能是箭牌哥你太猛了,比原始人厲害!”

    “……”林逸很想問問,這算是對自己的讚美麼?這比較的對象,也太讓人無話可說了。

    “你添柴吧,我去弄鯊魚。”林逸將這裡的事情交給了陳雨舒,快步向鯊魚走過去,用刀片將鯊魚肉快速的分割成了小塊,然後在海水裡浸泡了一下,目的是洗掉魚肉上面沾上的泥沙,順便讓海水滲透進去,這樣魚肉會有味道,不至於吃起來什麼味都沒有。

    洗淨之後,林逸將鯊魚肉穿入陳雨舒撿回來的鐵絲上面,走回了陳雨舒的身邊,陳雨舒看到林逸回來,道:“箭牌哥,現在做什麼?我已經弄好了!”

    林逸將手中的一串魚肉遞給了陳雨舒,“先幫我拿一會兒。”

    然後林逸在身後的那堆樹枝裡面找了兩根最長的,一左一右插到了火堆旁邊的沙灘裡面,將陳雨舒手中的魚肉掛了上去,然後道:“可以了,等着一會兒就可以吃了,不過少吃點兒,沒有淡水。”

    不一會兒,魚肉就被下面的火烤熟了,散發出陣陣香氣,陳雨舒不由得嚥了口口水:“箭牌哥,可以吃了麼?”

    “可以了,生一點兒也沒有關係,最多拉肚子。”林逸用樹枝翻看了一下鐵絲上的鯊魚肉,然後說道。

    “那還是等一等吧……”一聽鬧肚子,陳雨舒的臉立刻就白了,這裡沒有廁所,也沒有手紙,在這裡鬧肚子,豈不是會被箭牌哥看到?那不是羞死人了?

    “呵……”林逸笑了笑,將鐵絲取了下來:“現在已經可以了,你吃中間的,熟的透一點兒。”

    “喔……”陳雨舒用樹枝夾了一片鯊魚肉從鐵絲上扯了下來,有些迫不及待的放在了嘴邊,咬了一小口嚐了嚐味道,然後就整個吞了下去,鯊魚的刺比較大,已經被林逸剔除了,所以只剩下了魚肉,也不怕被魚刺卡到。

    “哇,好美味喔!”陳雨舒有些不敢相信,這烤鯊魚肉居然這麼好吃:“我感覺,這個味道要比魚翅好吃多了呀,怎麼那麼多人愛吃鯊魚翅不吃鯊魚肉呢?飯店裡好像都沒有這道菜的。”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