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怎麼了,瑤瑤姐?”陳雨舒還不自知,不知道自己一句話就將楚夢瑤給弄無語了。

    “小舒,以後不許亂說話,那個事情,怎麼能隨意說?要是被男生聽到,會很難爲情的!”楚夢瑤耐着姓子和陳雨舒說道。

    “喔,我覺得沒什麼啊,對了,家裡的衛生巾好像用完了,我還想派箭牌哥去買點兒呢!”陳雨舒卻滿不在乎。

    “不行,你怎麼能讓一個男人去幫你買那麼私密的東西?”楚夢瑤瞪了陳雨舒一眼:“我一會兒打電話,讓福伯去買!”

    “呃……”陳雨舒一愣:“瑤瑤姐,福伯不是男人麼……”

    陳雨舒覺得福伯好悲哀,好可憐喔,被楚夢瑤給送進宮裡好幾次了……不知道他知道了,會有什麼感想呢?

    “那個不一樣,福伯是長輩!”楚夢瑤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兒過分了,福伯已經幾次被不當做男人了……

    “喔,那好吧。”陳雨舒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那就讓福伯去買。”

    “這纔對……對了,怎麼能阻止鍾品亮寫那個什麼血書?聽起來就怪嚇人的,我可不想收到一封血書,晚上會做惡夢的!”楚夢瑤說道。

    “這個你就得找箭牌哥了啊,讓他去處理唄。”陳雨舒現在是本着“有事兒找林逸”的理念。

    “好,那你去告訴林逸,讓他去處理一下!”楚夢瑤點了點頭,也覺得小舒的辦法是唯一的辦法,也只能去找林逸解決。

    林逸看着手上陳雨舒傳過來的小紙條,有些無語:瑤瑤姐讓你阻止鍾品亮寫血書,就看你的了!

    讓自己揍鍾品亮一頓,倒是可以,但是,阻止鍾品亮寫血書,這似乎管的有點兒寬了吧?也沒有理由去管啊?難道直接去警告鍾品亮,你別給楚夢瑤寫血書,不然我就揍你?

    但是,自己以什麼身份去呢?林逸有點兒頭痛。不過,既然楚大小姐有令,林逸還是站起身來,搖搖晃晃的向鍾品亮的方向走去。

    此刻,鍾品亮正拿着一把刻刀,猶豫着是不是要割破自己的手指。雖然鍾品亮不怕疼,但是,自己割自己的手指,這也有點兒太嚇人了吧?

    “小福,你來幫幫我吧,我自己下不去手!”鍾品亮將刻刀遞給了高小福。

    “哦!”高小福倒是不含糊,反正割的不是自己的手:“那我割了啊,亮哥,你忍着點兒!”

    “行……嘶……”鍾品亮一哆嗦,手指上的鮮血就溢了出來,手指尖上沒有大血管,所以倒是不會有那種血流如注的現象。

    “亮哥,快點寫吧,不然一會兒萬一血幹了,還得重新來過!”高小福說道。

    “哦,好!”鍾品亮連忙在早已準備好的白紙上,開始寫字……

    剛寫了一個“瑤”字,林逸已經悄然無息的來到了鍾品亮的面前,鍾品亮忽然感覺到有人來到了自己的面前,下意識的擡起頭來,卻看到了林逸:“你……你要做什麼?”

    鍾品亮嚇了一跳,林逸來幹什麼?難道這傢伙又想找自己的麻煩?

    “哦,沒什麼,我看看你在幹什麼!”林逸低下頭,看了一眼鍾品亮寫的血書。

    “寫血書,還能幹什麼?林逸,我可沒招惹你啊,你最好別亂搗亂。”鍾品亮有些害怕林逸。

    “哦,不錯,我佩服你的勇氣,挺厲害!”林逸隨手在鍾品亮身上拍了兩下:“我就是來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寫了,不過你沒讓我失望,我看好你哦!”

    說完,也不能鍾品亮說話,林逸轉身就走了,只留下鍾品亮在那兒莫名其妙的看着林逸的背影。這傢伙沒來找麻煩?反而鼓勵了自己幾句,搞什麼?

    “啊!”高小福卻突然一聲尖叫,將鍾品亮嚇了一大跳。

    鍾品亮有些不滿:“小福,你亂叫什麼?”

    “亮哥,你的手……你的手……”高小福瞪大着眼睛,指着鍾品亮的手:“亮哥,你怎麼了?”

    鍾品亮疑惑的低下頭去,一低頭可倒好,他自己也嚇了一跳!他被割開的右手食指,居然如同水槍一般,往外噴着血,已經將桌子上的白紙染的殷紅殷紅的,流淌的到處都是……

    “啊——”鍾品亮也是一聲慘叫,差點兒沒嚇暈過去!之前手上嗖嗖冒血,他並沒有察覺到,傷口這東西,你只能感覺到疼痛,至於流了多少血,如果不去看的話,是很難發現的。

    有一個著名的實驗,講的就是一個人被矇住眼睛割破手腕關進一間帶有水滴聲的房間中,結果聽着水滴聲,還以爲是自己的流血聲,最後活活被嚇死了。

    由此也就可以證明,普通人其實是很難感覺到流血多少的。

    鍾品亮自然也不例外,當他發現,自己的手指頭如同血劍一般的往外噴血,徹底的有點兒嚇傻了,這哪裡是流血啊,簡直就和小時候玩兒的水槍一樣,鍾品亮毫不懷疑,自己擡起手來,手上的鮮血直接能噴射到很遠……

    “我是不是要死了?小福,快送我去醫院!”也顧不得寫血書了,鍾品亮嚇得腿都有點兒軟了,站都站不起來,有些驚慌失措大聲叫道:“快,小福,快點兒打電話給我爸,讓他來接我……”

    教室裡的同學都詫異的看着鍾品亮,當看到他那血流如注的手指,都驚訝的捂住了嘴巴,手指破了,還能這麼流血?

    “瑤瑤姐,你看鐘品亮的手變成了呲水槍……”陳雨舒有些新奇的看着鍾品亮說道。

    楚夢瑤看的有些心驚,“不會是林逸弄的吧?”

    “不知道,可能是吧,箭牌哥很厲害的喔,鯊魚都能打死,別說鍾品亮了!”陳雨舒說道。

    鍾品亮要是知道,陳雨舒把他和鯊魚相提並論,不知道是該高興呢,還是該哭呢?

    林逸坐在座位上,眼睛的餘光看了一眼慌得不行的鐘品亮,撇了撇嘴,自己只是按他幾個穴道,讓他的血液循環加速了一些而已……其實不用上醫院,出了那麼點血,死不了人,過一會兒就會恢復正常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