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是開着自己的破面包車去上學的,遠遠的跟在福伯的賓利車後面,其實,以福伯的身手,完全可以應付突發事件的,在上學的路上,很少有人襲擊這輛裝了防彈設施的賓利車。

    快到學校的時候,林逸看到唐韻、康曉波、劉欣雯三人一起下了公交車,沒想到這三人早上居然碰到了一起!

    林逸早就聽說康曉波和唐韻坐的車子順路,不過之前康曉波雖然認識唐韻,唐韻卻不認識康曉波,現在,康曉波可以名正言順的和唐韻這個“大嫂”站在一起了。

    “滴滴……”林逸按了兩下車喇叭。

    康曉波皺了皺眉,回過頭去,看見一輛破面包車,頓時火氣,你一輛老破面包車亂按什麼喇叭?再說路寬着呢,也沒有擋着你。

    不過,唐韻看了看這破面包,倒是有點兒眼熟,再看了看駕駛室裡面坐着的人,臉上流露出一抹笑意來,那回眸一笑的風情,讓林逸有些失神,差點兒開車撞過去,幸好反應靈敏,不然就悲劇了。

    “咦?是老大?”康曉波這時候也看清楚了是林逸在開車,頓時揹着書包跑了過來,拉開副駕駛的門跳了上去,然後對前面的唐韻和劉欣雯叫道:“你們也上車啊?”

    唐韻倒是有些扭捏,馬上就到學校了,還用坐什麼車?走兩步不就好了?

    “好……”可是劉欣雯卻應了一聲,直接拉着唐韻一起上了車。

    “老大,這是你的車?”康曉波看着這破爛的不能再破爛的麪包車,有些無語,這和他印象裡的林老大完全不一樣啊!

    “呵,你還真猜對了!這輛車,纔是我自己的。”林逸將車子的行駛證順手遞給了康曉波:“昨天才過戶來的。”

    康曉波翻看行駛證一看,上面登記的果然是林逸的名字,頓時有些無語,這車還真是林逸的,那麼之前的甲殼蟲,還真是借來的了?

    “老大,昨天你說落牌子,就是這輛車?”康曉波將行駛證還給了林逸,問道。

    “是啊,其實我很窮的,不過有個有錢的親戚而已,我能開這車就不錯了。”林逸笑道。

    林逸的話,倒是讓康曉波和劉欣雯一陣的感動,林逸好像並非傳說中的大少爺?不過能一下子將身上的所有錢都拿給小芬交醫藥費,這倒是很難能可貴了。

    唐韻早就發現了林逸的與衆不同,對林逸有些好奇,說林逸是大少爺吧,他還不太像,可是有時候,林逸卻比那些大少爺還要囂張。

    至於這輛車子,唐韻倒是有些熟悉,好像就是那一晚從黑豹手裡面搶過來的,被林逸據爲己有了。雖然唐韻不太贊成這種近乎搶劫似的行爲,不過黑豹實在太過分了,被林逸拿來一輛車子作爲懲罰,已經很輕微了。

    當然,唐韻還不知道,黑豹現在還躺在醫院的特護病房裡,渾身上下的骨頭碎的一塌糊塗,要想康復,至少得半年以後了。

    林逸將車子停在學校後面的小吃街,然後四人一起進了學校。

    對於這四個經常在一起的人,學校的學生都已經習以爲常,連教務主任王智峰,都不習慣的對他們點了點頭。

    “王主任!”林逸忽然想起來自己要出國的事情,準備和他請個假。

    “哦?林逸同學,有什麼事情麼?”王智峰的臉上頓時擠出了笑容來,他已經有心理陰影了,每次和那個女教師偷情的時候,都不自禁的想到這件事情林逸是知道的,所以林逸一叫他,他又不自禁的想起了和女教師偷情的事情。

    這是一個怪圈,因果循環,反反覆覆。不過王智峰卻又有些害怕,這小子成天做一些讓自己很爲難的事情,不會又找自己幹什麼吧?

    “是這樣的,我這兩天可能有點事兒,要請幾天的假,沒有問題吧?”林逸問道。

    “這樣啊,當然沒有問題,你去忙吧,我和你們班主任打個招呼。”王智峰一聽,頓時放下了心來,這種小事情,根本不算什麼,再說林逸逃課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王智峰走了,康曉波倒是有些好奇了:“老大,你有事兒要請假?要做什麼,不會誤了週末我二爺爺的壽宴吧?”

    唐韻也睜大了眼睛,目不轉睛的看着林逸,她也想問一問的,不過康曉波先問了出來。

    只有劉欣雯不感興趣,林逸上不上學,和她關係都不大。

    “呵,應邀給一個病人看病。”林逸自然不可能說出國的事情,於是亦真亦假的說道。

    “看病?你會看病?是了……你會鍼灸的……”劉欣雯有些驚奇,不過忽然想到了那天小芬的事情,於是點了點頭。

    “只是去幫忙而已。”林逸笑了笑。

    “那也很不錯了……”康曉波佩服的豎起了大拇指:“老大,你快點兒提高一下醫術,要是能給小芬治病就好了……”

    “呵,我會努力的……”林逸點了點頭。

    康曉波和唐韻都知道林逸會點兒醫術的事情,所以對林逸去看病人也不怎麼奇怪。上次林逸和唐韻說,他有辦法治好小芬的病,只是現在不行,所以唐韻和康曉波自然就認爲林逸指的是現在的醫術不夠了。

    唐韻本想問問林逸,能不能看看自己父親的病,不過想到林逸對小芬都無能爲力,也就沒有再問出來……

    進了班級,楚夢瑤和陳雨舒已經坐在了座位上面,林逸和康曉波走進來,兩人都擡頭看了一眼,又低下頭去忙自己的事情。

    鍾品亮很鬱悶,昨天已經放出了豪言壯語準備,要給楚夢瑤寫血書求愛,但是之後卻因爲流血不止的鬧劇而收場!

    雖然今天不再有人提起這件事情,但是鍾品亮卻覺得別人看他的目光都怪怪的,似乎帶着些嘲諷和譏笑,鍾品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己的心理作用,總之有點兒坐立不安。

    等高小福來了,鍾品亮趕忙將他來了過來,問道:“小福,你說我是不是應該繼續給楚夢瑤寫一封血書求愛啊?”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