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福伯的賓利車已經停在了別墅的門口,林逸將麪包車停在了別墅園子裡的空地上,然後直接拉開了福伯的車門:“福伯,你等我一下,換一身衣服的。”

    “好的,你正好準備一下要帶的東西。”福伯點了點頭說道。

    林逸現在身上穿的是學生校服,不可能直接出國,因爲那也太顯眼了點兒,第一高中的學生服在松山市不怎麼顯眼,不過別的城市沒有,外國更沒有,林逸穿着直接出現,估計肯定會被當地的幫派所注意!

    林逸換了一套那天在夜市街買的休閒服,戴上了墨鏡。然後將鞋子裡的刀片拿了出來丟在抽屜裡,這種東西在飛機場的安檢口是過不去的,等到了地方再買一塊放進鞋子裡就行了。

    林逸連手機都丟在了寫字檯上,什麼都沒拿就出來了。

    “你什麼都不帶?”福伯有些詫異的看着林逸的裝束。

    “有什麼可拿的?不過是帶個人回來。”林逸搖了搖頭。

    福伯也沒說什麼,將一張信用卡和機票交給了林逸:“信用卡最高可以透支一百萬美金,密碼和之前給你的卡一樣。”

    林逸也沒推辭,接過了信用卡和機票收入了口袋。

    坐飛機,林逸並不陌生,不過卻是第一次用林逸這個身份坐。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都是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名字。

    林逸輕裝上陣,很快的就通過了安檢,上了飛機。福伯買的是頭等艙的機票,想來以楚鵬展的財力,頭等艙的機票根本不算什麼。

    福伯買的是轉機套票,需要在燕京轉機。不過林逸上了飛機就閉上了眼睛準備睡覺。

    “先生,我可以過去麼……”林逸的座位是靠過道的,一上飛機就低着頭好似睡着了一般。

    不過,其實林逸並沒有睡,只是閉上了眼睛而已,聽到有人說話,就猜到或許是坐在裡面的乘客來了,於是順勢站起了身子,不過看到來人的時候,卻是一愣:“咦?是你?”

    “?”王心妍看着面前這個戴着超級大墨鏡的男子,有些眼熟,卻不知道是誰:“你是……”

    林逸一愕,隨即想到了自己還戴着墨鏡,於是伸手將墨鏡摘了下來:“這回呢?”

    “是你!林逸!”王心妍有些驚訝的看着林逸:“你……你怎麼在這裡?”

    不過隨即,王心妍就知道自己的問題有點兒傻,這是飛機上,林逸在這裡自然要乘坐飛機去燕京,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呵,你爲什麼在這裡,我就爲什麼在這裡了!”林逸聳了聳肩:“有行李麼?我幫你放上去?”

    “……恩。”王心妍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她拖着一個旅行箱,女孩子舉起來的話,會有些麻煩,本來想等空乘來幫忙,不過有林逸代勞,王心妍也就不客氣了:“謝謝。”

    “舉手之勞。”林逸一隻手打開的飛機上面的行李架,一隻手將王心妍的行李箱抓了起來穩穩的放了上去。

    王心妍看的張大了嘴巴,行李箱雖然不重,但是用一隻手就放上去,林逸也夠有力氣的了!

    王心妍坐在了裡面,林逸也坐了下來。

    “上次的事情,謝謝你了……”王心妍一直想對林逸說聲謝謝,上次的事情,要不是林逸在,或許會惹了大麻煩。

    “也是舉手之勞,沒什麼的。”林逸搖了搖頭:“再說,你上次在火車上,不也幫了我一次?”

    “呵呵,那一次呀?”說起在火車上的事情,王心妍笑了起來:“那一次,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爲你被騙了,誰知道,倒黴的是那幾個人!對了,你也去燕京?”

    “恩,不過是轉機。”林逸點頭說道。

    “哦……這樣啊……”王心妍有些微微的失望,本想請林逸吃一頓飯表示一下自己的謝意,不過林逸要轉機,自然不可能出機場了……而機場裡面大都是快餐,也不適宜正式的請客。

    “你呢?去燕京做什麼?”林逸問道。

    “我……去處理一些家裡的問題……”說到這裡,王心妍的表情有些黯然。

    “哦?”林逸看到王心妍似乎不願意多提她的事情,也就沒有再多問。

    兩人之間頓時陷入了沉默,看的出來,王心妍也是不太善於和人溝通的女孩子,有點兒內向,不然在火車上遇到她的時候,也不能一個人在安靜的聽MP3了。

    而在市中心的商業街,也是因爲王心妍不善言語,纔會被吳慧茹訛詐,如果碰到陳雨舒那個給力妞或者劉欣雯那個暴力妞,估計抱頭鼠竄的就是吳慧茹了。

    “你的手機號是……”

    “你的手機號是……”

    兩個人幾乎同時開口,不由得相視一笑,王心妍有些臉紅:“你把手機給我,我幫你輸進去吧!”

    “我沒有帶,我把號碼給你吧,然後你給我發條信息就可以了。”林逸說道:“我的號碼是152XXXX1234……”

    “恩。”王心妍點了點頭,拿出一隻小巧的手機來輸入了林逸的號碼,然後編輯了一條短信發了過去。

    “你家在燕京?”旅途漫漫,王心妍又不太喜歡開口,林逸只能自己找話題了。

    “是我外公家……”王心妍說到這裡,有些悲傷:“我外公去世了……我去參加葬禮……”

    “啊?”林逸一愣,就知道提起了王心妍的傷心事:“節哀順變!不過你怎麼一個人?”

    “我父母比我先一步過去了,我還在上學,要請假,所以趕的比較急。”王心妍解釋道:“沒什麼……我和我外公的關係並不是太好,沒見過幾面,只是心裡面有些難受!當年媽媽嫁給爸爸的時候,是和家裡面決裂的……我外公和我爺爺是仇人……”

    林逸聽得有些頭大,這一家子的關係,也夠複雜的了,難怪王心妍的表情上看不出太多的悲傷色彩,或許她媽媽自從與家裡決裂後,就很少回去了,而她外公既然和她爺爺是仇人,自然也不會對她這個姓王的王家人太好臉色……

    “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不過你還好,我就比較倒黴了,到現在還不知道父母是誰呢!”林逸安慰王心妍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