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約克和拉子都是水藍幫的成員,不過水藍幫有上千個成員,每個人也不過是見過麪點過頭而已。但是也彼此知道有這麼個人存在。

    “有個事情和你確認一下,有個人自稱今天在你手裡買了一輛車,還戴着我們水藍幫的標誌棒球帽,這個人你認不認識?”拉子問道。

    “哦?的確有這麼個人,一個東方來的遊客,我賣他的是一臉老款桑塔納,要是他的話,就沒問題了!”約克想了想說道:“要不你把電話給他,我再確認一下吧!”

    “也行!”拉子心想,小心一點兒還是好的,於是就把電話交給了林逸:“你和約克說吧。”

    “約克大哥,是我啊!”林逸笑容滿面的說道:“是這樣的,我這不買完車,準備開回去了麼?結果被攔在了出城口,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啊……”

    “是你啊,行,沒問題,你把電話給拉子吧,我和他說!”確認了接電話的人就是今天買車的人,約克也就放心了。

    “好的!”林逸將手中的電話還給了拉子:“約克大哥和您說話!”

    拉子接過了電話,說了兩句,點了點頭,然後對林逸道:“行了,你可以走了,我叫拉子,以後買車也可以找我!”

    拉子開始撬生意了。

    “沒問題,拉子大哥!”林逸點頭應了下來,找你買車?下輩子吧。

    回到了車上,林逸開着車子順利的被放了行,疾馳出了藍色小城。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謝金彪都有點兒看傻了,這就讓走了?旁邊那麼多車子都不讓走,林逸說了幾句話,接個電話就可以了?

    當然,這回謝金彪學聰明瞭,沒敢隨便亂問話。

    林逸也不解釋,他剛纔在酒店看到有水藍幫的成員在找人,就預料到出城口也會有水藍幫的人,所以直接戴上了水藍幫的帽子,也想好了說辭,藉着約克的名義,順利出城。

    出了城之後,林逸就將頭上的帽子摘下來順手丟了出去,這東西已經沒有用了,出了水藍幫的地盤也不好使了,萬一再被人誤會更麻煩。

    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機場,林逸直接將車子丟在了機場的停車場,甚至連鑰匙都沒拔下來。

    “走了,你還想呆在這裡?”林逸見謝金彪有些恍惚的看着機場,頓時喝斥了一句。

    “不……不是,大哥,我就是看看這傷心之地,以後說不定再也不會來了?”謝金彪感嘆了一句,趕緊跟着林逸進了國際出發的通道口……

    飛機在跑道上衝天而去……一路上謝金彪都很沉默,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不過,在燕京市轉機的時候,謝金彪卻小心的問道:“大哥……我爸給了你多少錢啊……”

    “他所有的財產。”林逸淡淡的回答道:“你回去之後,他就一無所有了。”

    “哦……”謝金彪點了點頭,雖然有些沮喪,不過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在他看來,這個價格也很合理,以林逸的身手,值這個價格了!而自己家的全部家產,加起來也不夠一億美金,算來還是自己撿了便宜的,不然父親砸鍋賣鐵,還要欠下一屁股債。

    謝金彪的態度倒是讓林逸有些意外,沒哭沒鬧,似乎接受了這個事實,這傢伙難道學好了?

    事實上,謝金彪經過了這次驚心動魄的遭遇,也想通了一些事情,自己有錢的時候,就是公子哥,沒錢的時候,屁都不是……

    飛機安全的降落在了地面上,到家了。

    林逸倒是沒有覺得什麼,不過謝金彪卻感慨萬千,激動的渾身都有些哆嗦……

    “毒癮犯了?”林逸看了他一眼。

    “不是,就是有點兒激動,毒癮已經戒了……”謝金彪有些不好意思……

    “戒了?”林逸一愣,這小子還能戒毒?

    “我被關了兩個月了,沒錢誰給我吸毒啊!開始挺的難受,後來也就挺過去了……”謝金彪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林逸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像謝金彪這種情況,一直不再沾毒,徹底戒掉倒是有可能,就怕以後再沾,沾一次就又吸上了。

    但是這事兒也不歸林逸管,林逸將他帶回來,也算是完成承諾了。

    機場,福伯的車子並沒有來接,林逸沒有告訴他具體的回國時間,機票可以改簽,所以回來的時間就看林逸任務的順利與否。

    出了機場,林逸身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和謝金彪一起上了車。

    “去鉛華水岸小區。”林逸對出租車司機吩咐道。

    “好的!”出租車司機點了點頭,發動了車子,有些奇怪,林逸穿着很普通,而後面坐着的那小子卻跟難民營裡跑出來似的,破衣爛衫瘦的跟大煙鬼似的,這倆人去鉛華水岸?那裡可是有錢人居住的地方啊!

    但是卻也沒有多問,畢竟自己收的是車費,管他們去幹什麼呢。

    謝金彪已經幾年沒有回國了,看着松山市的街道,眼中充滿了激動,想到馬上就要到家了,就更是激動無比……

    到了鉛華水岸,林逸付了車費,和謝金彪一起下了車,徒步向F區走去……

    謝廣波這兩天沒有去公司,他對外宣稱是重感冒了,要在家裡面休息,這讓已經做好準備向楚鵬展發難的金古邦很是鬱悶……

    怎麼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在這個要召開董事會的節骨眼上,謝廣波病了?

    金古邦去謝廣波的別墅裡看望了他一次,不過謝廣波看起來果然是憔悴不堪,金古邦倒是也沒有懷疑謝廣波是在裝病!

    而事實上,謝廣波並沒有感冒,他之所以憔悴,是因爲擔心兒子的安危!雖然他見識了林逸的身手,但是俗話說的好,雙拳難敵四手,尤其是在不熟悉的異國他鄉,完全是人家的地盤的情況下,將兒子帶回來,這怎麼看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所以,他晚上都沒有睡好覺,怎麼能看起來不憔悴呢?金古邦正好來了,看到謝廣波病病歪歪的樣子,倒是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只是安慰他好好養病,儘快的好起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