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錢……我收到了……”唐韻小聲說道:“謝謝……”

    “呵……那你怎麼謝?”林逸能想象的到唐韻此刻的樣子,一個美少女站在自家的院子裡,小心的抱着手機,然後壓低着聲音和自己說話……

    至於林逸爲什麼知道唐韻是在院子裡打的電話,是因爲林逸從手機的聽筒裡聽見了蟋蟀的叫聲……

    “我……”唐韻被林逸的話弄得有些手足無措,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臉色緋紅,鼻尖上也冒出了細汗:“你……你說怎麼謝……”

    “是你謝我,怎麼要我說?”林逸聽出了唐韻的緊張,笑着逗她。

    “那……那我親你一下?”唐韻猶豫了一下,纔有些怯怯的說道。

    “行呀。”林逸也沒想和唐韻索取什麼,他並不是那種乘人之危去要挾別人的人,當然不喜歡的人就另當別論了。

    “恩……”唐韻心跳的厲害,都被自己的大膽主動弄得有些害羞。

    “什麼時候?”林逸問道。

    “你……你說……”唐韻緊張的答道。

    “那現在?”林逸問道。

    “啊?現在?”唐韻卻愣了,現在怎麼親?難道在電話裡面?那不就是假裝親親了麼?林逸那傢伙,會要求這麼低?

    “恩,你親吧……”林逸當然也希望唐韻真的親他一下,不過卻不想因爲借了錢才達到目的。

    “討厭……人家還沒準備好呢……”唐韻驚喜之餘,倒是羞澀了起來。

    “什麼時候準備好?”林逸笑道:“你的吻好值錢,一下就二十萬。”

    “哼,那我多親你幾下,你還不傾家蕩產?”唐韻被林逸的話給逗樂了。

    “是啊,我得算計一下了,我現在的錢還能被親幾次。”林逸一本正經的說道。

    “那你算吧!”唐韻哼了一聲:“對了,你怎麼給我轉了二十萬?”

    “你媽媽不是說,你爸爸還要動手術?”林逸道:“我聽到了,就多轉了五萬。”

    “謝謝你……”唐韻的眼淚,在一瞬間奪眶而出,從小到大,第一次有幸福的想哭的衝動,自己都沒有說,他就替自己想到了,他真的是上天派給自己的禮物麼?

    忽然,唐韻有一種想和他廝守一生的衝動,在人生的十八歲,十九歲生曰即將到來之際,唐韻覺得自己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

    那是一種被關懷,被呵護,被捧在手心般的感覺。幸福的瞬間,終生難忘。

    唐韻握着手機的手都在顫抖,她鼓足了勇氣,對着電話“啵”了一下,然後快速的說道:“好了,這是今天的,還欠一個,等哪天有空了再還給你……”

    說完,唐韻就匆匆的掛斷了電話,她整個人都在發燒,身上已經被汗水浸溼。

    “呼……”唐韻長出了一口氣,爲自己剛纔有些大膽的舉動而羞澀,不敢立刻就回到屋子裡,怕媽媽他們看出來異樣,只能站在院子裡,冷卻着自己的情緒。

    一隻蚊子飛過,看到白嫩的唐韻就想上去叮一口,唐韻氣得揮出巴掌想要拍死那隻蚊子,嘴裡卻道:“林逸,你討厭!你幹嘛對我這麼好!我拍死你!”

    唐母見唐韻去了院子裡,半天也沒回來,就讓小偉去看看他姐姐,結果小偉剛出了屋子,就聽到唐韻在那裡咬牙切齒的張牙舞爪,嘴裡還說要拍死林逸,小偉立刻嚇了一大跳,錯愕的看着姐姐:“姐夫是個受虐狂麼?他對你好,你還要拍死他?”

    “你個小屁孩兒懂什麼!”唐韻沒想到小偉居然跑了出來,還聽到了自己的話,頓時大窘:“趕緊回去!”

    “哦……我知道了,打是親罵是愛麼……小丹也經常這麼說。”小偉卻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讓唐韻更是羞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小偉高高興興的和小丹一起回去了,因爲唐母已經答應他們,第二天一大早就去給他們取錢。

    而小偉,自然也把賣腎的事情給推掉了。

    ……………………

    松山市郊的一棟別墅裡,一個滿是紋身的男子接了一個電話之後,就罵罵咧咧的跑到了一個年輕人的面前:“文哥,之前說好的賣腎那小子又反悔了!”

    “什麼?反悔了?”被稱作文哥的年輕人頓時皺了皺眉:“你怎麼做事的?這麼點事情都辦不好?火狼幫那邊要是生氣了,別說你我,就是我父親也擔待不起!最近的腎源明顯減少了很多,再這麼下去,我大哥那邊就會遠遠超過我們了!”

    “文哥,我也不想啊,可是最近都沒有人賣腎了,現在的人都學聰明瞭,不是特別缺錢,怎麼說都不賣……”紋身男小心的解釋道。

    “你豬腦子啊?這麼零散的找腎源纔能有多少?我在國外留學的時候,看到那邊有成規模的割腎集團!沒人賣,你們不會找人割?”文哥罵道。

    “文哥,這是不是有點兒太狠了?萬一被警方盯上,事情可就大條了!”紋身男一聽文哥的建議頓時嚇了一跳:“以前德哥在的時候,也不敢這麼肆無忌憚啊……”

    “德哥你媽個頭!現在是我文哥當家!別老拿我大哥說事兒!”文哥冷笑了一聲,道:“要不是他在這邊大規模的忽悠人去賣腎,現在松山市的腎源能這麼緊張?”

    “是……是……”紋身男一不小心說走了嘴,纔想起來,雖然德哥和文哥是親兄弟,不過卻是互相競爭的關係!

    “怕警方盯上,你們不會去抓那些乞丐和流浪漢?然後將他們的腎割掉,只要不弄死,相信也不會有人管的!”文哥不屑的說道:“松山市的地下大哥是誰?你聯繫一下,我去拜訪拜訪!”

    “松山市的地下大哥是李呲花,不過他並不是說的算的人,他的幕後老闆在省城,具體是誰我也不清楚,不過聽說是個相當有勢力的人……”紋身男介紹道:“文哥,今晚就去拜訪麼?”

    “今晚就算了,我還有更重要得事情,明天吧,明天我去拜訪這個李呲花!”文哥點了點頭:“至於他背後是誰,我們不用去管,也沒有必要去管!就像我們的背後是火狼幫,也沒有必要讓其他人知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