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蘇臺早還來不及說話呢,也被另一個保鏢給一拳放倒了,包廂裡頓時傳來了哭爹喊孃的哀嚎聲。

    如果有人不知道,此刻經過包廂門口,還以爲裡面殺豬了呢!

    林逸撇了撇嘴,想要陰我?你倆自己先享受享受被人陰的滋味吧,拜拜了兩位。

    用手機悄悄的錄了一會兒兩個人的悽慘模樣,林逸悄然無息的離開了四一八包廂,坐了電梯下了樓,一會兒的功夫就出了酒店。

    林逸根本沒怎麼喝酒,就抿了兩口紅酒,其實就算喝了很多,林逸也不會醉,所以來到停車場,林逸直接上了車,向別墅的方向駛去。

    安建文和蘇臺早雖然貴爲松山四少,不過要是知道了打他們的人是李呲花,估計也只能吃一個啞巴虧了。這個場子,找不回來了。

    回家的路上,陳雨舒再次打來了電話,林逸笑着接了起來:“怎麼,還有什麼事情麼?”

    “瑤瑤姐又讓我查崗看看你有沒有做壞事。”陳雨舒笑嘻嘻的說道。

    “呵呵,沒有,我已經快回去了。”林逸笑了笑,大小姐面冷心熱,倒是還很關心自己。

    “小舒,你別亂說,我是怕這傢伙出洋相被人拍下來,送到我這裡不好看!”楚夢瑤哼了一聲,哪裡會承認她的心思。

    “嘻嘻,瑤瑤姐生氣啦!”陳雨舒吐了吐舌頭:“箭牌哥,你有沒有收拾他們兩個?”

    “有,回去告訴你們。”林逸想想安建文和蘇臺早就覺得好笑,這兩個傢伙也真是倒黴透頂,不知道李呲花所代表的勢力和安建文、蘇臺早比,哪個更厲害一些呢?

    璀璨星光大酒店四樓的四一八包廂內,發生了一場單方面的狂毆,兩個保鏢很瀟灑的對着已經變成了豬頭的安建文和蘇臺早拳打腳踢!

    “你們敢打我?你知道我是什麼人麼?”安建文聲嘶力竭的大吼道,他趁着那個保鏢換手的功夫,趕緊大叫起來。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你今天既然敢來找事兒,就別想站着出去!”蘇膠囊冷笑着回了一句,這邊卻小心的用紙巾給李呲花擦着臉上的血:“呲花哥,您沒事兒吧?要不要去醫院?”

    “沒事兒!”李呲花擺了擺手,這個程度上的小傷還不足以影響他,就是嚇人一點兒而已,而且覺得很沒有面子,自己堂堂黑白通吃的大人物,居然被別人給拍的鼻子飛血,實在有點兒丟人!

    “我是安建文!松山四少的安建文!你們敢打我?”安建文趁着能說話的機會繼續吼道,他可是害怕萬一一會兒這保鏢又一拳砸到他嘴巴上把他砸成個啞巴了。

    “等等!”李呲花聽了安建文的話,微微一怔,趕緊擺了擺手,示意兩個保鏢先不要打了:“你說什麼?你是誰?”

    “我是松山四少的老三蘇臺早!他是安建文安哥!”蘇臺早從地上勉強的爬了起來,面目猙獰的指着李呲花:“怎麼樣?怕了吧?”

    “怕倒是不至於,不過這其中好像有什麼誤會?”李呲花站起了身來,走向了自稱是安建文的那個人面前,“你真的是安建文?”

    “廢話,”安建文抹了抹臉上的血跡,陰沉着臉說道:“你要不要看看身份證?”

    “不必了,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相信了!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李呲花。”李呲花擺了擺手,讓兩個保鏢將安建文和蘇臺早給扶了起來。

    “我他媽的管你是誰!什麼呲花、二踢腳、大神炮的,你敢打我,你等着明天被抄家吧!”蘇臺早張牙舞爪的大叫道。

    “臺早,你先不要吵!”安建文聽了李呲花的名字,頓時皺了皺眉,擡頭看向了李呲花,果然,和他從資料裡看到的那個李呲花長得很像,不過現在的李呲花鼻子壞了而已:“你是呲花哥?”

    “是的,我是李呲花。”李呲花點了點頭:“文少,我想是不是誤會了?你約我今晚九點在這裡五樓的夜總會碰面,怎麼提前來到了我的包廂?”

    “我……我請一個朋友來吃飯的……他說看上了這兩個妞兒,咦?人呢?”安建文一轉頭,卻發現林逸早已沒有了蹤影……

    這誤會鬧得可夠大的了,這包廂的主人居然是李呲花!那麼,這一頓打,很可能就是白捱了,之前安建文還在心裡面發狠,等自己走出這個包廂,就調集人馬過來,絕對不能讓這包廂裡的人好過!把他們抓去把腎割了都是便宜他們了!

    但是現在,這口氣只能窩囊的吞進肚子裡了。

    “請朋友來吃飯?”李呲花微微皺了皺眉:“之前,那酒瓶子是誰丟進來的?”

    “就是我那位朋友……”說到這裡,安建文忽然對着走廊喊了兩聲:“林逸?林逸?”

    “林逸?你請的那位朋友叫林逸?”李呲花的瞳孔猛然收縮了一下:“你是說,酒瓶子是林逸丟進來的?”

    “怎麼?呲花哥你認識林逸?”安建文聽李呲花的語氣,好像認識林逸一般。

    “認識!怎麼能不認識?”李呲花冷笑了一聲:“何止是認識,還是大仇人呢!文少,可以肯定的是,你被那個林逸給陰了!”

    安建文聽了李呲花的話,也陰着臉陷入了沉思!他也不笨,聯繫了事情前後的古怪,立刻也得出了一個結論!

    那就是林逸是故意的,他恐怕已經知道了李呲花在這個包廂,而且也早就知道雪雪和花花那一對頭牌也在,所以才故意的點了這兩個頭牌,然後把自己和蘇臺早當槍使,送到李呲花的包廂。

    最後,他一個酒瓶子就矛盾激化,等自己兩人傻了吧唧的進去要人的時候,林逸卻跑了!

    “媽的!”安建文氣得咬牙切齒,自己這一次,的確是被林逸給陰了!這小子簡直太壞了,如果安建文沒有猜錯的話,林逸一開始就沒有什麼叫小姐的心思,而是上了趟洗手間後,看到了李呲花和雪雪花花,才臨時起意,想出這麼一個損招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