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是林逸並不知道,安建文和李呲花居然認識,而且還約好了晚上見面。按照林逸的想法是,就算安建文和蘇臺早不被打死,那也得被李呲花的人打殘了!

    李呲花何許人也,被人打的鼻子噴血,不可能不作出反應。

    “安少,對於之前的事情,我只能說聲抱歉了,希望你不要介意,不過我也變成了這個樣子!”李呲花指了指自己的臉,聳了聳肩。雖然李呲花背後的勢力不弱,但是安建文所在的安家也不弱,而且還加上現在的蘇臺早蘇家,李呲花就更沒有預知結仇的必要了,況且兩個人根本就沒仇,還要合作呢,造成這一切的都是林逸那個混蛋!

    “沒關係!”安建文擺了擺手,大丈夫能屈能伸,他也知道今天這事兒怪不得李呲花,要怪只能怪林逸,那傢伙簡直太缺德了。

    蘇臺早卻是有些憤憤不平,雖然這事兒是林逸惹起來的,但是你也不能不分青紅皁白的打人吧?再說他也沒聽說過李呲花這個名字,誰知道他是哪個鳥?

    但是看到安建文都不計較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憤憤的坐在一旁,好在被打的也不太重,只是臉上變成了豬頭。

    “雪雪、花花,去陪着這位蘇少消消火氣吧!”李呲花看出了蘇臺早心中的怨念,對那個雙胞胎頭牌招了招手,示意她們去陪蘇臺早。

    雖然蘇臺早被變成了豬頭,但是雪雪和花花也不笨,知道這人是有身份的,能和李呲花平起平坐,那還能簡單了?

    而且,他現在是豬頭不假,不過剛進來的時候也是帥哥一枚,陪着他也不算吃虧。

    “蘇少……”兩個扭動的豔影圍住了蘇臺早,蘇臺早本來還是很有怨念的,但是現在李呲花將這兩個頭牌都讓給了自己,蘇臺早頓時心中那點兒怨念就消失的一乾二淨。

    他是沒什麼城府的那種人,這一次來包廂的目的,就是爲了搶女人,現在目的既然已經達到了,那就有了面子!對於李呲花如此懂事兒給他面子,蘇臺早自然不會再說什麼,愉快的摟着兩個頭牌進了包廂裡間的休息室。

    李呲花淡淡一笑,他自然知道蘇臺早怎麼想的,不過卻沒有將他放在眼裡,讓他真正重視的人是安建文,這個能給他帶來利益的人。

    “安少,恕我直言,你怎麼請林逸吃飯?你和他是朋友?”李呲花必須要先弄清楚安建文和林逸的關係,雖然看到剛纔安建文被林逸陰了之後很是惱火,但是也只是表象,誰知道他們之間有沒有深層次的聯繫?

    現在自己要和安建文合作,如果安建文和林逸真的是朋友的話,那麼這個合作恐怕也進行不下去了。

    “朋友?”安建文冷笑了一聲:“情敵還差不多。”

    “哦?”李呲花眯起了眼睛,他捕捉到了一個有用的信息:“我說他怎麼會陷害你們!”

    “是我低估這小子的智商了,看來,他一直都知道我對他不懷好意,來吃了我一頓之後,還給我下了一個套!”安建文憤憤的道:“呲花哥,你和林逸……”

    “林逸是楚夢瑤的保鏢,我們當時想要綁架楚夢瑤來達到一些目的,被林逸給破壞掉了。”李呲花輕描淡寫的說道,他自然不會將死了兩個黃階高手這麼丟人的事情給說出來的,而現在計劃已經失敗了,金古邦也失去了對付楚鵬展的資格,李呲花也懶得去找楚夢瑤的麻煩,但是林逸這個仇,卻不能不報。

    “哦?林逸真的是楚夢瑤的保鏢?”安建文一愣,之前他就有所懷疑,不過如果林逸真的是楚夢瑤的保鏢的話,那麼自己還是很有機會的!

    “以前我以爲他和楚夢瑤之間有點兒不清不楚的關係,不過後來我發現,他和那個陳雨舒的關係好像更近一點兒……”李呲花說的是遊樂場的事情,林逸居然捨命陪着陳雨舒跳下海,這倒是讓李呲花有點兒懷疑了。

    “陳雨舒?哈,那太好了!”安建文聽了李呲花的話,頓時有點兒失態!不過也難怪,之前他處心積慮的想要給林逸製造點兒麻煩,也是因爲聽說他是楚夢瑤的男朋友,現在確定他不是了,安建文的心裡還是相當爽快的。

    “怎麼,安少,你心儀的女孩兒,不會是楚夢瑤吧?”李呲花也聽出了些端倪來。

    “讓呲花哥見笑了,我和瑤瑤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安建文點了點頭:“我這次回國,突然發現林逸出現在楚夢瑤身邊,就把他帶出來摸摸虛實。”

    “那小子不簡單,即使他只是個保鏢,你也得防着點兒他!”李呲花提醒了一句,他不介意利用這個機會挑撥離間,讓安建文也去對付林逸。

    “我會的。”安建文點了點頭:“呲花哥,你們要對付楚夢瑤?”

    “都過去了,那個計劃也終止,你不用擔心。”李呲花笑了笑:“就算沒終止,看在安少的面子上,我也不能再去動手了!”

    “那就多謝呲花哥了!”安建文對於李呲花的態度很是滿意,兩人最初雖然有些衝突,不過那也是因爲林逸的關係,現在話已經說開了,安建文還是要和李呲花合作的。

    “安少,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你我都是直爽的人,有什麼事情,就儘管開口說吧。”李呲花笑了笑,給安建文倒了一杯紅酒。

    兩個人因爲之前的誤會,倒是省去了彼此寒暄探聽虛實的那些太極手段,直接進入了交談的正題。

    安建文看了一眼裡間的包廂,那裡面是蘇臺早的所在,又看了看李呲花身邊你的幾個人,欲言又止。

    李呲花微微一笑,自然明白安建文的意思,對那自己的幾個保鏢揮了揮手,然後道:“你們先出去吧!”

    “是!”那幾個保鏢二話沒說,就出了包廂,然後將包廂門嚴嚴實實的關好後,守在了包廂的門口。

    “這個是自己人!”李呲花指了指蘇膠囊說道:“蘇膠囊,我的心腹!”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