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好,蘇先生,你的名字很有愛啊……”安建文聽後微微一汗,這名字,很給力。

    “呵呵……”蘇膠囊笑了笑:“和裡面那位蘇少是本家,安少放心,這房間很隔音的,我們不也聽不到裡面的聲音?”

    安建文點了點頭,纔開口道:“呲花哥,相信你也清楚我們家是做什麼買賣的,以前松山這邊,是我大哥在負責,我不管他怎麼做,但是對於呲花哥您這位松山地下勢力的扛把子,我還是久仰大名的!所以特地來拜訪一下!”

    不管怎麼說,安建文的一番話停在李呲花的耳朵裡,都很舒心,安建文家裡是做什麼買賣的李呲花自然清楚,人體器官販賣嘛!

    不過,之前安建文的大哥安建德在的時候,卻沒有來拜訪過李呲花,仗着手下有一個黃階中期的高手,也沒把李呲花放在眼裡。

    但是當時,安建德做的也是那種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買賣,雖然是非法的,不過和地下勢力也不太沾邊,李呲花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也不願意因此結仇。

    畢竟黃階中期實力的高手不容小覷,雖然李呲花的身後還有更厲害的高手,不過兩個人也沒有必要爭個你死我活,就算將安建德收拾了,他做的生意李呲花也沒法染指,因爲根本就沒做過器官買賣的生意,上家下家都沒有,也沒有渠道銷出去。

    只是,雖然如此,李呲花的心裡面還是有些不爽的,畢竟在松山市,做這些非法買賣,不來他這裡拜山頭,那有些丟面子!就算不給點兒份子錢,起碼也要擺個酒說一下吧?

    所以,對於安建文能夠主動來拜山頭,李呲花的心裡還是很滿意的。

    “呵呵,文少,你有這個心思,我很高興!你放心,在松山地頭,還沒有我李呲花擺不平的人,擺不平的事兒!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好了!”李呲花大刺刺的說道。

    不過,他顯然是在吹牛逼,至少林逸他就沒擺平,不但沒擺平,還損失了兩個黃階高手,這虧都吃到姥姥家去了。

    “不……呲花哥,這次來,我不光是來拜訪你,而是來談合作的!”安建文擺了擺手,笑道。

    “合作?”李呲花微微一愣,自己和他,有什麼合作的地方麼。

    “呲花哥,你也知道,現在主動賣腎的人越來越少,人都不傻了,以前我哥那時候忽悠人,說腎割掉一個什麼事情都沒有,不影響的,但是事實上,被割掉腎的人身體都會變差,現在已經沒有人上當了!”安建文無奈的說道:“所以,我準備向那些流浪漢和乞丐下手……在松山市的地盤上動手,當然不能不經過呲花哥您這一步了!”

    李呲花點了點頭,這個安建文還算醒目,如果僅僅是買賣器官的話,自己還真插不上什麼手,但是要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做擄人的事情,那不經過自己點頭就去做,還真有點兒不將自己放在眼裡了。

    “你的這個想法倒是可以,那些乞丐和流浪漢,就算失蹤了也沒有人會注意到。”李呲花點了點頭:“你想我怎麼做?是幫你抓人,還是幫你平事?”

    “呵呵,能幫我抓人最好,不過我們自己也會抓。”安建文點了點頭:“當然,每個月我都會抽出一定的紅利給呲花哥,不會白讓你做的。”

    “恩。”李呲花滿意的點了點頭,器官買賣可是暴利,如果安建文能夠分他一筆錢,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當然,呲花哥手裡面,如果有那種剛死不久的人,也可以給我送來!”安建文道:“這個我們心照不宣,也會給你分紅。”

    “沒問題!一言爲定。”李呲花點了點頭,如果換一個人的話,李呲花還不會這麼爽快的答應下來,但是他知道安建文家裡面的一些事情,他大哥已經搞了幾年的器官買賣,一直很隱秘,不曾出現過問題,所以和安建文合作,應該沒有什麼風險的,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套規模化的買賣流程,不會輕易暴露。

    “呲花哥真是爽快人!”安建文微笑着點了點頭,舉起了手中的紅酒,雖然頭上鼻青臉腫的,但是安建文談成了一筆合作,還是十分高興的!

    有了李呲花的支持,自己的生意一定可以做大!而且,今天還得知了一個重要的消息,那就是林逸並非楚夢瑤的男朋友,而是他的保鏢!

    這樣一來就好辦了,不過對付林逸的對策也應該改變一下了……如果他真的是保鏢,拉攏一下他倒是比較不錯的主意,但是他要是不識相的話,那就不好意思了,自己只能對他不客氣了。

    ……………………

    楚夢瑤和陳雨舒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楚夢瑤等陳雨舒和林逸講完電話,問道:“小舒,他已經要回來了?”

    “恩,瑤瑤姐,箭牌哥說他正在返回的路上。”陳雨舒點了點頭:“他說他沒有不老實,沒有去找小姐!”

    “哼,男人的話,你還能相信?”楚夢瑤哼了兩聲:“小舒,你就是太容易相信人,可別被林逸騙了,我爹地還說,媽咪不是他氣跑的,可是事實呢?我偷偷看到媽咪留下來的字條,說的就是她被爹地氣跑的事情!”

    “喔……那怎麼辦呀,那等箭牌哥回來,你問他吧!”陳雨舒心裡也懷疑,箭牌哥到底有沒有經得起誘惑呢?“我聽說,要想男人說實話的方法,只能讓他跪CPU!瑤瑤姐,要不我們也試試?”

    楚夢瑤聽後大汗:“跪CPU?小舒,你方法過時了,我聽說現在都是跪電視遙控器了,換一個臺就打一頓!新版的CPU上已經沒有針腳了,起不到懲罰作用了!”

    “沒事兒,瑤瑤姐,我們可以把電腦通上電,將CPU的風扇拆下去,讓箭牌哥跪上去喔。”陳雨舒揮了揮拳頭。

    “……你想燙死他啊?”楚夢瑤無語,沒有風扇,CPU還不熱死。

    “誰要燙死?燙死誰?”林逸推門走了進來,正好聽到楚夢瑤的後半句話,有些納悶的問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