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康曉波的父母是上午動身的,因爲康曉波說坐同學的車子一起來,所以他的父母就沒有等他。

    電話打通了,是康曉波的父親接的:“曉波,你們已經到了?”

    “是啊,我們剛下了高速路,在東海的入城口呢!”康曉波說道:“爸,你們住在哪裡,我去找你們?”

    “我住在海上明月酒店,哎……”那邊的康父卻是嘆了一口氣,久久沒有說話。

    “爸,你怎麼了?”康曉波微微一愕,覺得父親那邊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似的:“爸,你在哪裡?”

    ωwш● ttka n● co

    “我在你二爺爺家給安排的酒店呢……”康父道:“不過……曉波,你帶着同學去住別的酒店吧,住的高檔一點兒,別怠慢了人家……”

    “啊?”康曉波一愣:“爸,爲什麼住在外面啊?二爺爺他們家不是包了酒店了麼?”

    “哎,你二爺爺家,只給咱們一家三口留了一間房……”康父說道:“也不能讓你自己回來住啊?”

    “之前,沒告訴他們我要帶同學來?”康曉波一聽父親的話有些急了。

    “說了,之前我說了,不過你二叔說忙活忘了……”康父嘆了口氣:“不管是真忘了還是假忘了,我也不想追究了……不過你二叔的話太氣人,說你幾個破同學,隨便找個三十二十的店子住下就行了,他給報銷……你看看,說的這是什麼話?”

    “海上明月,不就是我們上次去的酒店麼?那麼大的度假村,他不是全包下了麼?怎麼兩間空房都空不出來?”康曉波覺得實在沒有面子,父親和自己的對話,林逸、唐韻、小芬都聽得一清二楚,讓他有些惱火!

    “他說都有貴客的……算了,曉波,爸給你掏錢,你帶同學住豪華一點兒的酒店吧!”康父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爭論:“千萬別怠慢了你的同學。”

    “好吧……”康曉波掛斷了電話,氣憤的一拳就要砸在車棚上,不過最終還是收回了手:“真他媽的欺負人!憑什麼啊!”

    上次二爺爺的生曰,康照明找了一羣狐朋狗友,都被安排住在了酒店裡面,很多人還是單間,他的朋友就行,自己帶了幾個同學就得住旅店,什麼道理?

    “算了,曉波。”林逸倒是沒當回事兒,“那咱們自己找個地方吧。”

    “老大,你不知道,東海海上明月酒店,其實是一個度假村,大的很,怎麼可能沒有房間呢?”康曉波恨恨的道:“我看,他們就是瞧不起我們!”

    “呵……海上明月酒店麼?”林逸微微一愣:“是這個名字?”

    “怎麼?老大,你也知道這家酒店?”康照明看着林逸錯愕的樣子,奇怪的問道。

    “等等,我去打個電話。”林逸猶豫了一下,還是開門下了車。

    雖然,林逸不想動用以前的關係,這是他最後一次任務,任務結束之後,他就想過普通人的生活,哪怕是一輩子給大小姐當跟班,他也認了,因爲這種沒有槍林彈雨、刀口舔血的曰子,實在太讓人留戀了。

    不過,這一次,因爲康曉波,因爲這個自己融入平凡生活後認識的唯一一個哥們,林逸決定爲他破例一次。

    林逸走到了距離麪包車稍微遠一點的位置,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打通後,很快,那邊就被接聽了起來,響起了一個好聽的女聲:“鷹?”

    “你怎麼猜到是我?”林逸微微一愕。

    “電話的位置是東海市。”聲音有些嗔怪:“目前,除了你在那邊有一個比較特殊的任務之外,沒有人在那邊了。”

    “哦?不愧是黑客界的公主。”林逸苦笑了一下:“我的位置你都能立刻得知……”

    “就算不知道你的位置,你的手機號碼歸屬地也是松山市,我也能推測出來。”公主輕哼了一聲:“定位你的位置,不過是確定一下而已。”

    “好吧,我承認電腦方面我不行。”林逸投降:“有個事情想問你一下,東海的海上明月酒店,是我們的人經營的麼?我記得以前好像在掌上電腦上看到過。”

    “你的掌上電腦呢?”公主沒有回答,卻反問道。

    “被家裡老頭子拿去打遊戲了……”林逸汗了一下:“而且他說這次的任務沒有危險,不需要那個東西……”

    “……打遊戲?”公主對此顯然也很無語,不過林老頭她還沒有資格去評說,只好裝作沒聽見:“是我們的人經營的……”

    “恩,你把負責人的聯繫方式給我。”林逸說道。

    “他的聯繫方式是……”公主將聯繫方式告訴了林逸。

    “好,那我先掛了。”林逸記下了聯繫方式。

    “你就沒有什麼別的話要和我說了麼?”公主反問道。

    “還有什麼……”林逸一愣。

    “再見!”沒等林逸再說話,電話那邊已經掛斷了。

    看着被掛斷的電話,林逸無奈的苦笑了一下,這丫頭,又發什麼神經?

    讓林逸沒想到的是,東海海上明月度假村的老闆不僅是自己人,而且還是師父的一箇舊故。雖然沒有見過面,不過卻不止一次的聽到師父提起過這個人。

    林逸按照公主提供的聯絡方式,撥通了他的號碼。

    “喂,你好,找哪位?”電話接通以後,那邊傳來了一個渾厚的男聲。

    “田叔?”林逸試探的問了一句。

    “你是?”被稱作田叔的男人有些不確定這個叫他田叔的人是誰。

    “我是林逸。”林逸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電話那邊的田叔顯然一怔,沉默了下來,似是在消化這個名字,過了一會兒,才試探的問道:“老大的關門弟子?”

    “是我。”林逸說道。

    “請你說一下你在組織裡的代號和口令。”田叔顯然是個謹慎小心的人。

    “鷹,口令是……”林逸說出了一段數字和英文組合的密碼。

    “不好意思,林少,我也是按規矩辦事!”田叔顯然熱情了許多:“林少,有什麼吩咐需要我做的麼?”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