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康照明知道,再鬧下去不過是自取其辱,現在已經有很多圍觀的人了,這些人都可以證明林逸沒有打朱小章,朱小章的臉怎麼腫起來的,還真不好說!

    康照明的心裡面也懷疑是林逸在搗鬼,可是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他沒有任何的辦法!

    如果林逸不認識李一循,那還好辦一些,隨便找個理由,就讓保安給帶下去了,但是他卻認識李一循,而且看起來關係還很好的樣子!

    “林逸是吧?我記住你了。”康照明惡狠狠的盯着林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康曉波和藍芬:“你是給他們出頭的吧?希望你不要後悔!”

    “呵,有些人做過虧心事,現在不知道是不是後悔了?”林逸笑了笑,對於康照明的威脅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我們走!”康照明一揮手,帶着朱小章和王屬濱不甘心的轉身離開了,向宴會廳走去。

    康曉波真想揮舞着雙手大叫三聲萬歲!本來,他會以爲,今天與康照明的見面,將是很艱難,充滿了羞辱與無奈!康曉波已經做好了忍耐的一切準備,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他也不可能是康照明的對手!胳膊扭不過大腿的道理他還是懂得的。

    但是沒想到的是,在與康照明第一回合的交手中,自己這邊就佔了上風!讓康照明吃了一個啞巴虧後灰溜溜的離去了!

    “小芬,看到老大的厲害了吧?有他在,我們不會吃虧!”康曉波握住小芬的手,堅定的說道。

    “恩……”小芬對康照明徹底的絕望了,剛纔看到康照明那醜惡的嘴臉,一瞬間,小芬有一種解脫的感覺,她爲自己這些年憔悴而感到不值,爲自己之前的跳樓行爲感到可笑!

    自己之前,怎麼會喜歡上如此一個狼心狗肺的人呢?這一刻,小芬真的走出了她心中的陰影,以後可以勇敢的面對自己的生活了!因爲,康照明根本就不值得她付出什麼……以前的付出只能當自己瞎了眼睛。

    看着小芬臉上露出了笑容,康曉波鬆了口氣,唐韻也爲她感到高興:“小芬,你想通了?”

    “恩,我想通了!我以前太傻了……”小芬自嘲的搖了搖頭:“這種人……我怎麼會喜歡這種人?我應該珍惜眼前所擁有的……”

    說着,小芬握住康曉波的手,更加的緊了。

    康曉波頓時渾身的激動,以前,他和小芬雖然彼此都有那麼一點兒意思,也都彼此默認了雙方的關係,但是康曉波知道,小芬的心裡始終有個陰影,那就是康照明,如果不邁過這個坎,自己始終都是康照明的替代品!這讓康曉波的心裡很不舒服,也是他執意要帶小芬來見康照明的原因!

    不過此刻,康曉波知道,小芬已經變相的和自己表白了,表達了她的心意,康曉波能不激動麼?

    “林少,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離開了,有事情直接給我打電話。”李一循見到現在沒他什麼事情了,於是對林逸點了點頭,客氣的說道。

    林逸點了點頭:“麻煩李哥了。”

    李一循做了一個沒什麼的手勢,又坐着電瓶車離去了。

    林逸、唐韻、康曉波、小芬走進了宴會廳,之前圍觀的人羣也都跟着進入了宴會廳。

    這些人中,有認識康曉波和康照明的,知道他們是堂兄弟,對於康家這些小輩鬧矛盾,他們也只當成是笑話看了。

    康神醫的壽宴是西式的自助形式的酒會,康曉波帶着林逸坐在了宴會廳的一個角落裡面。其實,這一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讓小芬看清楚了康照明的嘴臉,讓她走出了心裡的陰影,讓她有了新的生活。

    進了宴會廳後,小芬的心情有些低落,想來是受到了之前的影響,雖然她已經完全的對康照明失望了,但是誰遇到這種事情,心裡都不會好過的。

    尤其是傻了那麼多年,堅持了那麼多年,到頭來,只是一場空,任誰都會不舒服。唐韻在一旁小聲的勸着小芬,不過這種事情也不用人勸,過幾天就會好了。

    “老大,我們既然來,也不好馬上離開,不過一會兒小輩給壽星祝壽後,就可以離開了,到時候我們直接走好了,這種地方,我一分鐘也不想多停留了。”康曉波對於康照明的嘴臉厭惡至極。

    “那個人是不是你的父親?”林逸沒有回答康曉波的話,而是指着不遠處的一箇中年男人問道,在他的身邊,是康照明,此刻正在比比劃劃的說着什麼。

    “是我爸,不過康照明在做什麼?”康曉波一愣,不明白康照明怎麼去找自己的父親了,難道去告狀了?康照明不能這麼軟蛋吧,在門口吃癟了之後,就去找大人告狀?

    “我猜可能是說小芬的事情!”林逸皺了皺眉:“沒想到這個康照明這麼損,居然跑你爸那裡說小芬的壞話!”

    “我曰他祖宗十八代!”康曉波大怒,要是按照林逸所說的,那麼這個康照明也有點兒太賤了吧?

    “呵……他的祖宗十八代,不就是你的祖宗十八代?”林逸笑了笑:“其實也沒什麼,你想開一點兒,這件事情,你遲早要和你的父母攤牌的,他這麼說完,你再將小芬的遭遇原原本本的和你父母說一遍,我想他們並非不講理的人!”

    林逸看到康曉波的父親,一副老好人的模樣,想來雖然會要些面子,但是也絕不是那種鐵石心腸的壞人!

    只要對他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相信讓他接受小芬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真的?”康曉波一聽林逸的話大喜:“老大,你沒騙我吧?”

    “我怎麼會騙你?”林逸搖了搖頭:“不行的話,我幫你說說。”

    林逸對於人心的把握還是很準確的,倒是可以幫一下康曉波。

    康照明那邊,還真讓林逸給猜對了!他去找康曉波的父親,的確是去說小芬的事情了!不過他並不敢說是自己玩兒了小芬後不要小芬了,而是將小芬說成了一個不要臉的賤女人,勾引了他之後,又去勾引康曉波……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