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果然,康曉波的父親皺着眉頭看向了康曉波這邊,看到這邊的兩男兩女,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之前,他還沒尋思什麼太多的東西,兒子帶着同學來參加壽宴,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兩男兩女,就有些明顯了。

    康照明這麼一說,康父也懷疑是兩對情侶了,難道兒子學壞了?

    不過,在這大庭廣衆之下,康父還是沒法去問康曉波的,而且他也知道,自己那個堂侄也未必安了什麼好心,之前他就百般的阻撓康曉波和他的同學住到酒店裡來,恐怕是有什麼恩怨!

    看來,這個恩怨就出在兒子身邊的那個女孩子身上!至於什麼這個女孩子不要臉勾引這個勾引那個的,康父則是將信將疑。

    上午十點整,康神醫的壽宴正式開始了,林逸陸陸續續的倒是看到了幾個熟人。

    有劉天翼,還有關學民,此刻兩人正坐在一張桌子上閒聊。而康神醫的大兒子,目前康神醫集團的掌舵人康貴豐,也坐在他們那一桌陪着兩人談笑風生。

    林逸沒有過去打招呼,隱藏在角落這邊,等着宴會開始,康曉波送上壽禮後,就轉身離開走人。看來,以後自己創立了“關神醫”的品牌之後,和康神醫成爲競爭對手已經是必然的事情了,所以也不用再顧忌什麼,以此刻康曉波的情況來看,他和康照明一家也斷然沒有重歸於好的可能姓了。

    至少有小芬在的話,就不可能!

    在司儀慷慨激昂的講話聲中,伴隨着賓客們的掌聲,康神醫緩步走了出來。這是一個相貌相當威嚴的老人,身着紅色漢服,頗有些古代中醫的氣質。

    雖然靠着一個神奇藥方成名,一躍成爲國內醫藥行業的領先企業,讓人有些無語,但是不能否認,康神醫金創藥確實有着神奇的療效。

    當然,很多醫藥界的老人都對康神醫不怎麼感冒,因爲在他們看來,康神醫根本稱不上是神醫,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淘來一個好方子,才成就了他今天康神醫的名號!再看他公司裡出產的其他藥品,無非就是那些家常感冒頭痛腦熱的大衆藥品,配方都是公開化的根本沒有什麼奇特之處。

    要不是有他金創藥的名聲在外,那些家常藥能不能賣出去都是一回事兒。不過人家幸運啊,有一個紅藥在先,後面無論出什麼,即使是普通的藥品,也依然很暢銷。

    所以纔在短時間內,成就了康神醫醫藥集團這個龐然大物,實際上,很多人都清楚,康神醫的醫術並不高明!

    “感謝各位來賓參加康神醫的六十二大壽,下面,由康神醫的子孫送上祝福!”司儀開始進行壽宴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讓子孫獻壽禮,等子孫獻過之後,才輪到那些社會上有名望的人和康神醫的故知好友等等,至於其他人就沒有機會上臺獻禮了,只能將禮品放在門口的登記處。

    首先上臺的是康神醫的大兒子康貴豐,只見他昂首挺胸的走上臺去,手裡捧着一隻紅色的錦盒,包裝煞是精美。

    “爸爸,我送給您的是一隻百年天山雪蓮!”大兒子康貴豐雙手將錦盒獻上,恭謹的說道:“祝爸爸健康長壽!”

    “好,很好!拿過來看看!”康神醫對司儀吩咐道。

    司儀趕緊將錦盒捧了上來獻給了康神醫,打了開來,裡面果然有一隻天山雪蓮,看大小,就算沒有百年,也有七八十年了!

    “嚇——”全場都很興奮,不愧是神醫世家,送的壽禮都是這種難得一見的珍品!

    大兒子康貴豐退下去之後,接下來送上賀禮的是小兒子康崔樸,他手上捧着的也是一隻類似的錦盒,無比的漂亮。

    “爸,我送來的是一隻千年人蔘,已初具人形!這是兒子派人在山上找尋了三年零三個月,才找到的野生人蔘!”康崔樸雙手將錦盒獻上,恭謹的說道:“祝爸爸壽比南山!”

    “好好好!”康神醫連說了三個好字,示意司儀道:“拿上來看看!我看看千年人蔘,是個什麼樣子!”

    之前大兒子康貴豐送上來的是一隻百年雪蓮已經難得一見,而這人蔘居然是千年的,那就更加的稀有了,康神醫能不激動莫名麼!

    司儀趕緊將錦盒捧了上來獻給了康神醫,康神醫將錦盒打開,裡面果然有一隻碩大無比的大人蔘!已經長成了人形,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千年的,但是的確是個難得一見的稀世珍品!

    衆賓客都發出了陣陣驚呼,羨慕的看着康神醫手中的大人蔘,嘴裡不停的道喜。

    “你這個堂叔倒是會討好,送個大人蔘來,不過是假的。看來和那個康照明一樣,是個坑蒙拐騙的主。”林逸的聲音不大,只是和康曉波、唐韻、小芬三人說的,不過卻讓附近離得近的其他賓客也聽到了。

    “假的?真是假的麼?”附近的賓客一聽林逸的話,就有些譁然,不由得紛紛看向了林逸。

    如果這些人都不注意的話,事情也就這麼過去了,可是偏偏的,這些人一喧譁,就被康崔樸聽到了,目光冷冽的看向了林逸這邊,十分的不善。

    不過,康崔樸並沒有說話,而是對兒子康照明打了一個眼色,康照明立刻就跳了出來,指着林逸大喝道:“哪兒來的傢伙在這裡搗亂?什麼假的?這人蔘還有假的?”

    看到康照明這麼着急的跳出來,林逸淡淡一笑:“人工養殖的,自然就是假的,別說千年了,十年都沒有。”

    林逸不想管康曉波的家事,但是這個康照明實在是可惡,林逸不介意諷刺他幾句,讓他和他爹都出個洋相。

    “來人啊,將他給我轟出去!居然敢在爺爺的壽宴上搗亂!”康照明氣急敗壞的吼道。

    宴會廳裡的保安,都知道林逸和李一循的關係,所以雖然聽到康照明的命令,但是哪裡敢動手呢?

    “照明,你先不要激動!”康神醫心中雖然也很惱火有人搗亂,但是卻不好像孫子那樣直接開口去趕賓客走!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