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是……是我無意中看到的啊,這也不怪我啊……”林逸有些委屈,這還能怪到自己頭上?

    “無意?你騙鬼?”楚夢瑤瞪大了眼睛:“箱子上面有鎖頭,你不將鎖打開,怎麼能看的到?”

    “嗄?!”林逸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楚夢瑤:“箱子?你說的是箱子?”

    “不是箱子,那你以爲是什麼?”楚夢瑤對於林逸的裝蒜很是不高興。

    “我以爲……你說的是我看見了你的大腿……”林逸汗滴滴的說道。

    “大腿?”楚夢瑤臉色一紅:“你不要轉移話題,那個只是意外,我說的是你爲什麼將箱子上的鎖頭破壞掉?你不知道偷看別人的隱私,是一件很不道德事情麼?”

    要是換一個人的話,楚夢瑤或許還會想想鎖頭是不是被人破壞掉的,但是對於林逸,看到他很輕鬆的就將別墅後院的雜貨間的鐵柵欄拉開,將陳雨舒救了出來,所以對於林逸來說,破壞掉一個小鎖頭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是大腿啊?不是就好了!林逸長出了一口氣,看樣子,楚夢瑤並沒有追究之前的事情,讓林逸的心頭頓時一鬆,至於她說的所謂的箱子上的鎖的事情,林逸倒是沒有放在心上:“箱子上的鎖,不是我破壞的,那個鎖頭因爲長年的腐蝕,已經壞掉了,箱子直接可以打開的……”

    “真的假的?”楚夢瑤聽了林逸的解釋,倒是一愣。

    “真的……不信你自己去看。”林逸苦笑道。

    “啊?”楚夢瑤聽了林逸如此解釋,心裡面倒是一慌,因爲林逸沒有騙她的必要,畢竟這種事情只要出去看上一眼,就能知道結果的。

    還不等楚夢瑤說話,陳雨舒已經跑了出去,沒多久,又跑了回來,手裡拿着一個斷裂的小鎖頭,對楚夢瑤說道:“瑤瑤姐,你看,真的是鎖頭被腐蝕了,不是箭牌哥弄的,我之前就說嘛,箭牌哥不是那樣的人的!”

    “小舒!你到底是哪一夥的?”楚夢瑤一聽陳雨舒的話頓時就有些生氣了:“你撿到了,不會藏起來,毀滅證據?”

    “喔?那我現在丟掉?”陳雨舒弱弱的問道。

    楚夢瑤是氣急眼了,話一出口,卻發現林逸還在一旁呢,不由得臉色一紅:“我只是隨便說說啦!走,我們上樓去!”

    “呃,好吧……”陳雨舒點了點頭,對林逸嘻嘻一笑,就和楚夢瑤再次上了樓去。

    林逸被弄得一頭霧水,批鬥大會就這麼結束了?大小姐不找自己麻煩了?林逸沒想到事情居然這麼輕易的就揭過了,還真是讓人意外!

    “小舒,你讓我丟人丟大了!你個腦殘妞,你說,你是不是故意幫着林逸的?”楚夢瑤很生氣,弄來弄去的,變成是自己的不是了,想要罵林逸一頓,偏偏怎麼也無法開口。

    “沒有喔,我就是實話實說啊……”陳雨舒無辜的說道:“瑤瑤姐,難道你想要我說謊麼?小時候你不就經常教訓我說,說謊的孩子不好麼……”

    “……”楚夢瑤聽到陳雨舒轉移話題,無奈的揮了揮手:“沒事了,上樓去!”

    “好喔,我還想看看小時候寫了什麼願望來的……我都忘記了呢!”陳雨舒手舞足蹈興高采烈的快速跑上樓去……

    “這兩個錦囊,哪個是你的?”楚夢瑤看着手裡的兩個錦囊,有些分不清楚誰是誰的了,年頭太久遠了,不然也不能記不住當初掩埋的位置。

    “不知道,我們一人一個拆開看吧,反正很久之前寫的了,正好互相看看當初許了什麼願望。”陳雨舒說道。

    “那好吧……”楚夢瑤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雖然有些不情願讓陳雨舒發現自己的秘密,這妞兒不太靠譜,沒準兒前腳讓她知道了,後腳就去宣傳給林逸聽,那自己可就糗大了。

    但是想想,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自己都忘記了當時寫了什麼願望,就算讓林逸知道,那也是童年時的幻象,也無所謂了。

    於是,楚夢瑤和陳雨舒一人拿起一個錦囊拆了起來,錦囊是用細線縫上的,想想當初兩個人也夠細心的,不過現在,卻沒有那種閒情逸致一點點兒的拆開了,早已經等不及的陳雨舒直接拿着剪子上陣,將上面的細線都剪開,打開了錦囊。

    “嘻嘻,我先拆開了,看看這是誰的!”陳雨舒笑着展開了裡面的願望紙條,紙條已經有些泛黃,上面的字跡也很陳舊了,不過卻依然很清晰:“我的願望是,一輩子都能和小舒生活在一起,永遠開開心心……”

    這個願望紙條顯然是楚夢瑤寫的了,楚夢瑤也很訝然的聽着陳雨舒讀完了紙條的內容,沒想到自己小的時候,就和小舒這麼好了?

    “瑤瑤姐,我好感動啊……”陳雨舒雖然大大咧咧,不過再看到這張紙條內容的時候,也不由得有些動容,眼圈一紅,就要落下眼淚來。

    “哼哼,現在才知道我對你多好?”楚夢瑤拿過剪子,打開了手中的錦囊,不用說了,這個錦囊肯定是陳雨舒的那個了:“我的願望是,嫁給瑤瑤姐,一輩子都和她在一起……嗄?!”

    楚夢瑤讀完了紙條上的內容之後,不禁瞪大了眼睛,陳雨舒要嫁給自己?莫非她心裡有問題,有同姓戀傾向?

    “呃?”陳雨舒也是一愣,沒想到自己的願望會是如此的給力:“瑤瑤姐,莫非那時候我們是一對百合?不然爲什麼寫的願望都差不多?”

    “百合你個頭!”楚夢瑤無語道:“什麼差不多?差遠了!要是百合,也是你自己是,我纔不是!我寫的是和你生活在一起,姐妹也能生活在一起!而你看你寫的,你要嫁給我,你纔有問題呢!”

    “呃?不會吧?”陳雨舒仔細一想,的確是這麼回事兒,難道自己以前真有什麼不正常的傾向?可是不記得了啊……自己不喜歡男人麼?好像喜歡啊……箭牌哥親自己、摸自己咪咪的時候,自己都有心動的感覺的……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