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呃……”楊剛樓沒想到林逸這麼爽快,不由得一愣,看向了安建文。

    安建文倒是不害怕,有蘇臺偉這個殺手鐗呢,他怕什麼?就怕林逸不喝!只要林逸肯喝,就不怕喝死他!

    “怪不得林老弟上次不怎麼喝酒,原來是覺得紅酒度數不夠啊!”安建文心中恍然,怪不得林逸上次不高興呢,原來是因爲這傢伙暗惱自己沒讓他喝盡興了!

    之前安建文一直就再猜測,林逸爲什麼會整治他一頓?他和林逸無冤無仇,林逸整他做什麼?林逸只是楚夢瑤的一個保鏢,又不是男朋友,是楚鵬展花錢請來的,他只要管好了楚夢瑤的人身安全就行了,管自己追求不追求楚夢瑤做什麼?

    要說是以前無意中結的仇那就更不可能了,要是之前就有仇,林逸還會在遊樂場救自己麼?所以安建文想不通林逸爲什麼會陰他一下,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個理由了!

    林逸是作爲救命恩人的身份來赴宴的,而自己沒有讓他喝好喝盡興,他心中自然有怨氣,於是就小小的發泄了一下!

    而上次的事情,也能看出來偶然姓比較大!因爲林逸事先並不知道李呲花也在,也不知道自己要給他叫小姐,一切都是突發的,並不存在設計姓,所以越是這樣,就越能證明,林逸之前沒想整他,整治他也是臨時起意!

    當然,安建文實在太低估林逸了,林逸別說整人了,殺人都不用提前準備什麼。

    “呵呵……”林逸淡笑了一聲,一副你知道就好的樣子。

    安建文看到林逸的樣子,心中更加確定了林逸上次果然沒有喝好。

    “剛樓,上白酒!”安建文對楊剛樓吩咐道。

    “好的,安哥!”楊剛樓快速的跑出了包廂,對門口的服務生吩咐了幾句,因爲之前都是交代好的,所以楊剛樓也不用多廢話。

    楊剛樓回來沒有多久,服務生就抱來了三瓶茅臺,各種菜品也被送了上來,顯然都是事先準備好的。這讓林逸更覺得這個安建文不是什麼好東西,之前喝啤酒的時候,桌上一道菜都沒有,雖說只是解解渴,不過空腹喝酒是最容易傷身體也是最容易喝醉的!

    估計這幾個傢伙之前都會吃點兒東西,不過林逸卻是沒吃。

    冷笑了一聲,林逸心道,看來這幾個傢伙的目的不僅僅是想將自己灌醉,而是想讓自己喝死!既然如此,那就先喝死你們吧。

    “就三瓶茅臺?不夠分吧?”林逸看了一眼服務生手中的茅臺說道。

    “哦?”安建文微微一愣,之前他怕一次拿來太多嚇住林逸,畢竟白酒和啤酒不一樣,喝啤酒很多人都是抱着箱子喝,但是白酒哪有抱着箱子喝的?不過既然林逸這麼說了,安建文自然隨他的意:“搬一箱來吧!”

    那服務生連忙點頭,出去搬白酒去了。

    白酒抱上來,楊剛樓想要取杯子倒酒,可是卻被林逸給攔住了,林逸一擺手說道:“倒出來多麻煩,直接對着瓶子喝吧!”

    “對這瓶子喝?”安建文和蘇臺早等人都有點兒傻眼兒了,他們從來也沒聽說過白酒還能對着嘴喝的?他們也算是酒場老手,拼酒也不是沒有拼過,可是這麼拼,倒是有點兒恐怖。

    不過,安建文等人沒聽過,不代表蘇臺偉沒有聽過,他家裡是做酒的,所以平時接觸的也都是一些酒商,這些人都比酒缸還酒缸,在大排檔拿着二鍋頭對吹也不是沒有過的事情。

    蘇臺偉爲了應付這些酒商,也得陪他們出入各種場合,所以大排檔也是經常去的。

    “看來林老弟也是個高手啊!”蘇臺偉倒是沒有什麼意外,雖然林逸這個對手讓他正視了一些,但是還沒有達到擔憂的地步!

    那麼多酒商,哪個不是酒場高手?很多單子都是蘇臺偉在酒桌上喝出來的,所以蘇臺偉對於林逸也只是略微重視一點兒而已。

    “好,看來偉哥也是同道中人,那我就先乾爲敬了!”林逸這次卻拿回了主動權,直接將面前茅臺的蓋子打開,然後一飲而盡!

    “嗄?!”這回別說是安建文了,就是蘇臺偉也傻眼了!白酒還能拿着瓶子乾杯?這也太神奇了吧?就算蘇臺偉平時陪着酒商對瓶喝,但是那也是一口一口的喝,喝到後面沒多少了,才幹掉。但是這一上來,直接就像啤酒一般的幹掉,蘇臺偉還從來沒見過。

    不過,饒是如此,一股不服的念頭從心底油然而生,蘇臺偉在松山市的少爺圈子裡面,也算是公認的酒神了,居然被一個無名小卒挑釁,還是安建文吩咐自己要將之喝進醫院的無名小卒,蘇臺偉能忍麼?不能,因爲那就會變成忍者神龜的。

    蘇臺偉冷笑了一聲,一瓶白酒對自己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自己的極限酒量是五瓶左右,這一瓶喝的雖然有些急,但是蘇臺偉也可以接受。

    蘇臺偉很豪爽的將酒瓶打開,和林逸一樣,一飲而盡,雖然喝的有點兒急,但是卻也沒有影響到什麼,面色微微一紅之後,就恢復正常。

    不過,蘇臺偉雖然表面看起來沒什麼,胃裡面還是相當難受的,直接一瓶子白酒灌進去,就算有酒量的人,也不是金剛不壞之體,胃裡面也不會好受了。

    “好酒,我們再來吧。”林逸將空瓶子丟在了一旁,然後又拎了一瓶白酒說道。

    “呃……”蘇臺偉沒想到林逸喝了一瓶之後,連休息都不休息,直接要繼續拼酒,不由得面色有點兒難看。

    “我來吧!”安建文皺了皺眉,他沒想到林逸是個酒缸,看來自己今天的計劃,似乎有點兒難以實現了!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就是這個道理。

    林逸喝了一瓶之後,什麼事情都沒有,安建文此刻也明白林逸真的是能喝了!

    安建文是兩瓶白酒的量,不過直接對嘴喝,還是頭一次,打開瓶子,硬着頭皮開始往裡灌了起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