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說怎麼喝就怎麼喝?”林逸握起了紅酒瓶子,看着蘇臺偉問道。主動權現在已經完全的把握在了林逸的手中,不知不覺的,林逸變成了這個包廂的主人!

    “是的,你說怎麼喝就怎麼喝!”蘇臺偉點了點頭,喝紅酒,他怕誰?

    “好!”林逸放下手中的紅酒,卻站起了身來,走向了包廂一旁的消毒碗櫃,從裡面拿出了兩隻大號扎啤杯,然後一個放在了蘇臺偉的面前,另一隻自己拿回了座位上。

    蘇臺偉有點兒莫名其妙,不知道林逸拿杯乾什麼,難道要倒出來喝?紅酒也可以對嘴喝啊!

    正在蘇臺偉和安建文、蘇臺早疑惑的時候,林逸打開了紅酒瓶子,然後將裡面的紅酒全部倒進了面前的大號扎啤杯裡。

    蘇臺偉正想有樣學樣,不過卻看見林逸又拿起了桌上的一罐啤酒,打開,然後倒進了扎啤杯中。

    蘇臺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紅的和啤的摻着喝?如果換做普通啤酒也就罷了,這種高度啤酒加進去……不過這樣總比直接喝白酒強多了!

    蘇臺偉咬了咬牙,勉強也能接受!於是也學着林逸的樣子,將紅酒和啤酒分別倒進了扎啤杯中。不過,剛倒完正想說話呢,看到林逸又動了!

    這回,林逸又打開了一瓶白酒,直接將白酒也倒進了扎啤杯中!

    “嗄?!”蘇臺偉傻眼了,還加白酒?紅酒、啤酒、白酒,都一起摻着喝,那還不死人了?換做平時,喝個一兩小杯倒是沒有問題,事實上蘇臺偉也經常會向那些酒商炫耀他的絕技,那就是紅白黃一起喝,讓那些人驚歎不已!每當這個時候,蘇臺偉都會很享受,很得意,很牛逼!他以自己的絕技爲榮,爲驕傲!

    不過現在,蘇臺偉的絕技在這一大扎啤杯麪前,變成了笑話!喝一小杯可以,但是喝這麼大個扎啤杯,那不是找死麼?

    林逸沒有去管蘇臺偉怎麼想,拿起自己面前的扎啤杯,對着蘇臺偉揚了揚:“來吧,我們繼續!”

    “這……”蘇臺偉真是後悔的都要炸了,之前以爲林逸只是要喝紅酒呢,所以才說出了你想怎麼喝就怎麼喝的豪言壯語,可是現在,林逸要喝這種混合酒,蘇臺偉就是不願意,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了。

    而安建文和蘇臺早,也是毫無辦法,他們一點兒也幫不上蘇臺偉,所以只能默默的精神上支持他。

    林逸一口氣幹掉了面前一紮啤杯的混合酒,微笑着看着蘇臺偉,蘇臺偉沒辦法,也只能硬着頭皮端起酒杯,咕嚕嚕的將一杯混合酒乾掉。

    喝完之後,蘇臺偉的臉頓時變得紅白相間,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一隻手捂着自己的胃,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蘇臺偉覺得自己快要死了,胃裡面似乎要爆炸了一般,掀起驚濤駭浪,讓他覺得整個人馬上就要崩潰了!但是,他不能丟面子,絕對不能!

    “好,果然是偉哥,就是比一般人強啊!”林逸點了點頭讚揚道。

    “呵呵……”蘇臺偉欲哭無淚,面對林逸的誇讚,也只能報以無奈的笑容,這個時候,他寧願做個衰哥也不想做偉哥了……

    “我們繼續,這樣喝纔有意思!”林逸說着,又去取了幾瓶紅酒,放在了蘇臺偉的面前幾瓶,又放在了自己面前幾瓶。

    林逸繼續勾兌了一杯混合酒,蘇臺偉沒辦法,也只能硬着頭皮跟着林逸繼續勾兌。

    林逸舉了舉杯,用比喝白開水還快的速度,迅速的灌進了肚子裡面。

    蘇臺偉深吸了一口氣,也開始往肚子裡灌酒,不過,喝到一半的時候,他終於不行了!因爲他只覺得胃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正在迅速的蠕動,“噗”的一聲,之前喝進去的酒全部吐了出來,噴了一地,裡面還夾雜着大片的鮮血……

    “咳咳——咳咳——”蘇臺偉大聲的咳嗽了起來,每咳嗽一聲,就會咳出大量的鮮血來。

    “臺偉,你怎麼了?”蘇臺早嚇了一跳,慌忙的過去扶住了蘇臺偉,輕輕的拍打着他的後背,可是咳嗽聲卻不見停止,蘇臺偉仍然在大口大口的咳血。

    “臺早,送臺偉去醫院!”安建文皺了皺眉,他也看出來,蘇臺偉今天已經到了極限了,後面的兩杯混合酒完全是強灌進去的,如果是普通的白酒也就罷了,偏偏是混合的,這樣還能不出事兒麼?

    “沒事兒,好像是胃出血……”終於,蘇臺偉不咳嗽了,之前是因爲酒水和血液的混合體嗆進了氣管,所以才咳嗽不止,現在能說出壞來,蘇臺偉擺了擺手:“我自己去醫院就行了,建文哥,堂哥,這裡就靠你們了!”

    “我們送你吧!”蘇臺早很擔憂蘇臺偉的情況。

    “不要,現在認輸,我之前的努力就白費了!”蘇臺偉搖了搖頭,不遠就這麼認輸掉。

    “那行,你自己小心一點兒吧!”安建文嘆了口氣:“到了醫院給我打電話!”

    “我知道了安哥……”蘇臺偉強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出了包廂,快速的跑下樓去……

    “林老弟,你看臺偉已經喝成了胃出血,我們是不是換點兒斯文一些的喝法了?”蘇臺早說話的時候,眼中透着濃濃的恨意!蘇臺偉可是他的堂弟啊,被喝進了醫院,他能不惱怒麼?

    安建文也是陰着臉,一點兒笑模樣都沒有,估計心裡也是將林逸給恨上了。

    “胃出血麼?我看是胃穿孔吧!”林逸搖了搖頭:“可別死了啊!”

    “什麼?胃穿孔?”蘇臺早一驚:“你怎麼不早說?”

    “你也沒問我啊!”林逸聳了聳肩:“不然的話,我給他推拿按摩一下,沒準兒還能止血呢!”

    安建文和蘇臺早這纔想起來,林逸似乎懂得醫術,而且還不弱的樣子!上次安建文食物中毒,就是林逸出手相救的。

    安建文一直也沒將林逸當成是救命恩人,而是仇人,所以他壓根也不會去想這麼一層,聽林逸這麼一說才暗道後悔!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