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時候,包廂有人敲門,蘇臺早打開房門,卻見得是安建文的司機,正捧着一個編織絲袋子站在門口,裡面裝的顯然就是充氣娃娃了……

    蘇臺早接過了編織絲袋子,然後對安建文的司機道:“好了,你去讓附近的服務生走開,不要靠近,告訴他們,包廂裡無論發出什麼樣的響動,都不要過來!”

    “是,蘇少!”安建文的司機點了點,就去做事了。

    “嘿嘿,林逸,充氣娃娃給你準備好了,怎麼樣?很不錯吧?”蘇臺早說着,就要去打開編織絲袋子。

    “好吧……算我倒黴,不知道你們聽沒聽過東郭先生的故事?”林逸嘆了口氣,看向了安建文和蘇臺早。

    “東郭先生的故事?什麼意思?”安建文一愣,不明白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林逸居然有心情去說什麼東郭先生的故事。

    “你也沒聽過?”林逸看向了蘇臺早。

    “林逸,你馬上就要藥姓發作了,還是想想怎麼解決吧,是要充氣娃娃,還是我們幫你找個小姐?”蘇臺早撇了撇嘴,沒有去回答林逸的問題,在他眼裡,林逸已經變成了任人宰割的對象,只要將他一會兒藥姓發作的視頻錄製下來,那就可以讓楚夢瑤開除他了。

    “或者,我們幫你找一頭母豬?”安建文也覺得林逸這個時候講故事完全是莫名其妙,忍不住補充了一句。

    “哈哈哈哈……”蘇臺早聽了安建文幽默的話也大笑了起來。

    林逸憐憫的看了兩人一眼,淡淡道:“既然你們不知道,那我就給你們講個故事吧,是關於東郭先生和狼的故事!”

    “你沒病吧?”安建文有些古怪的看着林逸,也不知道這傢伙是真傻還是假傻,馬上藥姓就要發作了,居然還有閒工夫去研究什麼東郭先生和狼。

    林逸沒有搭理安建文,而是緩緩的講起了故事:“從前有個書生叫東郭先生,有一天,東郭先生要到一個很遠的地方去。

    在途中突然一隻帶傷的狼竄到他的面前,哀求說:先生,我正被獵人追趕,他用射傷了我,求你救救我吧,我會好好報答你的。

    東郭先生雖然知道狼的本姓很壞,但是他看到這隻狼很可憐,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它給藏在了自己的書袋中。

    不一會兒,獵人追了過來,發現狼不見了,只有東郭先生坐在路邊,於是就問東郭先生:你看沒看見一隻狼?

    東郭先生說:我沒有看見。

    獵人也沒想到東郭先生能騙他,於是就去別的地方尋找了,狼在書袋裡聽到獵人走遠了,就從書袋裡出來。不過,它並沒有去報答東郭先生,而是突然張牙舞爪地撲向了東郭先生,並且叫道:我餓了,你再做一件好事吧,你讓我吃掉你……”

    “然後呢?東郭先生那個大傻子被狼吃掉了?你不要告訴我你就是那個東郭先生!哈哈哈哈!”安建文聽了林逸的故事,自然聽出了他故事中的所指,不過卻毫不在意的大笑了起來。

    “沒有,獵人回來了,將狼打死了。”林逸淡淡的說道:“這就說明了一個道理,叫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什麼意思?”安建文一愣,隱約的覺得林逸的話裡似乎還另有所指,不過一時之間卻又想不明白林逸到底指的什麼。

    “沒什麼,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林逸笑道。

    “什麼時候未到?林逸,你神神叨叨的搞什麼?到底什麼意思?”安建文有點兒怒了。

    “藥姓啊,你們倆剛吃了那個什麼無敵八次郎,估計馬上就要發作了吧?”林逸說道。

    “什麼無敵八次郎?被我們怎麼吃了?不是你吃了麼?”安建文一愣。

    “不好意思,我面前那杯紅酒,被我分成了兩杯,你一半,他一半。”林逸笑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怎麼能提前知道我要給你下藥?”安建文面色一變,雖然不太相信林逸說的話,不過林逸說的有理有據……最關鍵的是,自己怎麼覺得開始渾身發熱了?

    “哦,不信你可以看看紅酒瓶子裡面……”林逸指了指桌上的紅酒瓶子,道:“你們看看,一瓶紅酒,正常倒出三杯來,還會剩下一些的,倒四杯的話,就剛剛好了……”

    安建文看向了紅酒瓶子,不由得一愣!之前的紅酒是他倒的,剩下了多少他自然知道,現在一看這酒瓶子,居然就剩下了一個底兒,顯然是又被人倒出了一些,難道林逸說的都是真的?

    想到這裡,安建文和蘇臺早的臉色頓時一變,兩人本來就覺得有點兒熱了,此刻覺得更加熱了……

    “安哥,有沒有解藥?”蘇臺早有些急了。

    “沒有啊……”安建文搖了搖頭,面帶怨毒之色的看向了林逸:“你真的將酒給我換了?”

    “換沒換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林逸說着,就站起身來:“充氣娃娃就留着你們兩個自己用吧,我走了!不過別搶啊,因爲這個打架就不好了!”

    沒等安建文和蘇臺早反應過來,林逸已經出了包廂,並且隨手用一根細鐵絲將包廂門從外面給鎖上了。因爲之前有安建文和他司機的吩咐,包廂外面一個服務生都沒有,甚至安建文的司機都遠遠的站在走廊的盡頭……

    “林先生,你怎麼出來了?安少他們呢?”安建文的司機並沒有看清楚林逸鎖門,不過看到林逸走過來,有些奇怪的問道。

    “哦,他們在包廂裡,玩兒一種很新奇的遊戲,讓你不要打攪他們!”林逸說道。

    “好的!”安建文的司機點了點頭,他並不知道安建文和林逸之間的過節,所以還以爲是安建文特意派林逸出來和他說呢:“林先生,您這是要去……”

    “我先回去給安哥辦點兒事情!”林逸笑了笑:“我先走了!”

    “用不用我送你……”安建文的司機連忙殷勤的問道。

    “行,走吧!”林逸心道,本來還想坐出租車回去呢,沒想到居然有人主動要求送自己回去,這下連打車的錢都省下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