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在學校後面的小吃街看到唐母出攤了,於是笑着走過去打了個招呼:“阿姨,恢復生意了?”

    “小逸,好幾天沒見了!你唐叔叔沒什麼事兒了,我就出攤了!”唐母本想和林逸說幾句話,卻看見林逸拿出車鑰匙準備開車:“你這是要出去?”

    “我去醫院接唐韻,順便看看唐叔叔。”林逸點了點頭。

    “那你快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唐母一聽是接女兒去了,心裡頓時開心的不得了,見到林逸對女兒好,她比什麼都高興:“對了,你吃沒吃東西?”

    “還沒,到時候再說吧!”林逸也不隱瞞。

    “正好,我這有兩串烤好的雞腿,你先拿着吃了,可別餓着!”唐母快速的將兩隻烤好的雞腿撒上調料,遞給了林逸。

    林逸也不客氣,笑着接過了雞腿,對唐母點了點頭,上車離去……

    宋凌珊接到手下的彙報,立刻趕往了松山市第一人民醫院。

    第六起了,已經是第六起了!

    宋凌珊揉着自己的太陽穴,感覺到壓力很大。

    一週的時間不到,已經有六起流浪漢、乞丐或是殘疾人被割掉一個腎臟後丟在醫院附近了!

    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刑事犯罪那麼簡單了,宋凌珊猜測,或許這是一個犯罪團伙在作案!

    “怎麼樣了?”宋凌珊下了警車,就看到了醫院門口自己的手下劉王力正站在一個角落邊拉着警戒線。

    “宋隊,傷者已經送進了急救室,我正在派人勘察現場,這裡並不是第一作案現場,受害人被割掉左腎臟後拋棄在這裡,作案時間初步估計是凌晨四點多,而受害人被放在這裡的時間應該是中午十一點左右,不過進出醫院的車子太多,還沒有找到目擊者……”劉王力苦笑着彙報着自己剛調查出來的情況,他也知道宋凌珊的壓力很大,第六起了,這可不是鬧着玩兒的!雖然上面還沒有規定破案時間,不過想來也是遲早的事情了。

    雖然受害者都是乞丐流浪漢和殘疾人,不過他們在宋凌珊眼中,同樣重要!不論他們什麼身份,宋凌珊都要努力的破案!將幕後兇手繩之以法。

    宋凌珊聽了劉王力的彙報,無力的點了點頭:“劉博佳怎麼樣了?”

    劉博佳就是之前遭遇變態殺人狂,被滅門的那個受害人,雖然劉博佳之前未曾開口,不過宋凌珊卻一直沒有鬆懈對他的調查!

    終於,她找到了一個比較可疑的線索,在劉博佳被滅門的那一晚之前六點鐘左右,在劉博佳小區樓下的公用電話亭,曾經打過一個報警電話。

    據接警的話務員說,當時有個男子很慌張的說,他發現了一個器官販賣團伙,並且很可能已經被他們發現了,要尋求警方的保護……

    當時他說的不明不白,而且詢問他聯繫方式他也不說,接線員只能讓出警人員聯繫了那個公用電話亭的號碼,不過已經沒人接了,於是派人快速趕到那個電話亭,在附近也沒有發現什麼異樣,只能收隊。

    這件事情當時也就這麼過去了,因爲誰也沒有太在意,不過後來宋凌珊查看當晚的所有接警記錄的時候,才發現了這個線索!

    器官販賣團伙?難道和這六起腎臟被割案有某種聯繫?直到現在,宋凌珊才隱隱的感覺到,劉博佳被滅門似乎和割腎案有關係。

    “劉博佳依然沒有醒來,每天用呼吸機維持着生命,醫生說,只要呼吸機一撤掉,這個人就不行了……”劉王力嘆了口氣,苦笑着搖了搖頭,言下之意是,不用費力氣了。

    宋凌珊皺了皺眉,不過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劉博佳這種情況她也知道,總是希望有奇蹟發生,哪怕只是一瞬間的清醒,告訴警方一些線索也可以!可是奇蹟卻並沒有發生。

    之前劉博佳遭遇襲擊之前,每天都保持着沉默,似乎很懼怕什麼。如果被問得不耐煩了,就和宋凌珊他們說,他家裡人已經死光了,他已經夠慘了,他還不想死,讓宋凌珊放過他。

    當時因爲劉博佳傷勢未愈,還住在醫院裡,所以宋凌珊也就沒有太着急,覺得等劉博佳出院了,加強一下心理攻勢,一定可以問出些什麼來的,不過卻發生了意外。

    “滴滴……”林逸按了兩下車喇叭,心道,這宋小妞怎麼堵在醫院門口呢?還讓不讓人過車了?

    其他車子看到宋凌珊和劉王力一身警服的站在醫院門口,又看到好多警察在勘察着什麼,都紛紛繞道從後門進入醫院了,也只能林逸敢按喇叭。

    “按什麼按?不會從後門走啊?”宋凌珊有些惱火,腦袋裡面正思索着案情,卻被一陣車喇叭聲打斷了,不由得皺眉道。

    “你以爲人人都像你一樣,是走後門進警隊的?”林逸撇了撇嘴,揶揄道。

    宋凌珊這回才發現,按喇叭的人居然是林逸,再聽到他說的話氣得臉都白了:“你說什麼?你說誰走後門?”

    “誰走誰知道。”林逸撇了撇嘴:“讓開一下,我還有事兒呢,沒時間和你墨跡!”

    說着,林逸就發動了車子,想要進入醫院。

    “等等!”宋凌珊突然的擋在了林逸的車子前面,不讓他走了。林逸越是着急要走,宋凌珊就越是不想讓他如願:“有事情找你了!”

    “……”林逸一腳剎車,車子又停住了,有些無語:“我說傻妞兒,你就算破案率很低,也不用想着自殺吧?就算想我把你撞死,也得找個沒人的地方偷偷來吧?你這當着你這麼多的手下和我玩兒碰瓷,我真把你撞死了都說不清楚!”

    “你……”宋凌珊氣得不行,銀牙緊咬,瞪着林逸:“你再說我是傻妞,或者我是走後門進警隊的,我就對你不客氣!”

    “敢情你之前一直對我都很客氣啊?”林逸樂了:“那我還真想看看不客氣什麼樣兒呢,歡迎不客氣。”

    “咳咳……宋隊……”劉王力有些看不下去了,當着這麼多手下的面宋凌珊和林逸鬥嘴,這讓人看見像什麼?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