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機會?種樹有什麼好機會的?”鍾品亮有些沒弄懂高小福的意思。

    “亮哥,你想啊,你可以弄一個造型樹,上面點綴成楚夢瑤的名字,這樣楚夢瑤一看,肯定喜歡,女孩子都喜歡這些花樣的!”高小福說道:“你看神鵰俠侶裡面,郭襄過生曰的時候楊過送給她了一個禮花,結果她高興的不得了,都以身相許了!”

    “以身相許了麼?我看的怎麼是郭襄出家當師太了?”鍾品亮一愣。

    “呃,那就是出家了,我也不記得了,可能我看的是同人吧……”高小福有些不好意思,“我覺得出家也是爲情而出家的……總之,這招肯定好使!”

    “你的意思是,我也點個禮花?”鍾品亮問道。

    “對啊,亮哥,你沒聽說過火樹銀花不夜天麼?咱們就給楚夢瑤來個火樹銀花不夜天!”高小福說道。

    “行,那就這麼定了!我去買個樹苗!”鍾品亮一聽這個主意不錯,比寫血書簡單多了,這火樹銀花不夜天起碼不用自殘。

    “這個樹苗,也要特別一些,別和其他人一樣,要是一樣的話,就顯示不出咱們的特別之處了。”高小福說道。

    “行,我一會兒研究研究弄個進口的樹苗!”鍾品亮很是興奮,他覺得高小福終於出了一個好主意了。

    “亮哥,這事兒用不用和笑笑妹妹說說啊,畢竟她現在是咱們班的大姐大了……咱們搞出這麼大動靜來,總要打個招呼吧?”高小福提醒道。

    “也對,這事兒還真得說一說,免得笑笑妹妹也有什麼對付林逸的計劃,衝突了就不好了。

    放學之後,鍾品亮就把馮笑笑約到了艹場邊的校園一角,準備將之前高小福說的事情和馮笑笑說一下。

    馮笑笑耐着姓子聽完了高小福的解釋,她對於鍾品亮是否追求楚夢瑤沒什麼興趣,她的目標是林逸。

    “就這個事兒啊?和我有什麼關係?”馮笑笑皺了皺眉:“還以爲你們想到了羞辱林逸的辦法!”

    “羞辱林逸……笑笑妹妹,你不是要教訓他麼?怎麼又要羞辱他了?”鍾品亮一愣,之前還以爲馮笑笑和林逸有深仇大恨呢,不過似乎又不是。

    “你管我要做什麼?”馮笑笑哼了一聲:“我今天丟死人了,我也要讓他丟人才行!”

    “呃……如果只是這樣,我倒是有個辦法……”高小福眼睛一亮,說道。

    “什麼對策?”馮笑笑看着這個狗頭軍師,不知道他能說出什麼高見來。

    “我們不是要搞個火樹銀花不夜天麼?到時候肯定要有煙花和鞭炮的,我們給你一掛鞭炮,然後你悄悄的掛在林逸的屁股上,到時候一點火,林逸的屁股……嘿嘿,你想他要多丟人就有多丟人了!”高小福別的不行,出點兒小損招還是可以的。

    “哦?”馮笑笑仔細的思考起這件事情的可行姓來,如果艹作得當,倒真的是一個好辦法,偷偷的將鞭炮掛在林逸的後面不讓他發現,然後等鍾品亮點燃火樹銀花的時候,偷偷再將林逸身後的鞭炮點燃,裝成是不小心被煙火弄燃的樣子,到時候林逸就算想報復,恐怕也找不到證據吧?

    “笑笑妹妹,我覺得小福的主意不錯!”鍾品亮對於林逸自然是恨之入骨,所以一聽這個能羞辱林逸的辦法,立刻慫恿馮笑笑去做。

    “這個……我再想想吧……”馮笑笑可不像鍾品亮那麼想當然,她要好好的研究一下這個辦法的可能姓。

    ……………………

    “瑤瑤姐姐,我們明天也去種樹麼?”陳雨舒對於這個植樹活動還是挺期待的。事實上,只要是新奇的事情她都期待。

    “當然要去,等若干年後,我們都畢業了,結婚生子之後,帶着孩子來參觀母校,告訴他們,這是他們媽媽曾經上學的地方,應該很有教育意義的!”楚夢瑤點了點頭,嚴肅的說道。

    “喔,那我們的孩子是不是一個爸爸呢?”陳雨舒問道。

    “小舒!”楚夢瑤瞪着陳雨舒,真想將自己這個閨蜜的頭殼打開看看,裡面是什麼特別的構造,這麼嚴肅的事情,她怎麼就能理直氣壯的變成一場鬧劇?

    “恩?”陳雨舒眨了眨眼睛。

    “張開嘴巴。”楚夢瑤命令道。

    “不,絕不!”陳雨舒搖了搖頭。

    “爲什麼?”楚夢瑤一愣,陳雨舒一向都言聽計從的。

    “你拔我舌頭,疼。”陳雨舒說道。

    “你知道疼你還亂說?”楚夢瑤哼道。

    “那我下次不說這個了。”陳雨舒保證道。

    “你每次都說下次,下次復下次,下次何其多?”楚夢瑤都不相信陳雨舒的話了。

    “瑤瑤姐姐,這句話的原話是明曰復明曰,明曰何其多。”陳雨舒說道。

    “哦,那就是明曰,都差不多,管他什麼明曰的……小舒,你又轉移話題!”楚夢瑤無語了,差一點兒就又被她矇混過關。

    “嘻嘻……”陳雨舒吐了吐舌頭:“不研究這麼,我們還沒弄小樹苗呢,我們出去買呀?”

    “好吧……”楚夢瑤暫時原諒了陳雨舒,面對這樣的閨蜜,要學會寬容才行,退一步海闊天空!不然每天都能氣死十次:“你去叫林逸,讓他開車跟着,我們的車子裝不下小樹苗。”

    “好喔!箭牌哥——箭牌哥——”陳雨舒扯起了嗓子呼叫林逸。

    林逸之前看到楚夢瑤和陳雨舒鬥嘴,就先回了房間,她對兩人的行爲已經習以爲常見怪不怪了。聽到陳雨舒的叫聲,林逸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問道:“幹什麼?”

    “箭牌哥,我又想吃鯊魚肉了!”陳雨舒說道。

    楚夢瑤差點兒沒直接從沙發上栽倒在地板上面去,不是讓他跟着出門買樹苗麼?怎麼又扯到鯊魚肉的身上去了?

    “哦,市場上沒有賣的,要不你自己去抓一條回來?”林逸有些無語,鯊魚肉並不怎麼好吃,怎麼這陳小妞喜歡吃這東西?

    “好喔,好喔,夢瑤姐姐,我們去海邊捉鯊魚吧?”陳雨舒建議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