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鄒天迪也養出了脾氣,不然就算他兒子鄒若光是北區的混混頭子,也不可能如此的囂張。

    但是今天卻碰到了林逸這麼個鐵板,他最大的依靠不靈了!

    “何止不是對手啊!嚴伯根本就沒出手呢,就被林逸一巴掌扇飛了,簡直就是秒殺!”鄒若明想想就覺得可怕!看來林逸以前扇他的時候根本沒用全力,不然的話,嚴伯都能被扇飛了,自己的腦袋不也被扇沒了?

    “秒殺……”鄒天迪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原本他以爲嚴伯和林逸對戰了之後,才被打敗,可是現在看來,那個林逸的實力應該遠遠高於福伯了……

    “若明,你說我們用不用買些禮品,去看望一下林逸,然後認個錯?”鄒天迪沉吟了一下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暫時應該不行吧?”鄒若明搖了搖頭:“現在林逸在氣頭上,我們去了不是找死麼?等過一段時間事情平息的差不多了,我們再去道歉,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吧?”

    “也對!”鄒天迪點了點頭:“我這幾天看看能不能找找關係,去探視一下嚴伯,摸清一下林逸的真正實力!”

    “也行,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鄒若明整了一句成語出來。

    “百戰百勝個屁,你就算知道他什麼實力,咱們也勝不了!除非認識更厲害的人物!”鄒天迪罵道:“就憑我們,一輩子都不要想了!”

    “哎……也只能這樣了……”恐懼之餘,鄒若明又有些不甘心,這種被人欺負了還只能忍着的情形,讓他很是不舒服。

    鄒天迪將車子停在了花鳥魚市場門口,和鄒若明下了車。這個市場是鄒天迪開的,平時有鄒若光的人在這裡看場子,倒是也不會出什麼問題,每年的租金就能拿幾千萬,這買賣穩賺不賠。

    “媽了個巴子的,誰的破車停到門口我的專用停車位上了?”鄒天迪皺了皺眉,罵了一句,原本正門口是沒有畫出停車位的,不過車多的時候也會被佔用。

    只不過今天車子並不多,這裡也被佔用了,鄒天迪自然不爽,這是他每次來的時候的專用停車位。

    “一個破面包,讓人問問,是哪個業戶家拉貨的車子,欠收拾了吧?明天叫若光罰他家點兒錢!”鄒天迪心裡面有氣,於是就把火氣撒在了別的地方。

    “嗄?”鄒若明下車順着父親罵的地方看去,差點兒沒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因爲那輛麪包車他認識,不正是林逸的車子麼?

    “爸,別罵了,千萬別罵了,你看那車的牌照……”鄒若明趕緊制止父親的謾罵,生怕被林逸聽到。

    “車牌怎麼了?車牌有什麼好看的?”鄒天迪有些不以爲然,挺着大肚子就要走進市場。

    “是林逸的車啊!”鄒若明道:“林逸來花鳥魚市場了?”

    “什麼?”鄒天迪一聽這車是林逸的,頓時也嚇了一跳,幸虧自己剛纔沒一時衝動找保安來將這車子給拖走,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鄒天迪驚出了一身的冷汗,轉身就想走:“若明,我們走吧,還是別在這裡了……”

    鄒若明猶豫了一下,他還沒拿樹苗呢,而且,也不會那麼巧的碰上林逸吧?於是道:“我們直接去辦公室,等林逸走了,我們再出來?”

    “那也行!”鄒天迪點了點頭,和鄒若明一起走進了花鳥魚市場,門口的保安看到了鄒天迪,立刻大聲叫道:“鄒總好!”

    “別出聲!別亂叫!”鄒天迪要氣炸了,你喊什麼喊啊?萬一被林逸聽見怎麼辦?

    那保安一愣,不明白怎麼回事兒,不過隨即猜測,莫非是鄒天迪帶人來微服私訪了?查看市場裡面的情況?

    想到這裡,保安覺得很有可能,於是忙不迭的點了點頭:“好的……我不說了……”

    鄒天迪和鄒若明像是幽靈一般溜進了經理辦公室,花鳥魚市場的經理謝奮駢剛接到手下保安隊長的彙報,說抓了個凱子和兩個小靚妞,已經調查清楚了他們的背景,不過是開着一輛破面包車來的而已,絕對不會是厲害的人物!

    於是謝奮駢就準備下去佔佔便宜,偷手機嘛……那就將衣服脫下來搜身好了!這事兒謝奮駢最願意幹了!當然,更過分的他還是不敢做的,因爲他怕出問題,但是抓到小偷搜搜身,雖然有些過火,不過卻也不會有太大的麻煩。

    謝奮駢正激動呢,一擡頭卻看見鄒天迪和鄒若明闖了進來,頓時嚇了一跳!難道他們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了?

    不過,根據謝奮駢所瞭解的,鄒天迪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專門禍害公司裡的年輕小姑娘,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就是這個道理。

    鄒天迪一家子,鄒若光和鄒若明,還有他的手下,都不是什麼好貨色,謝奮駢之所以這麼肆無忌憚,也是因爲鄒若光的縱容!

    他本來也是北區的一個混混,因爲被鄒若光器重,纔在這裡做了市場的經理。

    想到鄒天迪也是這樣的貨色,謝奮駢反倒不害怕了:“鄒總,您來了,正好有個好事兒我還想讓光哥告訴您呢!”

    “什麼好事兒?”鄒天迪一愣,心裡正不爽呢,如果有好事兒衝一衝,也能讓他舒心一些。

    “保安部門抓了幾個小偷,其中有靚妞兒,鄒總要不要去幫她們搜身?”謝奮駢色迷迷的說道。

    “哦?查清楚背景了麼?”鄒天迪一愣,心中一動,問道。這可是他的愛好,如果真的沒問題,那就用這小偷泄憤了。

    “沒什麼背景,幾個人是開一輛破面包來的,破的和廢品收購站揀出來的一樣,絕對不會有什麼背景的!”謝奮駢說道。

    “等等!你說什麼?破面包?”鄒天迪一驚,他剛被林逸的破面包車嚇了一跳,猛然聽到謝奮駢提到破面包,頓時神經過敏的差點兒沒跳起來:“抓到的小偷是什麼人?你快說,是什麼人!”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