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哎,本來我不想製造太多浪費糧食的廢物出來,你站在那裡等着鄒若光來不就沒事兒了麼?何必自找麻煩?”林逸憐憫的看着面前的這個保安。

    “喔,一個嶄新的白癡又誕生了!”陳雨舒揮了揮拳頭:“箭牌哥,再變幾個吧?兩個太少了?”

    其他保安和小偷都聽得滿頭大汗,這妞兒怎麼這麼狠啊!喜歡看別人變成白癡?

    “咔嚓……”保安室的外面傳來了用鑰匙開門的聲音,“咯吱”一聲,保安室的門被推開了,謝奮駢一馬當先的上前開路,看到裡面的楚夢瑤和陳雨舒頓時眼睛一亮!這麼漂亮的妞兒,真是白瞎了!要是鄒天迪今天沒來該多好啊!

    “嘻嘻……哈哈……嘿嘿……抓小偷哦……”保安隊長瘋瘋癲癲的向剛進門的謝奮駢抓來,最裡面還流着口水。

    “你幹什麼?”謝奮駢嚇了一跳:“你沒見過女人麼?就算這兩個妞兒漂亮點兒,你也不至於花癡到這個程度吧?都流口水了,噁心不噁心?鄒總來了,還不快站好!

    謝奮駢氣得不行,這保安隊長平時也不是這樣的人啊,今天怎麼了?而且還偏偏在鄒天迪的面前出醜,這不是上眼藥麼?

    “鄒總?鄒若光來了?”林逸看了進來的謝奮駢一眼。

    謝奮駢顯然還沒有搞清楚屋裡面的狀況,不知道林逸已經佔據了主動:“你認識光哥?那也沒用了,今天來的可是光哥的父親!識相的就給我消停點兒別出聲,不然的話,哼哼……”

    “啪!”

    謝奮駢還沒說完話,就被林逸一個耳光扇的耳朵開始淌血,眼冒金星的摔倒在地上,暈死了過去。

    林逸實在失去了耐姓,這鄒家父子不知道死是什麼樣的吧?怎麼一個又一個的傻帽往自己面前送?

    聽見保安室裡面的耳光聲和慘叫聲,鄒天迪和鄒若明有點兒傻了,尤其是聽到林逸的聲音,他們更是傻了!

    兩個人站在保安室的門口,進去也不是,不進去也不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不過,他們不進來,林逸也能看到他們的身影,冷笑了一聲:“鄒天迪,鄒若明,進來吧。”

    鄒天迪和鄒若明對視了一眼,硬着頭皮走進了保安室,此刻他們兩個連殺了保安隊長的心都有了,什麼人你不好招惹,偏偏招惹了林逸!

    只是,林逸不是和唐韻在一起麼?鄒若明看到的卻是楚夢瑤和陳雨舒……

    “我說鄒天迪,你和我作對沒夠是不是?”林逸雖然也清楚今天的事情可能和鄒天迪無關,如果在折了一個黃階高手之後鄒天迪還想用這些小保安對付自己的話,那實在是有夠腦殘的。

    所以,只能說是碰巧了,不過林逸還是很惱火,怎麼這鄒天迪一家子都專門無巧不巧的和自己過不去呢?

    “不是……林老大,你誤會了……”鄒天迪的肝臟差點兒嚇裂了,臉色頓時一白:“林老大,這不是我的意思啊,我之前不知道……對了,是那個謝奮駢,是他自作主張的,說抓了幾個小偷讓我來看看,對不對,若明?”

    “對,對,對!”鄒若明也嚇壞了,忙不迭的點頭:“我們不是來想調戲美女的……”

    鄒天迪一聽兒子的話,差點兒氣炸了,你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麼?真想一腳將他給踢飛了:“你個傻泡,你說什麼呢?我們是來處理小偷案的,爲了保證公平公正,纔過來監督的!”

    “對,對,對!”鄒若明之前是慌不擇言,趕緊改口:“林逸老大,這事兒真和我們沒有關係……”

    “行了,懶得和你們墨跡了,給我那三棵柳樹苗裝車上,你們倆就可以滾蛋了!不過下次別再惹我頭上,不然我放火燒你家房子去!”林逸不耐的揮了揮手:“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算了,你要是自己願意往外說呢,那就隨便你……”

    鄒若明一愣,心道我怎麼可能隨便往外說?我這吃癟的事兒,往外說不是有病麼?不過旋即就明白了林逸的意思,他指的應該是看到他和楚夢瑤、陳雨舒在一起的事情……

    可是,林逸和楚夢瑤、陳雨舒又有什麼關係呢?在學校裡面,也沒說他們還有關係啊?

    心裡雖然疑惑,鄒若明也不敢問,林逸要柳樹苗,他和父親鄒天迪連忙跑出去弄樹苗去了。

    “給我三棵柳樹苗!”鄒天迪隨便找了一家買樹苗的店鋪,進去對老闆吩咐道:“多少錢?”

    那店老闆一看是市場的大老闆來要樹苗,哪會收錢?連忙拿過來三棵柳樹苗,陪笑着道:“還要什麼錢啊,沒幾個錢的,您要用就拿過去!”

    “還是給你錢吧,給你一百塊,夠了吧?”鄒天迪掏出錢包,抽出一百塊錢來遞給老闆。

    “用不了那麼多,柳樹苗很便宜的,幾塊錢一株……”老闆連忙擺手。

    鄒天迪哪有工夫和他墨跡這些,丟下錢搶過柳樹苗就往外走。

    “我找個工人幫您拿吧?”那老闆看鄒天迪親自上陣,於是好心的問道。

    “不用了!”鄒天迪斷然拒絕,自己擡着才能表現出誠意呢,要是找個工人,林逸再挑毛病怎麼辦?再說了,這三棵柳樹苗也不沉!

    將樹苗放上了車,鄒天迪小心翼翼的站在車子邊上,陪着笑臉:“林逸老大,還有什麼吩咐麼?”

    “沒了,對了,你保安室有兩個保安被我弄成白癡了,沒問題吧?”林逸看了鄒天迪一眼:“他們不會向我討醫藥費吧?”

    “不會,不會的,您放心吧……”鄒天迪嚇了一跳,還能將人直接變成白癡?這是什麼手段啊?怪不得剛纔那個保安隊長的行爲那麼怪異,還以爲犯了花癡,原來是變成白癡了!“他們是自己摔白癡的,我們會按照工傷的標準進行賠償……”

    林逸點了點頭,轉身上了車,飛速的開車離去,噴了鄒天迪父子一鼻子黑煙,不過兩人卻誰也沒敢去用手擦,依然保持着恭送的姿勢,目送林逸的車子離去……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