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楚夢瑤被鄒若明一家弄得沒什麼心情,上了車就一直沉默着。

    不過陳雨舒似乎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影響:“箭牌哥,爲什麼要柳樹呀?我們種果樹不好麼?等果子成熟了,還能去吃……”

    “小舒!之前不是說好了不再問這麼二傻子的問題了麼?果樹成熟了要明年,我們早都畢業了!”楚夢瑤提醒道。

    “喔……那爲什麼是柳樹?”陳雨舒點了點頭。

    “這個,我也不知道了,林逸,爲什麼?”楚夢瑤問道。

    “你們沒聽說過一句話麼?叫做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林逸笑道:“柳樹比較容易活,不用費力氣打理的。”

    “原來如此!”陳雨舒點了點頭。

    ……………………

    康神醫家的別墅裡。

    “爺爺,經過實驗室的研究員分析,狗屎也有種類的區別,不同品種的狗拉出來的屎各不相同,所以我懷疑,不是每一種狗屎都能當延年益壽排毒丹的!”康照龍說道。

    “哦?這可是個重大的發現!”康神醫聽了康照龍的話十分重視:“怪不得狗屎的功效沒有讓人發現,原來不同的狗拉出來的屎還不一樣啊!照龍,你做的很好!那你有沒有分析出來,這是什麼狗拉的屎呢?”

    “我們經過了幾千份狗屎的對比和取樣,又諮詢了很多狗類專家,得出了一個結論,這個狗屎很可能是德國牧羊犬拉出來的糞便!”康照龍說道。

    “哦?怪不得,這種狗我聽說是身價僅次於藏獒的狗啊,很是稀少名貴!”康神醫點了點頭:“那行,你趕緊弄來一頭這個狗,讓他拉點兒屎進行分析比對,然後把結果彙報給我。”

    “好的,爺爺,在這之前,我已經讓人去聯繫購買了,應該很快就有消息了!”康照龍說道。

    “對了,你什麼時候去一趟燕京蕭家提親?”康神醫問道。

    康照龍心裡一動,那個女孩子倒是蠻漂亮的,娶過來倒是也不算難受,就算蕭家的勢力現在不怎麼樣,不過也可以成爲康家的墊腳石的,以後等康家發展了,再將這個女人換掉找個更大家族的!

    不過,那是以前的想法,現在就要研究出延年益壽排毒丹配方的康照龍,自信心極度膨脹,有些不太看上王心妍了。

    “爺爺,不過我覺得現在的當務之急是研究出延年益壽排毒丹到底是何種狗的糞便,這纔是我們家族的頭等大事,至於聯姻,我看可以暫緩一下,要是我們真的研究出延年益壽排毒丹來,我們康家的地位就會水漲船高,到時候也未必再和蕭家聯姻!”康照龍說道。

    “你說的有道理,我之前倒是欠考慮了!”康神醫一聽康照龍的分析,深以爲是的點了點頭:“我之前總是將咱們家族定位於末流家族,不過我們要是有延年益壽排毒丹了,那就不同了!金創藥說白了,不過是創傷藥,雖然能修復傷口,但是也只是女人們比較歡迎而已,是一種上流社會的奢侈品。但是延年益壽排毒丹就不同了,這可是救命的東西啊!”

    “是啊,一旦我們成功了,那我們就不是小家族了,到時候那些家族都得求着我們……”康神醫說道:“不過,這配方我們能研究出來,別人也能吧?”

    “放心吧,爺爺,我們可不會像康曉波那麼傻,直接拿狗屎出來,我們要在裡面添加一些香精之類的東西,讓這個藥丸變得香氣撲鼻,到時候別人就算是分析,也不容易了!”康照龍說道。

    “不過,這也有風險,我們的主要成分是狗屎,雖然極力掩蓋,狗屎還是會被有心人發現吧?”康神醫猶豫道。

    “的確……”康照龍點了點頭:“看來,我還得研究研究怎麼將配方保密了!”

    “爺爺,我有個主意!”一直沒有機會插話的康照明站了出來,他不想讓康照龍獨佔鰲頭,“我們縮小每一粒中狗屎的比例,讓它變得極其稀少,其他沒用的材料佔大多數,服用的時候,多服用幾粒就可以了!”

    不得不說,康照明出損招,一個頂三個,康神醫和康照龍聽了康照明的話,頓時茅塞頓開,康神醫道:“照明的方法可行!不錯,你們兩個兄弟,一文一武,以後康家就可以發揚光大了!”

    康照龍雖然有些不滿康照明將最後的功勞分去了一半,不過也不得不承認,康照明的方法很好,稀釋掉狗屎的含量,讓它看似成爲一味輔助藥材,就可以讓人忽視掉了。

    “嘿嘿……”康照明笑了笑:“爺爺,那個女的,大哥不喜歡,要不給我吧?”

    康照明的心裡沒有什麼大志,偷雞摸狗的行,讓他控制集團,他還真不想做,只要拿到手了股份,做一個逍遙紈絝也是很不錯的。

    所以他見到康照龍對王心妍不敢興趣了,於是他就想據爲己有。

    “你小子,想什麼亂七八糟的?那是你的大嫂!”康神醫無奈的瞪了自己孫子一眼。

    “嘿嘿,我就是隨便說說……”康照明也覺得有些不妥,趕緊改口。

    ……………………

    賴胖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終於在關學民那裡要來了林逸的電話號碼。之前他找的劉天翼,可是劉天翼死活就是不說林逸的號碼,最後賴胖子急了,要和他勢不兩立,劉天翼才無奈的指點他:“賴兄弟啊,不是我故意爲難你不給你,而是實在不敢啊,我這也是求着林神醫的,我怎麼能隨便將他的消息透露給別人?這樣,關學民關教授和林神醫的關係很好的,你去求他,一定有辦法的,我當時求的就是他!”

    於是,賴胖子如獲聖旨,連夜跑到了關學民的家,關學民不告訴他,他就跪在了關學民的門口嗚嗚的哭了起來。

    關馨下夜班回家,看到一個胖子跪在自己家門口哭,嚇了一大跳:“你……你是什麼人?要幹什麼?”

    “你是?你是關學民關教授的家人麼?”賴胖子一聽有人搭理自己了,趕緊擡頭問道。

    “你找我爺爺?你在這裡哭什麼?你是找他看病麼?”關馨有些奇怪的問道。爺爺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啊,這個胖子哭的這麼傷心,難道是爺爺不給他或者他家裡人看病?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