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小的保鏢?”李呲花冷笑了一聲:“黃階初期高手……很厲害麼?”

    “黃階初期高手還不厲害?我們普通人,一輩子都無法站在那個高度,別說黃階初期了,就算是煉體和練氣後期都不可能達到!”安建文顯然瞭解古武術的情況也很多,知道要達到黃階,可以有兩個途徑,練氣和煉體。

    “呵呵,這個倒是,不過林逸,不是普通人。”李呲花淡淡的說道:“如果只是個普通人,我還能留着他?”

    既然現在和安建文已經建立了合作的關係,雙方初期合作的也很愉快,李呲花也分到了一大筆意外之財,他沒想到倒賣人體器官居然會這麼賺錢!怪不得曾幾何時還不怎麼出名的安家一躍成爲了新貴家族。所以李呲花不想在這個時候和安建文有什麼隔膜存在,所以就將林逸的事情實話實說了。

    “不是普通人?什麼意思?”安建文一愣:“他不就是楚夢瑤的保鏢麼?”

    “你以爲保鏢是什麼人都能當的?他要是沒什麼真本事,楚鵬展會把他請來放在楚夢瑤的身邊?”李呲花搖了搖頭:“楚鵬展是什麼人?連他公司的股東身邊都有高手保護,他身邊的福伯肯定也是黃階以上的高手,他會給他最疼愛的女兒身邊找一個廢物?”

    別看李呲花現在分析的振振有詞,但是之前他也小看了林逸!很多人都是這樣,不真正的吃了虧以後,都不會看清楚眼前的現實。

    安建文的臉色一變:“林逸,也是黃階高手?”

    “哼,我一個黃階初期,一個黃階後期,被他給弄死了!”李呲花面色猙獰的吼道:“我恨不恨他?我想不想他死?我當然恨,當然想!但是我沒辦法,我沒有能力對付他!”

    “什麼?你說什麼?呲花哥,你是說,一個黃階初期、一個黃階後期,這兩個高手都被林逸給弄死了?”安建文瞪大了眼睛,驚恐的看着李呲花,這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頭皮都要炸開了,上面全是寒意。

    “是不是他弄死的,我不清楚,看起來像是車禍!”李呲花嘆了一口氣,平復了自己的情緒:“但是我不相信,兩個黃階高手會死於一場車禍?而且我之前讓那個黃階初期高手試探過林逸,沒有討到什麼便宜!”

    “這……”安建文這回徹底傻了眼,原本他以爲林逸只是個會點兒功夫的小魚小蝦,但是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林逸不但很強悍,而且是相當強悍!

    “所以,他要是對你構不成什麼威脅的話,就暫時先放一放吧,對你我都有好處。”李呲花苦笑了一下:“我呲花哥縱橫松山市五年,卻奈何不了一個剛來這裡的小毛頭,我委屈不委屈?但是這個可以忍!”

    安建文知道,李呲花不可能騙他,這種事情也沒有必要騙他,尤其兩人現在是合作關係了,李呲花肯定也不希望他出事情,影響合作。

    “要說威脅,倒是還真沒有……”安建文搖了搖頭:“他只是楚夢瑤的保鏢,並不是楚夢瑤的男朋友,而且根據我的調查,他有個女朋友叫唐韻,是松山市第一高中的校花之一,相貌不弱於楚夢瑤,所以他和楚夢瑤應該沒有什麼關係了……只是我忍不下這口氣!”

    “忍不下又怎麼樣?人啊就是需要忍,忍啊忍的,就習慣了。”李呲花擺了擺手。

    “我之前還想在唐韻身上下手,現在看來,倒是不可取了。”安建文說道。

    “別,千萬別!你要動了他的女人,他和你沒完沒了,就算他是黃階後期,你這輩子也別消停了!”李呲花連忙說道:“除非你的身邊,有更高一個層次的高手保護!”

    “對!你說的對,我應該換一個方式對待林逸了,既然不能做敵人,那就做朋友吧,有他在楚夢瑤身邊,等於多了一個密探,我也能隨時瞭解楚夢瑤的動向!”安建文很快的就想通了。

    “這麼想就對了。”李呲花舉了舉手中的酒杯:“來,爲我們的合作乾杯!”

    “乾杯!”安建文既然暫時找到了解決的辦法,也就不鬱悶了:“呲花哥,你最近抓來的人,明顯少了很多啊,不如最開始那兩天多了……火狼幫那邊有些供不應求啊!”

    “安少,你也知道,這松山市的乞丐、流浪漢,就那麼幾個,之前都抓的差不多了,知道消息的也都跑的差不多了,我們也是不好抓啊!”李呲花說道。

    “殘疾人呢?殘疾人應該有很多吧?他們也是弱勢羣體,抓了也不會有人關心吧?”安建文這幾天賺錢賺紅了眼,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錢,銀行賬戶的資金飛漲,讓他有些瘋狂了。

    “殘疾人也不是那麼好抓的,有些殘疾人也很有錢,家裡面也有厲害的親戚,不能隨便亂動,我們的人只能每天蹲守在棚戶區、郊區這些地方,看到殘疾人就把他們抓走!”李呲花說道:“沒關係,我在省內其他城市還是認識一些地下大佬的,我們可以找他們合作嘛!”

    “好,那這些事情就交給了呲花哥了!”安建文點了點頭,雖然他也清楚去外市直接找那些地下老大聯繫合作繞過李呲花的話會賺得更多,但是安建文人生地不熟,安家的根基在松山市,他猛然踩過界出去,很可能會被坑,還不如交給李呲花處理了。

    “恩,你放心吧,這都不是問題。”李呲花擺了擺手……

    讓林逸有所驚訝的是,安建文居然還有臉再次登門!聽到陳雨舒在房間門口叫自己的聲音,林逸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箭牌哥,安建文又來了,來找你出去吃飯的!”陳雨舒在林逸的房間門口喊道。

    “哦?他怎麼又來了?上次充氣娃娃玩兒爽了?”林逸起身走出了房間,就看到安建文笑容滿臉的坐在客廳的沙發着,似乎之前根本沒有和林逸發生過沖突一般。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