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夏天穿的衣服自然不多,鍾品亮的上身就穿了一件休閒服,脫給了馮笑笑之後,就光着膀子了,和他現在與楚夢瑤求愛的形象有些不符合,引來了圍觀同學的竊竊笑聲,鍾品亮沉着臉,怒道:“笑什麼笑?沒見過我這麼強壯的男人麼?”

    鍾品亮不說話還好,一說話,更是引來了笑聲,法不責衆,這些學生平時畏懼鍾品亮,不過在黑暗的晚上卻也分辨不清楚是誰在笑誰沒有笑,鍾品亮也不可能將他們怎麼樣。

    “瑤瑤,請讓我用煙火,對你表達愛意……嘎?”鍾品亮說完擡起頭來,想指着天空中的煙火對楚夢瑤表白,不過卻發現,煙火早已經快燃燒完畢了,之前馮笑笑來管自己要衣服的時候,正好是煙火進行的時候,只是衆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馮笑笑的身上,並沒有注意到天空中那“瑤瑤我愛你”五個大字,鍾品亮等於白費心思了!

    煙火沒了!已經放完了!鍾品亮後面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了,這沒有煙火的配合,還說個什麼?

    “你去看看,煙火還有沒有?”鍾品亮鐵青着臉對高小福吩咐道。

    高小福連忙跑到愛斯基摩樹邊上,去查看那幾株煙火,不過似乎都已經燃放完畢,沒有可以繼續燃放的了。

    高小福不死心,又用打火機去點燃放過的煙花,不過天色已暗,根本看不清楚,一不小心將樹枝當成了引線,“嗖”的一下把愛斯基摩樹給點着了。

    剛開始,鍾品亮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以爲高小福又弄了個煙花呢,不過跟着就發現不對勁兒了,這煙花怎麼不射向天空而是在樹上燃燒?

    “亮哥,不好了,我把樹給點着了!”高小福拍打了幾下沒有將火弄滅,有些急了,大聲叫了起來:“亮哥,快來幫忙啊!”

    “哈哈哈……”高小福的舉動引來了一陣的鬨笑,鍾品亮的表白煙火變成了一場鬧劇。

    “趕緊滅火!快點兒找人去接水!”鍾品亮陰沉着臉跑了過來,看了一眼自己的愛斯基摩樹,欲哭無淚。

    “喔,瑤瑤姐,我看到火樹了,但是沒看到銀花!”陳雨舒驚喜的叫了起來。

    “小舒,這種傻帽行爲,我們還是離他遠點兒吧,容易引起火災!”楚夢瑤對鍾品亮的一系列行爲表示無語,尤其是對馮笑笑的舉動有些疑惑,剛纔馮笑笑唱的到底是哪一齣?

    “等等,瑤瑤姐,我要提醒他們一下!”陳雨舒說完,好心的對鍾品亮喊道:“你把點滴瓶子砸碎,用裡面的水滅火!”

    “哦哦,對對!”鍾品亮忙不迭的點頭,然後吩咐高小福去做。

    陳雨舒嘻嘻一笑,就和楚夢瑤離開了現場。

    “小舒,你越來越壞了,點滴瓶裡面的點滴藥水纔有多少?怎麼能夠用來滅火?你簡直是坑人……”楚夢瑤說道。

    “那誰叫他相信來的,瑤瑤姐就不會被騙了,說明鍾品亮是個大傻子!”陳雨舒振振有詞的說道。

    ……………………

    第二天,馮笑笑沒有來上學,林逸倒是樂得清靜了。他不知道,此刻馮笑笑正趴在牀上詛咒着他,如果詛咒能夠殺人的話,林逸現在已經出現了各種死法。

    “林逸,你個混蛋,我要將你塞馬桶裡衝下去!”馮笑笑連上廁所都不敢坐實,屁股上面火辣辣的疼,被鞭炮炸的全是紅一塊白一塊,雖然已經塗了康神醫金創藥,不過金創藥對於外傷有着很好的療效,但是對於這種“燙傷”卻效果不是很顯著。

    “這康神醫明顯就是個大騙子,一點兒也不好使,還賣這麼貴,簡直是坑人,下次讓老孃看到他,炸平他全家!”馮笑笑恨恨的想着……

    鍾品亮也是一臉的苦相,昨天好不容易策劃的氣勢恢宏的表白節目,卻以一場鬧劇告終,這讓他有種有火發不出的感覺,破壞這場鬧劇的人是馮笑笑,他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說。

    “昨天到底怎麼回事兒?不是說將鞭炮掛在林逸的屁股上麼?怎麼變成了馮笑笑?”鍾品亮被王智峰給警告處分了,他再也不是股東外甥的身份,而變成了一個普通的自費生。

    “誰知道?我也是看到馮笑笑鬼鬼祟祟的跑到林逸那邊的,後來的情況也沒看清楚。”高小福搖了搖頭。

    “媽的,這麼好的機會浪費了,真是可惜!”鍾品亮很是不爽,握了握拳頭,又無力的鬆開來:“眼看就要畢業了,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

    “亮哥,我覺得昨天的事情雖然最後搞砸了,但是你的心意也已經表達了啊,楚夢瑤應該也知道你的心意了,所以過程不重要,關鍵是結果!”高小福分析道:“要不你找陳雨舒打聽一下,看看楚夢瑤是不是動心了?”

    “也行,也只有這樣了!”鍾品亮點了點頭。

    第一節課下課的時候,鍾品亮就給陳雨舒發了一個短信,約她在教室門口見面。

    “小亮子,你找我?”陳雨舒很爽快的就去赴約了,因爲鍾品亮對她沒有想法,不過是想打聽點兒楚夢瑤的事情。

    “嘿嘿,是啊,小舒,昨天實在不好意思,搞砸了,夢瑤後來怎麼說?”鍾品亮小心的問道。

    “瑤瑤姐啊,她沒說什麼啊,不過好像挺失望的,覺得沒什麼意思吧?”陳雨舒眨了眨眼睛,猶豫了一下說道。

    “哎,我也知道昨天肯定會讓她失望的,不過,她有沒有說什麼可以補救的辦法呢?”鍾品亮問道。

    “這個,我倒是沒問呢……對了,我想吃夜市街的炸蘑菇了!”陳雨舒伸了個懶腰:“我中午先去買炸蘑菇,回頭再幫你打聽吧,不過有可能就忘掉了。”

    “別的,那個我去買吧,不就是炸蘑菇麼,我去!”鍾品亮一聽陳雨舒的話連忙說道:“小舒,你就幫我問問有什麼補救措施就好了。”

    “那好吧……”陳雨舒點了點頭,回了教室。

    鍾品亮這些年已經不知道被陳雨舒當了多少次苦力,不過他也沒辦法,誰讓陳雨舒是楚夢瑤身邊最親近的人呢?不將陳雨舒給收買樂呵了,想要打探楚夢瑤的信息簡直就是沒門。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