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了,你上次和我說了一半,沒有說完,我想追求林逸,怎麼樣才行呀?”馮笑笑壓低了聲音問道。

    “這個……我覺得倒是也不難,老大是個心軟的人,吃軟不吃硬,事實證明,如果你態度軟點兒,多撒嬌,老大應該不會硬下心腸的不理你了。”康曉波猶豫了一下說道。

    雖然,在背後議論自己的老大有些不妥,不過馮笑笑倒是也可憐,一個女孩子,爲了心愛的人轉學來到這裡,可是卻沒有得到心上人的理解和稱讚,反倒受到了冷落,這讓康曉波也很是同情,所以纔多說了一些話。

    “哦?林逸吃軟不吃硬麼?”馮笑笑聽了康曉波的話後不由得一驚,康曉波是林逸身邊最近的人之一了,他都這麼說了,那自己之前的策略,有問題了?

    看樣子,一味的想要讓林逸出醜或者要挾他,不但起不到什麼效果,甚至有可能起到相反的效果!看樣子,要讓林逸屈服,自己真要改變一下之前的計劃了。

    “是啊,我覺得,女孩子要學會撒嬌,你看你都不會撒嬌,老大怎麼可能喜歡你?”康曉波理所應當的說道:“要知道,唐韻嫂子可不比你差,比你個頭還高一點兒呢,你要是真的喜歡老大,那你就要溫柔一些!”

    “是麼……”馮笑笑微微皺了皺眉,讓自己對林逸溫柔一點兒?對一個男生溫柔?開什麼玩笑,自己是馮笑笑耶,怎麼可能去討好男生呢?讓別人知道了,豈不是笑掉大牙?

    不行,絕對不行!尤其是撒嬌,自己哪裡會撒嬌?從來就沒有撒過嬌,自己怎麼可能撒的出來?

    可是……如果不這麼做,那林逸肯定也不會教自己飆車了……飆車真的那麼重要麼?馮笑笑有些茫然起來,之前想要找到林逸,只是因爲上次被林逸忽視了一次,有些不忿,一個小小的跟班,居然和自己這麼囂張,馮笑笑心裡面有氣,所以找林逸完全是想出一口惡氣而已,至於找他學飆車,完全是附帶條件而已!

    之前馮笑笑想來自己找林逸學飆車,他肯定不會不同意,結果卻發現,林逸根本不搭理自己!這也倒算了,馮笑笑也能忍,但是讓馮笑笑忍無可忍的是,林逸居然淋了自己一頭尿,還將鞭炮綁在自己的屁股上繫了一個死結!

    他想害死自己啊?馮笑笑真的忍無可忍了,她要報復!這不僅僅是學飆車那麼簡單了,她的心裡面已經恨死了林逸,非要林逸付出一點兒代價才能夠平息怒火。

    如此一來,康曉波的提議倒是真的有待斟酌了,關鍵是如何艹作的問題!

    就算現在馮笑笑對林逸撒嬌,讓林逸教她飆車,這在馮笑笑看來都是小事了,飆車不飆車的不重要了,她必須要林逸好看才行。

    對了……突然馮笑笑眼睛一亮,既然林逸喜歡唐韻,那麼自己就真的做一個第三者,去破壞林逸和唐韻的感情!然後讓林逸愛上自己,自己再甩掉林逸……嘎嘎,等林逸無法自拔的時候,自己告訴他真相,估計他到時候哭都來不及了吧?

    想到這裡,馮笑笑又充滿了鬥志,憑藉自己的美貌,拿下林逸還不容易麼?他和唐韻再怎麼好,也不是一個班級的。而自己和林逸,不但是一個班級的,還是同桌,這種近水樓臺先得月的便利條件,自己要是還打不贏這場愛情爭奪戰,那自己真的也太失敗了吧?

    看到馮笑笑的表情陰晴不定,一會兒喜悅一會兒嗔怒一會兒又充滿了希望,康曉波還以爲她想通了呢,於是道:“反正我和你說這些,只是看你可憐,不過你可別去破壞老大和唐韻之間的事情啊!”

    “不會啦,我只要默默的在一旁對他好,關注他就行了,不需要他喜歡我的!”馮笑笑點了點頭:“不過你要替我保密啊!”

    “這個當然可以,”康曉波笑着點了點頭,對於馮笑笑這個女孩子,他還是挺同情的。

    林逸趕到關學民的別墅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在別墅的門口停着兩輛警車,一輛是宋凌珊的地方牌照警務車,另一輛卻是楊懷軍的上次來學校接自己的時候開的警車。

    對於楊懷軍在這裡,林逸倒並不覺得有什麼稀奇,不過宋凌珊也在這裡,林逸倒是有些奇怪了,她怎麼也來了?

    按了別墅的門鈴,開門的是保姆劉媽,她認識林逸,連忙將林逸請了進來,替他拿了拖鞋,道:“關教授在書房裡面,有兩位客人,一位是您認識的楊先生。”

    “呵,我知道了,我自己過去找他們吧,另一個我也認識。”林逸對劉媽笑了笑說道。

    “好的。”劉媽聽林逸說都認識,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林逸來到書房門口敲了敲門,裡面就傳來了關學民的聲音:“是小逸吧?這麼快就到了?”

    “是我!”林逸推開門,笑着點了點頭,卻冷不丁的被一個迎上來的身影給嚇了一跳,正想躲開,不過看清了是誰之後,林逸唯有苦笑了。

    楊懷軍給林逸來了一個熊抱,哈哈大笑起來:“看我現在的身體怎麼樣了?”

    林逸翻了翻白眼:“暫時死不了,不過想恢復你以前的實力,還要等。”

    “還能恢復實力?”楊懷軍聽了林逸的話後先是一愣,隨即一喜:“鷹……林逸,你是說我還能恢復以前的實力?”

    “我什麼時候信口開河?”林逸聳了聳肩。

    不過,楊懷軍還沒說話,坐在沙發上的宋凌珊不屑的撇了撇嘴,先一步開口了:“經常的事兒!”

    “腦殘妞兒,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林逸對於宋凌珊的插話有些不滿,瞪了她一眼:“你以後少求我!就當我以前答應你的事情都是信口開河好了!”

    “楊大哥,你看啊,他欺負人!”宋凌珊委屈的看向了楊懷軍,可憐巴巴的說道。

    “嗄?!”林逸驚呆了,宋凌珊……也有小女孩兒的一面?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