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鄒天迪這時候也不怕得罪李呲花了,反正兩個人以後最多是關係惡化一些,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鄒天迪霍然站起身來:“呲花哥,這事兒我做不了,您還是另請高明吧,不好意思了!”

    說着,鄒天迪也不多廢話了,拉着鄒若明轉身就走。他現在害怕的是,萬一林逸知道了他有意和李呲花密謀去拆遷唐韻家,林逸來找他麻煩怎麼辦?

    鄒天迪心中暗叫倒黴,早知道就不來了,這事兒鬧的!

    看着鄒天迪父子莫名其妙消失的背影,李呲花皺了皺眉:“什麼玩意兒呢!有毛病吧?找你們是看的起你,有錢不賺就算了!”

    “呲花哥,我聽他們剛纔提到了一個什麼名字,可能是他們認識的人吧?”蘇膠囊說道。

    “不管他們了,你把鍾發白叫來吧,時間不等人,兵少馬上就來了,我們得在他來之前將地產公司給運作起來!”李呲花說道:“對了,金古邦那邊怎麼樣了?”

    “他自己出資註冊了一家地產公司,並且準備將股份全部送給兵少!”蘇膠囊說道。

    “還算他醒目,股份給他自己留百分之十吧,然後讓他留在地產公司任總裁吧。”李呲花想了想說道:“兵少也不過是玩玩兒,還得有人幫他打理公司才行。正好和鍾發白是親戚,用起來也方便。”

    “好的,我一會兒就去和金古邦說一下。”蘇膠囊點頭先去給鍾發白打電話去了。

    鍾發白倒是沒有鄒天迪那麼多顧忌,金古邦倒了,他正想再找個靠山呢,一聽李呲花有意招安他和金古邦運作這個地產公司,而且還是爲幕後老闆的子侄運作,鍾發白想都沒想的就答應了下來……

    ……………………

    私人水上飛機因爲規格的緣故,沒有行李艙,所以不能辦理託運,一些危險品都不允許帶上飛機,在經過安檢之後,班級同學在劉老師的組織下登上了飛機。

    很多同學都是第一次坐飛機,目光中充滿了新奇和興奮,即使坐過飛機的,也沒有坐過這種水陸兩棲飛機,所以無論是誰,都十分的興奮。

    這種小飛機,前面還好些,靠近尾部的座位顛簸的會很厲害,好在班級的人坐上去之後,只是將前幾排坐滿了而已,後排只是放了一些行李。

    鍾品亮和高小福正準備坐在最前面的豪華座椅上,第一排的空間是很寬闊的,一共有四個位置,兩個留給了楚夢瑤和陳雨舒,另外兩個是鍾品亮自己的。

    鍾品亮和高小福放好行李剛要坐下,卻被身後的人給推了一個趔趄,差點兒沒摔地上去:“讓開一點兒,別擋路。”

    說話的是林逸,此刻他已經坐在了最前排原本屬於鍾品亮的位置上。而馮笑笑則是跟着林逸走了過去,坐在了高小福的位置上。

    鍾品亮的臉頓時綠了,他想趕走林逸,又不敢,想要趕走馮笑笑,也不敢!正當他臉色陰晴不定,不知道怎麼辦好的時候,陳雨舒卻開口了:“小亮子,瑤瑤姐說了,她喜歡勇敢的男生,只有坐在飛機尾部面不改色心不跳纔是最勇敢的!”

    陳雨舒自然也不想鍾品亮坐在前排,她還想看看林逸和馮笑笑一會兒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所以隨便找了個藉口將鍾品亮攆走。

    “是……是麼?”鍾品亮一聽陳雨舒的話,頓時找到了臺階下了:“小福,那我們就坐在最後面吧,第一排只是給膽小的男人預備的!”

    第一排就只有林逸一個男人了,所以鍾品亮這話自然是針對林逸而說的,不過他說完就有些後悔了,自己這不是嘴賤麼?沒事兒說這個做什麼?

    看見林逸似乎沒有想找自己麻煩的意思,鍾品亮才鬆了一口氣,和高小福快步的走到了機艙的尾部,然後在最後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因爲是私人低空飛機,所以與民航客機不會有太大的衝突,登機後沒多久,飛機就緩緩的起飛了。

    之前鍾品亮和高小福都沒做過這種小型私人飛機,還以爲機艙尾部和普通民航客機差不多呢,但是沒想到,一飛起來鍾品亮才知道有多難受!

    這位置要多顛簸有多顛簸,鍾品亮的臉色頓時變得白的可怕,而一旁的高小福也好不到哪兒去……

    “亮哥,要不咱們坐到靠前一點兒的位置吧,這也太難受了吧?”高小福有些受不了了。

    “要去你自己去吧,我要是去了,楚夢瑤得怎麼看我?不得認爲我是懦夫啊?”鍾品亮雖然也很難受,不過卻一直在咬牙堅持,話已經放出去了,要是退縮不是成笑柄了麼?

    雖然鍾品亮的笑柄已經不少了,但是他自然也不希望笑柄變得更多,現在還能咬牙堅持,那就堅持吧,鍾品亮只希望趕緊到達繽紛市的海濱浴場。

    鍾品亮不走,高小福也不好走了,只能在一旁忍着。他是第一次坐飛機,沒有什麼經驗,自然比鍾品亮還要差……

    林逸也不理馮笑笑,不論她說什麼,林逸回答的都是“哦”,“是吧?”這類無意義的詞語,讓馮笑笑很是鬱悶。

    “小舒,你說馮笑笑到底要幹什麼?”楚夢瑤也發現了馮笑笑這幾天的不對勁兒。

    “不知道喔,不過我覺得她是愛上箭牌哥了吧?不然爲什麼總對箭牌哥示好啊?”陳雨舒吃着零食,含糊不清的說道。

    “看上林逸?怎麼可能,她不是要找林逸麻煩麼?”楚夢瑤皺了皺眉,心中冷哼,林逸也不是什麼香饃饃,會有人看上他?

    “瑤瑤姐,你吃醋了?”陳雨舒笑嘻嘻的問道。

    “我?我吃什麼醋,和我有什麼關係。”楚夢瑤哼了一聲,不以爲然的說道。

    “沒關係麼?我還想去監聽一下他們兩人說話呢,既然這樣,那就算了吧。”陳雨舒說着,又吃起了零食。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