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馬上馬上!”鍾品亮一聽楚夢瑤要另請高明,立刻就急了:“小福,你早上沒吃飯麼?再加把勁兒了!”

    “吃了,又吐了啊……不是,沒吐,拉了!”高小福說道。

    “……”鍾品亮臉色一黑,頓時有些尷尬,這傢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拉了,自己不也拉了?還拉褲兜子了?怕陳雨舒再嘲笑他,鍾品亮道:“別廢話,趕緊使勁兒搖!”

    說着,鍾品亮也加大了吹氣兒的力度,“呼呼”的對爐子裡的木炭吹氣兒。

    “好!我拼了!”高小福一咬牙,再次加快了手搖的速度,“砰”的一聲,爐子裡噴出了一道火光,鍾品亮“嗷”的一聲慘叫,傳來了一股烤豬毛的味道。

    鍾品亮的頭髮被燒焦了,臉上也被燒的黑了一塊,好在那火苗只是一瞬間的,不然鍾品亮的麪皮估計都能燒掉了。

    “小福,你搞什麼!”鍾品亮急了:“你想燒死我啊!”

    “亮哥,不是你讓我快點兒的麼?”高小福苦着臉說道。

    鍾品亮也不好再說什麼了,的確是自己讓高小福快點兒的,於是黑着臉道:“那你繼續吧,剛纔的成果不錯,我看我們馬上就要點着爐子了!”

    “好!那再加把勁兒!”高小福點了點頭,一聲吼,又開始搖起了助力杆兒。

    不過,這次鍾品亮可不敢離得太近了,只能遠遠的吹氣兒,效果自然就差了好多,高小福搖的比之前還快,可是沒有鍾品亮的幫助,那火苗死活也起不來了。

    “啪”的一聲,高小福突然摔了一個大屁蹲,“哎呦”一聲坐在了地上,幸虧是沙灘上,不然的話肯定會摔得夠嗆。

    “你怎麼搞的?”鍾品亮氣得夠嗆,本來想在楚夢瑤面前表現一下的,不過卻連連出問題,不是這裡搞砸了就是那裡出意外了。

    “折了……亮哥,手柄折了……”高小福哭喪着臉舉着手中的搖桿。

    “折了?”鍾品亮氣得火冒三丈,高小福買的這是什麼破爛啊,簡直是丟人來了!

    “哎,你們兩個太不靠譜了!”陳雨舒看了一眼鍾品亮和高小福,失望的搖了搖頭,一轉身,卻看到林逸那邊已經升起了裊裊炊煙,頓時開心道:“我去找別人了,你看人家都已經生好火了!”

    說完,陳雨舒就跑了,鍾品亮卻皺起了眉頭,因爲在那邊火堆旁的人,竟然是林逸!

    “亮哥,飛機上不是不讓帶火源麼?他從哪兒弄來的火啊?”高小福有些奇怪的問道。

    “對啊!飛機上不讓帶火源,他一定是私下裡帶的,我們去舉報他!”鍾品亮點了半天火沒點着,生了一肚子氣,看到陳雨舒帶着楚夢瑤跑到了林逸那邊,頓時有些急了:“走,我們找他去!”

    林逸從海里面摸了幾個蜆子和螃蟹,準備烤了吃,他對鯊魚肉沒什麼興趣,所以自己單獨一夥,弄了點兒樹枝生了個火堆,準備烤蜆子吃。

    林逸平時除了康曉波之外,很少和班級裡其他人說話,所以對於林逸的不合羣,也沒有人會覺得有什麼不妥。

    “老大,我又抓了不少海蜆子,你看夠不夠?”康曉波將用衣服兜住的海蜆子放在了林逸身邊的沙灘上。

    “我們兩個吃的話,差不多夠了。”林逸看了一眼說道。

    “還有我啊!”馮笑笑有些急了:“我也想吃!”

    “想吃自己撈去!”林逸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這妞兒以爲她是誰呀?還想不勞而獲?

    “哦……”馮笑笑有些委屈的站起身來,向海邊走去。心裡面很是不忿,林逸幹嘛對自己態度這麼惡劣?他就不能態度好點兒麼?

    到了海邊,一看之下馮笑笑更加的鬱悶,淺水區的海蜆子幾乎都被康曉波給摸走了,看來只能去稍微深水一點兒的地方去摸了。

    好在馮笑笑並不是不會游泳,只是之前想讓林逸教她,所以才說不會水的,往深一點兒走倒是也不怕會有危險。

    “老大,你怎麼一點兒也不憐香惜玉啊!”康曉波都爲馮笑笑叫屈,要是有個美女在旁邊想吃烤蜆子,康曉波樂不得給烤給她吃。

    只是現在,馮笑笑追的是林逸,康曉波也沒辦法去獻殷勤,而且林逸也不會同意康曉波去獻殷勤的。

    “林逸!你從哪兒搞來的火源?”鍾品亮憋了一肚子氣,而且覺得現在是自己佔理,飛機是自己找來的,所以他有資格質問林逸,於是也就理直氣壯起來。

    林逸皺了皺眉,擡頭看了一眼鍾品亮,淡淡說道:“關你鳥事兒?”

    “你……”鍾品亮頓時氣得不輕,他是來興師問罪的,卻不想林逸一句話就給他頂了回去。但是這個時候鍾品亮自然不會示弱,指着林逸喝問道:“飛機上不讓帶火源,你居然帶着火柴和打火機,你是不是想置我們全班同學的安全於不顧?你信不信我能報警把你抓起來?”

    鍾品亮一下子將林逸的做法上升到了全班同學安全的高度,之前圍觀的一些覺得鍾品亮有些囂張跋扈的同學此刻也都站在了鍾品亮一方!是啊,你帶着火源,不是坑了大家麼?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帶着打火機和火柴了?”林逸冷笑了一聲:“我看你是沒事兒找事兒吧?”

    “你沒有火源,怎麼生的火?”鍾品亮篤定了林逸肯定是用火源生的火,不然的話,他身旁沒有任何生火設備的。

    “我老大是鑽木取火!”康曉波不幹了,這鐘品亮張口就誣賴林逸是用打火機或者火柴生的火。

    “鑽木取火?”鍾品亮一愣,隨即就大笑了起來:“有沒有搞錯啊,鑽木取火,你怎麼不說用放大鏡點着的?”

    “你小學沒學好吧?不知道鑽木能取火?”康曉波翻了翻眼睛,懶得搭理鍾品亮了。

    “那你再鑽一個我看看!你要是鑽不出來,我就報警!”鍾品亮氣急敗壞的吼道。

    “箭牌……喔不……林逸,你給他表演一下!”陳雨舒可是見過林逸的鑽木取火,所以她立刻叫了起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