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給馮笑笑打了包,吳臣天去結賬,不過拿到賬單後,頓時有點兒嚇傻了!

    “這……這是多少錢?”吳臣天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手中的賬單。

    “先生,您一共消費了一千五百零三萬七千元,零頭當做折扣好了,收您一千五百萬整。”服務生微笑着說道。

    “一千五百萬?”吳臣天有些不相信自己一頓飯就花了五百萬,不過看到賬單上寫着的,那些招牌菜每一道都是萬元打底,貴的高達三四十萬,而且那單頭鮑魚也不便宜,最便宜的恐怕就是他點的那一瓶八二年的拉斐了!

    不過,吳臣天看完菜單,還是有些疑惑:“你們是不是算錯帳了?這才加一起才五百萬多一點兒,怎麼冒出來一千萬了?”

    “先生,餐桌上的花瓶被您捏碎了,花瓶的價值是一千萬的。”服務生不疾不徐的解釋道。

    “嘎?一個花瓶一千萬?”吳臣天嚇了一大跳。

    “是的,先生,花瓶上鑲嵌了六顆四克拉的鑽石,而花瓶整體是純金製作,一千萬只是成本價格的。”服務生微笑着說道:“我們都有權威機構的鑑定證書,先生要不要看一下?”

    吳臣天有些欲哭無淚,這也太黑了點兒吧?不過他也知道,這種高檔地方,不可能是故意宰他,說多少錢就是多少了。

    而且,四克拉的鑽石,一顆裸鑽的價格大概就是一百萬以上了,所以六顆四克拉的鑽石,加上黃金的花瓶,一千萬的價格倒是真的不貴!

    居然被自己一下子給捏碎了,而且還送給了馮笑笑!這讓他快瘋掉了!這裝B的成本也太大了吧,看來,以後還是不能隨便裝啊!

    吳臣天看到林逸和馮笑笑以及蕭家兄弟、康照龍他們已經走了過來,也只能收起了肉痛的表情,故意大聲說道:“咱們幾個人吃的也不多啊,吃了這些東西,才花了一千五百萬,這家店可真便宜呀真便宜!”

    蕭家兄弟頓時一愣,心道這吳家和自家果然不一樣啊,人家吃頓飯就花一千五百萬,還嫌少呢,果然是不同凡響啊!

    “啊,臣天哥,你可真有錢啊!”馮笑笑聽後頓時讚歎道:“有很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一千五百萬,你一頓飯就花了一千五百萬還覺得不多,可真是太帥了!”

    “那是啊!這些錢,在我們世家子弟的眼中,根本就不算什麼的!”吳臣天現在裝B已經形成了習慣,無時無刻不在裝,所以這話是順口就說了出來。

    “那我再要一份兒紅燒魚翅打包好不好?我當時想點來的,不過怕花錢多就沒敢要……”馮笑笑可憐兮兮的看着吳臣天說道:“我真想嚐嚐魚翅是什麼味道呀!”

    “呃……好,沒問題!”吳臣天滿頭冒冷汗,他家可不比其他經商的世家,吳家一年的收入,也不過幾千萬,好的時候才能上億,而且需要支撐吳家的整個開銷。所以他們小輩每年幾十萬的零花錢就到頭了,他這一頓飯就花了一千五百多萬,要是被爺爺吳功高知道了,肯定得氣死!

    但是,不告訴的話,他還真拿不出這些錢來。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了,先給馮笑笑要了一份兒魚翅,打包後打發她離開了,才愁眉苦臉的站在吧檯前想辦法。

    此刻蕭家兄弟也被吳臣天打發的先下樓去了,吳臣天才猶豫着給爺爺撥通了電話。

    “喂?爺爺麼,我是臣天啊!”吳臣天小心的說道。

    “什麼事情?我正忙着,有事快說!”吳功高之前在馮天龍那裡憋了一肚子氣,也沒有地方發泄!當然,這還不算什麼,他去找女婿劉天翼,想看看能不能從他手中將延年益壽排毒丹弄過來,可是沒想到的是,女婿一口咬定是給劉振虎治病用的,不能讓給他,這讓他即是鬱悶又是沒面子。

    所以,連平時最喜愛的孫子打來電話,他心情依然是很不好。

    “爺爺,我在飯店吃飯,錢不夠了……”吳臣天弱弱的說道。

    “錢不夠你去吃個毛?你去之前想什麼來的?”吳功高哼了一聲:“你不是帶信用卡了麼?那地方不能刷卡?”

    “不是的……信用卡有限額,不夠……”吳臣天心虛的說道。

    “不夠?你花了多少錢不夠?那信用卡不是限額二十萬呢麼?”吳功高的聲音立刻提高了八度。

    “一千……一千……”吳臣天有些害怕了,爺爺可是第一次跟他這麼發火。

    “一千塊?你的信用卡連一千塊都刷不了了麼?你平時怎麼花的?”吳功高大怒,這吳臣天居然把信用卡給刷爆了。

    “不是一千塊……”吳臣天有些膽怯了,二十萬爺爺都已經如此惱火了,自己要是說花了一千五百萬,不得暴跳如雷啊!

    “不是一千塊是多少?”吳功高哼道:“你小子都不夠丟人的,吃了一千塊的東西都沒錢付賬!真是丟了我們吳家的臉面!”

    “是一千五百萬,爺爺……我花了一千五百萬……”吳臣天咬了咬牙,這事兒怎麼都得說,拖着也沒用。

    “什麼?你說什麼?”吳功高聽了吳臣天的話,一時有點兒反應不過來了:“你說你花了多少錢?”

    “一千五百萬……”吳臣天重複道。

    “……”電話那邊,吳功高直接沒了聲音。

    “爺爺?爺爺?”吳臣天有些疑惑的叫了幾聲,可是那邊什麼回答都沒有。

    剛喊了沒兩聲,電話那邊就傳來了一陣的嘈雜聲,然後是劉天翼的聲音:“爸,您怎麼了?怎麼突然暈倒了?”

    這邊的吳臣天嚇了一跳,爺爺暈倒了?趕緊衝着電話喊道:“爺爺?爺爺!”

    不過,電話那邊除了吵雜聲,什麼都沒有了……

    吳臣天只能無奈的掛斷了電話,有些焦急的看向服務生:“能不能先欠着?我沒帶錢,我爺爺暈倒了,我得回去看看……”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裡不賒賬的!”服務生依然恭敬的說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