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福伯自然不是真的相信了鍾品亮所說的話,在福伯看來,鍾品亮十有**是瞎胡編的,他和楚夢瑤的關係根本不可能如他所說的那樣。但是此刻楚夢瑤的電話關機,陳雨舒也聯繫不上,鍾品亮作爲關鍵人物,必須要控制起來再說!

    於是,福伯靜靜的發動了車子,然後對鍾品亮說道:“楚先生現在還在公司,不過我要先打個電話確認一下。”

    “沒問題,你打吧!”鍾品亮現在已經吃定了福伯不可能將他怎麼樣,所以也不在乎!就算是提前通知了楚鵬展那又如何呢?反正早晚都要見到楚鵬展的。

    福伯點了點頭,撥通了楚鵬展的電話。

    楚鵬展這幾天可謂是順風順雨,公司沒有了金古邦,也沒有了謝廣波,林逸這個第二大股東又全權委託楚鵬展一切決策權,於是乎無論董事會也好,股東大會也好,全都變成了楚鵬展的一言堂!

    沒有哪個小股東還敢不識擡舉的跳出來和楚鵬展作對!因爲金古邦和謝廣波的下場擺在那裡呢,誰也不願意成爲下一個目標。

    楚鵬展此刻正在召開股東大會,沒有一個人敢在會上打開手機,當然楚鵬展自己除外,也沒有人敢說什麼。

    看了一眼來電的號碼,楚鵬展接起了電話:“李福,有什麼事情麼?我正在召開股東大會。”

    “楚先生,鍾品亮先生要見您。”福伯沒有說那些廢話,直接進入了主題:“小姐應該在他的手中。”

    “什麼?瑤瑤在鍾品亮的手中?”楚鵬展一愣,沒想到鍾品亮居然如此大膽,敢綁架楚夢瑤!這一陣子,楚鵬展漸漸習慣了自己的權威,此刻聽到有人敢打他女兒的主意,立刻就憤怒了。

    福伯想要解釋一下,不過鍾品亮卻在一旁搶過了電話:“還是把電話給我把,我和楚伯伯說!”

    福伯也沒有堅持,直接將電話給了鍾品亮,因爲事實上,福伯也沒有弄清楚鍾品亮到底將楚夢瑤怎麼了。

    “楚伯伯,我是鍾品亮啊!”鍾品亮禮貌的接過了電話,努力的讓自己的語氣恭敬一些,在他看來,楚鵬展馬上就是他的岳父了。

    “鍾品亮,瑤瑤在哪裡?”楚鵬展沒有心思和他寒暄,語氣中已經帶有了寒意。

    “楚伯伯,瑤瑤已經同意做我女朋友了,今天我們剛確定了身份,她正在我家裡休息呢!”鍾品亮說道:“我尋思過來和楚伯伯研究一下我們兩人訂婚的事情!”

    “瑤瑤同意做你女朋友?”楚鵬展一愣,皺起了眉頭:“你現在到我公司來吧。”

    楚鵬展沒有表達出自己的懷疑來,因爲有些事情在電話裡也說不清楚,他要見到了鍾品亮之後再做定奪。他現在還沒有弄明白鍾品亮玩兒的這是哪一齣。

    “好的,我這就過去!”鍾品亮看楚鵬展沒有直接懷疑他,而是讓他去公司談談,還以爲楚鵬展相信了他的話呢,頓時大喜,掛斷了電話對福伯命令道:“聽到了麼?楚伯伯讓你帶我去公司。”

    “好的。”福伯也不多話,收起了手機,將車子調轉了一個方向,向鵬展集團駛去。

    看着鵬展大廈雄偉的屹立在路邊,鍾品亮的心情是無比的好,自己就要成爲了楚鵬展的女婿了,而楚鵬展沒有兒子,這麼說來,這諾大的家業,以後就成了自己的了?想到這裡,鍾品亮心中更是盤算起來,一會兒見到楚鵬展,無論如何也要打動他,讓他接受自己這個女婿!

    楚鵬展本來正在開會,不過聽到女兒出了事情,也沒有心思開會了,匆匆的結束了會議,回到了辦公室。

    其實,從心裡面,楚鵬展是不太相信鍾品亮的話的,女兒要是能看上鍾品亮,恐怕早就看上了,也不會等到現在!而鍾品亮所謂的楚夢瑤已經答應做他的女朋友,簡直是一派胡言。

    不過讓楚鵬展納悶的是,福伯怎麼可能也陪着鍾品亮鬧呢?那麼原因也許只有一個,那就是女兒失蹤了!福伯是去學校接女兒放學的,一定是因爲沒接到女兒,而等到了鍾品亮。

    想到這裡,楚鵬展先給楚夢瑤和陳雨舒分別打了一個電話,當聽到裡面全部傳來關機的聲音後,楚鵬展也確定了之前的猜測。

    經過了這次公司的風雲變幻,楚鵬展比往曰多了些許沉穩,心裡面雖然焦急,但是卻也沒有表露出來,靜靜的坐在辦公桌前,等着鍾品亮上門。

    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福伯帶着鍾品亮來到了楚鵬展的辦公室。

    “楚伯伯,您好!”鍾品亮可謂是做足了禮數,直接給楚鵬展鞠了一躬,像極了女婿上門。

    “鍾品亮啊,坐吧。”楚鵬展淡淡的對鍾品亮做了個請坐的手勢,然後對福伯道:“倒點兒茶。”

    “哪能麻煩福伯呢,我自己來就行了!”鍾品亮心中大喜,難道楚鵬展是打算接受自己了?不然福伯是什麼身份?怎麼能讓他親自給自己倒茶呢?福伯的身份,鍾品亮自然通過舅舅也瞭解過,那可是公司裡面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雖然只是個司機,但是卻是楚鵬展的心腹,一般員工哪裡敢讓福伯去倒茶?福伯可是隻爲楚鵬展和楚夢瑤服務的!

    而此刻楚鵬展讓福伯給自己倒茶,那就代表自己也被楚鵬展認可了,成了他的女婿了?鍾品亮興奮的想着,自己還什麼話都沒說呢,他就相信自己了?

    正高興着呢,只聽楚鵬展冷冷的說道:“你綁架了我女兒?”

    “嘎?”鍾品亮正要接過福伯遞來的茶水呢,頓時嚇了一大跳,手中的茶杯掉到了地上,“啪”的一聲摔得粉碎:“楚伯伯……您不要亂說,我……我怎麼可能做出那些違法犯罪的事情?”

    “是麼?那我女兒呢?”楚鵬展目光冷冽的看向鍾品亮,讓鍾品亮嚇得一激靈,似乎這眼神能夠刺透他的心靈,讓他低下頭去,不敢與楚鵬展的目光直視。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