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再說話,會更渴!”楚夢瑤提醒道:“你還是閉上嘴巴的好。”

    “喔……瑤瑤姐,我的嘴脣都裂了,你有脣膏麼?”陳雨舒還是說着話。

    “沒有!”楚夢瑤說道:“告訴你不要說話,你怎麼不聽?”

    陳雨舒這才閉上了嘴巴,兩個人困了睡,餓了醒,時差也變得亂七八糟,再次睜開眼睛,貓眼裡的光亮已經沒有了,顯然是已經到了晚上。

    “瑤瑤姐,我真的要死啦,你說箭牌哥是不是沒有收到短信啊!”陳雨舒有些絕望了。

    “不會的,肯定能。”楚夢瑤也是有些心慌,但是還是要強作鎮定的樣子。

    “不能了,我知道我們要死了,瑤瑤姐,我堅持不了了……”陳雨舒閉上了眼睛。

    “小舒乖,林逸肯定會來的。”楚夢瑤也是有些心虛的安慰道。

    “他來了,你讓他把我的屍體抱回去,我不想曝屍野外……”陳雨舒喃喃說道。

    “……”楚夢瑤滿頭的黑線:“小舒,不能亂說話!”

    “如果他不嫌棄,可以在我的屍體上XO一下,讓我死了也能感受一下做女人的滋味……”陳雨舒顯然已經餓迷糊了,說話已經沒有了條理,開始語無倫次起來……

    林逸沒有直接讓福伯將車開到雙燕山,而是回了一趟別墅,將威武將軍給帶了過來。

    看到威武將軍,楚鵬展和福伯的眼中都露出了讚賞的目光!他們之前卻沒有想到用這個方式,還是林逸比較細心。

    到這雙燕山腳下,林逸和福伯下了車,就向山上走去,就連楚鵬展,也下車跟了上來。

    林逸不認爲鍾品亮將兩人囚禁在度假村裡面,如果兩人在度假村裡,不可能不呼救,就算被綁住手腳嘴裡塞進棉花,也有打掃房間的服務員可能闖進去,這種做法危險係數太高!只要鍾品亮不是傻子,應該不會做出這種蠢事來。

    所以林逸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其他的地方,有楚鵬展和福伯去度假村尋找就足夠了,林逸則是直接的繼續上山。

    站在山上的岔路口,林逸停住了腳步。上山的遊客不少,但是要說往岔路的方向走的,應該不會太多!因爲山上雖然是景區,但也難免有一些草爬子、草蛇之類的東西,尤其是夏天,誰也不會兒沒事兒往這種危險的地方走。

    林逸俯身看了看岔路草叢上的痕跡,應該是近期有人走過的,仔細分辨之下,應該不只有一個人。

    林逸將抱着的威武將軍放在了地上,這一路上威武將軍可是嚇得不輕,它不知道林逸抱着它要幹什麼,不會是要宰了它吧?想要逃跑,又覺得跑不過林逸,也只能顫顫巍巍的等着即將發生的事情。

    可是,現在林逸一把它放在地上,它就嗅到了楚夢瑤這個女主人的味道,在它看來,林逸還是很怕楚夢瑤的,所以只要找到楚夢瑤,尋求她的庇護,那林逸就不能將它怎麼樣了!

    於是,也不用林逸做什麼,威武將軍就主動尋着楚夢瑤的味道找了起來,一直來到山洞口,那扇防盜門前,威武將軍還沒找到楚夢瑤,頓時有些沒轍了。

    不過威武將軍不認識防盜門,林逸卻是認識的,一看到防盜門,立刻就明白這裡應該就是楚夢瑤和陳雨舒的囚禁之地了!而林逸耳朵又好使,剛一進入山洞,就聽到了陳雨舒在那裡喃喃自語,差點兒沒一頭栽倒在地上!

    林逸滿頭的黑線,陳雨舒的想法還真是給力啊,自己也沒有什麼變態嗜好,跑她屍體上去XO?

    林逸乾咳了一聲,敲了敲防盜門:“瑤瑤,小舒!”

    “喔,瑤瑤姐,我真的要死啦,我出現幻覺了……我好像聽到箭牌哥的聲音了。”陳雨舒仍然迷迷糊糊的說道。

    “林逸?是你麼?”楚夢瑤雖然又餓又渴,不過腦子卻很清醒,聽到林逸的聲音,頓時驚呼起來!她像是一個在黑暗中的人看到了曙光一般,整個人一下子輕鬆興奮了許多:“小舒,是你的箭牌哥來救你了……”

    “唔……瑤瑤姐,你騙人,我出幻覺了……”陳雨舒說完,忽然猛地坐起身來:“真的麼?我不是幻覺?”

    林逸看了一眼防盜門,這時候也沒有外人,也顧不得暴露實力了,擡起一腳踹了上去,防盜門直接就被踹得變了形,這還是林逸保留了很多的力氣,不然他怕一腳將門踢飛,傷到兩個小妞。

    聽到防盜門上傳來的巨響,陳雨舒終於也清醒了:“箭牌哥?”

    “是我……”林逸又踹了幾腳,將防盜門徹底的給踹掉了,走進了山洞來:“你們還好吧?”

    “嗚嗚……”楚夢瑤喜極而泣,在這裡這段時間,她不知道怎麼熬過來的,雖然也很害怕,但是卻知道她要是也自暴自棄,陳雨舒恐怕就堅持不住了,所以她一直咬牙挺着,等到林逸來了,她終於忍不住了,將自己的感情發泄了出來。

    “對不起,我來晚了。”林逸拉住了楚夢瑤的手,輕輕的撫摸着楚夢瑤的後背:“不哭了,我們現在就回家。”

    陳雨舒這時候,卻突然的拉起林逸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啊!你幹什麼?”林逸吃痛,瞪着眼睛看着陳雨舒。

    “喔,不是做夢啊,我還以爲是做夢呢!箭牌哥你真的來了!”陳雨舒一改之前的無精打采,興奮的臉色也恢復了一些紅潤。

    “我可不是來了,我可是害怕和屍體XO!”林逸被陳雨舒咬的生疼,心裡面惱火,這小妞怎麼不咬她自己?拿自己當實驗品?於是忍不住揭了她的短。

    陳雨舒一愣,頓時瞪大了眼睛:“你都聽到了?”

    “除非我耳背。”林逸無語。

    楚夢瑤卻是大笑了起來,這小舒,也夠能出醜的了,這話都被林逸聽到了,臉都丟盡了!

    “行了,沒什麼事兒,我們趕緊下去吧,楚伯伯和福伯還在下面等着。”林逸站起了身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