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呃……不太像。你好像是靈魂一樣的存在……”林逸還真不知道焦牙子是一種什麼形式的存在,理論上來說,他已經不是人了。

    “恭喜你,答對了。”焦牙子點了點頭:“我是鬼,你害怕麼?”

    “……”林逸有些無語。

    這一次突破不知道用了多少時間,不過林逸卻猛然聽到房間外面傳來了腳步聲,林逸嚇了一跳趕緊從玉佩空間中回到了現實。一看牀頭上的鬧鐘,居然已經六點半了,每天這個時間自己早就起牀了,今天因爲突破的緣故,耽誤了一段時間。

    林逸穿上衣服,推開了門,卻看到楚夢瑤和陳雨舒正在廚房餐廳那邊嘀嘀咕咕。

    “箭牌哥今天怎麼沒有準備早餐呀?”陳雨舒一手摸着她的小腹,一手在餐桌上找來找去:“是不是做好了藏起來了?”

    “好了小舒,林逸還沒有起牀,他趕回來救我們,這兩天也夠累的,讓他多睡一會兒吧,我們去學校裡吃早餐。”楚夢瑤搖了搖頭說道。

    “喔,瑤瑤姐,你心疼箭牌哥啦?”陳雨舒微微一愣,隨即有些驚奇的看向楚夢瑤。

    楚夢瑤臉色一紅,咳嗽了一聲道:“我心疼什麼?他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們總要對他好一點兒才行!”

    “喔,好吧。”陳雨舒點了點頭:“可是學校的早餐不好吃,應該叫楚叔叔換一個食堂經理!”

    “那個經理好像是我家的一個親戚,換不了吧……”楚夢瑤說道:“好了,反正快畢業了,也吃不了幾次了。”

    林逸站在房間門口,嘴角微微露出笑意來,呵,大小姐還是如此,總是背後關心人,表面卻是冷冰冰的樣子。

    “時間還早,我弄點兒吃的給你們。”林逸走出了房間來,向廚房走過去。

    “你……你醒了?”楚夢瑤嚇了一跳,瞪大了眼睛,自己剛纔的話,豈不是被林逸聽到了?楚夢瑤覺得有些害羞,兇巴巴的看着林逸:“你怎麼一點兒聲音都沒有?想嚇死人麼?”

    “呵……”林逸也沒有說什麼,就去廚房忙碌着。

    自從自己住進了別墅裡,福伯就買來了很多半成品放在別墅的冷櫃裡,林逸打開冷櫃,就看到有速凍的小籠包,拿出來一袋放入了蒸籠,然後從冰箱的保鮮格里取出了一些新鮮的黃花菜和金針菇,洗乾淨切成段,然後倒入花椒油、鹽、糖、辣椒,攪拌均勻,就變成了一疊可口的鹹菜。

    而那邊,小籠包也好了,林逸快速的撿出鍋,然後和鹹菜一起擺在了餐桌上面,道:“好了,開飯了。”

    “哇,不愧是箭牌哥,好厲害喔!”陳雨舒早就餓了,伸手就去抓包子。

    “小舒,你怎麼可以這麼吃?你剛纔尿尿,都沒有洗手?”楚夢瑤阻止道。

    “呃……沒尿到手上好像……”陳雨舒有些臉紅。

    “好像?”楚夢瑤問道。

    “呃……就一點點,擦拭的時候弄手上了……”陳雨舒吐了吐舌頭。

    “那你還不快去洗手?”楚夢瑤瞪了她一眼。

    “那這個包子……給你吧,瑤瑤姐。”陳雨舒要將手中的包子給楚夢瑤。

    “我纔不要!”楚夢瑤連連擺手。

    “箭牌哥,那送給你了!”陳雨舒將包子放在了林逸面前的盤子裡。

    “……”林逸頓時一頭的黑線。

    等陳雨舒洗完手回來,林逸還盯着面前的包子無語中。林逸倒不是嫌棄陳雨舒,相反心裡倒是有點兒異樣的興奮感,只是林逸的惡趣味並不濃,下不去手,更下不去口。

    “扔了吧。”楚夢瑤看了林逸一眼,說道。

    “我不餓,你們吃吧。”林逸嘆了口氣,跟陳雨舒住在一起,就得拿出鍛鍊人的勇氣。

    陳雨舒似乎剛剛意識到林逸的不妥,看着林逸,又看了看林逸面前的包子,頓時哈哈笑了起來:“哈哈……箭牌哥,我剛纔拿包子的是左手,上廁所的是右手……”

    說着,陳雨舒就把林逸面前的包子拿了回來,大咬了一口,吃的特別香……

    林逸和楚夢瑤對視了一眼,都看出對方眼中深深的無奈……

    吃完早飯,福伯來接楚夢瑤和陳雨舒上學,林逸則是開着自己的破面包。剛剛突破黃階晉級玄階,林逸的心裡還是很爽的,玄階高手,在世俗界,恐怕已經很少見到了吧?下次見到吳功高,也不怕他了。外家高手,始終比內家高手要差上一些,雖然差的不多,但是終究還是有差距的。

    林逸心中正歡樂呢,一轉頭,卻是嚇了一跳!因爲,本來只有一個人的麪包車裡,副駕駛位置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坐上來一個老頭!老頭的打扮很時尚,T恤衫,牛仔褲,太陽鏡大背頭。

    “臥槽!”林逸嚇的一腳剎車將車子停在了路面:“你是誰?”

    這老頭怎麼上車的,什麼時候上車的,林逸一點兒察覺都沒有!本來還爲自己晉級爲玄階初期而沾沾自喜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貧僧墨空文。”老頭對林逸點了點頭:“無量壽佛。”

    “無量壽佛?你是道士還是和尚?”林逸有點兒莫名其妙,這老頭到底是什麼來頭?難道是個高手?不過林逸卻感覺不到他身上一分一毫的能量波動。

    “都不是。”老頭搖了搖頭。

    “那你自稱貧僧?”林逸愣了愣。

    “免貴姓貧僧,名墨空文。”老頭說道。

    “……”林逸無語,這老頭明顯是扯淡:“我不認識你,你下車吧。”

    “施主戾氣太多,頭頂兇兆,是乃不祥之兆……”老頭滔滔不絕的說道。

    林逸伸手打開副駕駛的車門,一腳將這老頭給踹了下去,快速的發動了車子,一腳油門快速離去。

    原來是個老騙子!林逸剛鬆了口氣,卻聽到有人敲車窗,一轉頭,卻看見那個墨空文正在車外飛奔,還伸手敲着車窗。

    林逸看了一眼車速,頓時瞪大了眼睛!六十邁,這老頭怎麼跟上的?

    “施主,我可以幫你化解凶兆……”老頭邊跑邊說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