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麼一弄,鍾發白也沒招了!安建文他可是不敢得罪,對方可是個和兵少旗鼓相當的人物,背後又是有火狼幫的支持,誰敢招惹他?雖然鍾發白也敢稱自己是松山市的黑道大哥之一,但是和人家火狼幫一比,自己就是小打小鬧的小混混了。

    “這事兒是林逸挑撥我這麼做的,林逸是楚夢瑤的保鏢。”末了,安建文賣給了李呲花一個面子,將責任給推到了林逸的身上,讓鍾發白找林逸報仇去。

    而鍾發白此刻也有了臺階下了,對付安建文他是不敢,但是對付一個小保鏢,那還不是手到擒來?想到這裡,鍾發白也不糾結於安建文動手的事情了,道:“安少,小兒的行爲的確多有得罪,不過,您能不能看在兵少和呲花哥的面子上,將腎還給小兒啊?”

    還腎?安建文冷笑了一聲,那可能麼?腎早就運輸到國外尋找受體去了,還等着還給你啊?

    “不好意思,鍾先生,這個當時我怒極之下,就將令公子的腎臟丟給喂狗了……實在抱歉了!”安建文自然不會透露自己身後的賣腎集團,所以敷衍道。

    “這……”鍾發白一愣,不過他也沒有懷疑,畢竟那種情況下,換做是自己,也不可能保留着仇人的腎臟,等着再給他裝回去吧?

    鍾發白也只能自認倒黴了,反正丟掉一個腎也死不了,還是想辦法找林逸報仇吧!雖然他也很想殺掉安建文出氣,可是卻不是人家的對手啊!

    掛斷了電話,鍾發白就將事情的真相和兒子說了,兒子是受害者,自然有知情權,一方面鍾發白也是想警告一下兒子,不要什麼事情都敢做,下次做之前要考慮一下後果,他可是隻剩下一個腎了!

    “事情就是這樣子了,是安建文做的,不過他說是林逸通風報信!”鍾發白有些鬱悶的說道。

    “安建文是什麼人?是了,我隱約的好像聽見有人叫他文少!”鍾品亮此刻已經醒了,割掉個腎,雖然比較嚴重,但是也不會影響到生命。

    “安建文是曾經的松山四少之一,陳雨舒的哥哥陳宇天是松山四少的老大!”鍾發白嘆了口氣:“他們每個人的能量都不容小覷,不是你老子妄自菲薄,而是和人家比起來,你老子差遠了!這一次,陳雨舒她哥哥是沒找你的麻煩,不然的話,你另一個腎恐怕也沒了!”

    他必須要嚇唬嚇唬自己的兒子了,不然的話,說不準這小子還會闖出什麼禍事來。

    “啊!”鍾品亮的臉色頓時就變了,有些後怕起來,他想起來吳小燦的事情,陳宇天將吳小燦的雙腿都打折了!

    “兒子,這個仇,我們現在只能忍下來!”鍾發白說道:“我們不是安建文的對手,他背後是火狼幫,就連兵少也給面子的,我們也只能吃個啞巴虧了!”

    “爸爸,我明白!我不會硬來,不過這個仇我記下了!”鍾品亮咬了咬牙,眼中劃過一絲陰毒:“等乃炮學藝歸來之曰,就是他安建文的忌曰!”

    “恩,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們要隱忍!”鍾發白點了點頭。

    “對了,爸,你剛纔說林逸通風報信?林逸怎麼會認識安建文?他通風報信幹什麼?”鍾品亮忽然想起來父親剛纔說的林逸的事情。

    “這小子是楚夢瑤的保鏢!”鍾發白說道:“楚夢瑤的事情,就是他告訴安建文的。”

    “什麼!他是楚夢瑤的保鏢?”鍾品亮倒是愣住了,林逸怎麼會是楚夢瑤的保鏢呢?兩個人都不搭邊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啊?

    “是的!他是楚鵬展聘請來的,專門暗中保護楚夢瑤和陳雨舒的!”鍾發白點了點頭:“雖說冤有頭債有主,不過這一次,我們只能將矛頭對準楚鵬展和林逸了!楚鵬展我們暫時還動不了,但是林逸嘛……可以殺雞儆猴!”

    “我曰!”鍾品亮豁然開朗,差點兒從病牀上跳起來:“我說陳雨舒的手機裡怎麼有林逸的照片,原來他是楚夢瑤的保鏢!媽的,我居然沒發現,在學校裡,這小子就總是看似無意的破壞我和楚夢瑤的好事兒,原來他是楚夢瑤的保鏢啊!這小子隱藏的倒是挺深啊!”

    “兒子,楚夢瑤不是你的菜啊!以後,也不要追她了!”鍾發白嘆了口氣:“安建文不是咱們現在能撼動的!我們先把矛頭對準林逸,以後等我們實力強大了,再考慮其他的事情!”

    “爸,我明白了!”至此,鍾品亮也算是明白了,自己已經追求楚夢瑤無望了,至少在張乃炮橫空出世之前是不可能了!雖然有些不捨,鍾品亮還是咬了咬牙:“大丈夫何患無妻?爸,你放心吧,我會隱忍,隱忍到我們鍾家發達的那一天!”

    “恩,這就對了!這個仇,我們一定會報!不過現在,我們只能在兵少的庇護之下生存!”鍾發白欣慰的點了點頭。

    “對了,爸,那個林逸身手不弱啊,我們要對付他……”鍾品亮對於林逸的身手還是有些擔憂的,畢竟林逸可是將黑豹哥都給打殘了。

    “這個你放心,要對付他,也是要藉助兵少之手,我們不會當出頭鳥!”鍾發白說道:“這個不着急,眼下必須要獲得兵少的信任,我就要把棚戶區的拆遷做好!讓兵少將我當成左膀右臂,這樣才能藉助兵少的勢力!”

    “棚戶區的拆遷?”鍾品亮頓時眼睛一亮:“爸,我有主意了!我想到怎麼對付林逸了!”

    “哦?你說說看?”鍾發白沒想到兒子這麼快就有主意了,不過卻也有些擔心,兒子不會又弄出什麼白癡主意吧?幸虧和自己提前說了,不然他自己要是執行起來,恐怕又要出問題:“兒子,做事要三思而後行,不要衝動!”

    “爸,您不用說了!我知道我以前做事太沖動,甚至有些孩子氣!”鍾品亮確實搖了搖頭,誠懇的道:“不過通過這件事情,我真的吸取了教訓,我也想明白了!以前的我,太張揚了,所以遇到了我惹不起的人,結果就受到懲罰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