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想要門市是吧?這事兒得我們兵少說的算,要不,你和我們兵少說說?”鍾發白故意將唐媽媽推向了趙奇兵。

    “那個……兵少,您看,我們想要一套門市,是不是能……”唐母有些忐忑的看着趙奇兵,這個趙奇兵明顯就是主事人,他看起來倒是有些陰沉,讓唐母不太敢相與。

    “門市啊!”兵少不看唐母,卻是色迷迷的看向了唐韻:“門市可以給你,不要錢都行,就看你們怎麼做了!”

    “什麼……怎麼做?”唐母一愣,沒想到兵少會這麼說,不但可以給門市,而起不要錢都行,這是什麼道理?還有這麼好的人?顯然不太可能。

    “這是你女兒吧?”趙奇兵看着唐韻,眼中充滿了邪銀的色彩:“在這邊,我還缺一個女秘書,讓她跟着我吧,別說一個門市了,兩個也行!”

    唐母一愣,就明白了趙奇兵的意思,他是看上自己的女兒了!可是拿自己的女兒換門市,這個划算麼?林逸不要女兒了,要是女兒跟了這個趙奇兵,也不錯,只是他說的話不知道算不算數?

    唐韻有些氣惱的看了媽媽一眼,顯然趙奇兵的條件讓媽媽心動了,但是唐韻怎麼可能看得上趙奇兵?又怎麼可能答應他的條件?一拉媽媽的手,唐韻急道:“媽,我們回去吧,我們不要門市了!”

    “這……”唐母知道女兒的姓子,要是她不喜歡的人,打死都不會從的,倔得像頭牛,自己逼她,也沒有用。和林逸的事情,是她自己也喜歡林逸,可是這個趙奇兵,明顯就是帶着玩兒的姓質了!要是真的想要唐韻做女朋友,也不會讓唐韻做他的秘書。

    “走啊!”唐韻轉過身子,她看見趙奇兵就討厭。

    “走?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李二懶突然跳了出來,攔在了唐韻母女的面前,陰測測的威脅道:“我說唐韻,兵少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到時候鬧得一場空,什麼都沒有了!”

    “李二懶,你個叛徒,讓開!”唐韻昂着頭,她怎麼會屈服?這個趙奇兵明顯就沒有懷好心思,她哪能再和他們談下去?雖然林逸不要自己,但是自己也不能作踐自己不是?給人家當玩物?那都不如給林逸做小三!

    “唐韻是吧?我不怕告訴你,我趙奇兵看上的女人,還沒有不能上手的!你要是識相跟着我,那麼你吃香的喝辣的,你家要門市有門市,要住宅有住宅,但是你要不跟着我,後果自負!”趙奇兵冷笑了一聲放出豪言,在這麼多人面前,唐韻如此拒絕自己,讓他覺得很沒面子!

    在省城,他兵少勾勾手指頭,有多少美女都搶着投懷送抱,原本以爲這個唐韻給她許諾點兒好處,她會乖乖的從了自己呢,哪知道倒是很有姓格!

    “我們不要門市了,也不拆遷了,就住以前的房子總行了吧?你還能怎麼樣?”唐韻就是這個姓格,她寧可不要房子了,也不會任由別人欺負。

    “不拆遷了?那就由不得你了!”趙奇兵正想殺一儆百呢,還找不到開刀的對象,這回就拿唐韻家開刀了!看了鍾發白一眼,鍾發白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和李二懶一起走出了廣場。

    唐母有些無奈的看着女兒,被她這麼一弄,就等於談僵了,想要再反悔也不可能了,這門市,不要也罷!於是拉着女兒就想往回走。

    “讓你們走了麼?”金古邦冷斥了一聲。鍾發白和李二懶都走了,所以這裡也是輪到他說話了。

    “我們不拆了,還不能走了?”唐韻瞪着金古邦。

    “讓她們走吧,一會兒就反悔了。”趙奇兵淡淡的說道,不過話語中卻充滿了篤定。因爲他已經聽到了推土機和挖溝機轟鳴的聲音。

    唐韻母女有些莫名其妙,一會兒怎麼還能反悔?不過既然能回去了,她們也不願意在這裡停留,唐母拉着唐韻就往家裡走,她要回去好好和唐韻商量一下對策,也不能就這麼算了吧?門市不要了,以後可怎麼辦?開燒烤店的夢想,也破滅了。

    兩人剛走到家的附近,就看到一個挖溝機猛地伸出吊臂,向自家的房子砸去!而後面的推土機,也是轟鳴的推進了唐家的小院,將門前的柵欄全部給推平了!

    “爸!”“老唐!”

    唐韻母女幾乎是同事尖叫了一聲,就向自家的方向跑去!她們怎麼也沒想到,趙奇兵居然派人來進行強拆!可是,唐聚成還在屋子裡呢,這可怎麼辦?

    唐韻不顧危險的就向屋內衝去,而唐母則是去阻止挖掘機繼續拆房子,此刻,房樑都被砸塌了,也不知道唐聚成有沒有受傷!沒有人攙扶,他是跑不出來的!

    “你們幹什麼?我爸爸還在裡面,快停下呀!”唐韻邊跑邊大聲的對挖溝機司機呼喊着。

    不過,坐在挖溝機司機身邊的李二懶的眼中卻劃過一絲狠色,對挖溝機司機道:“繼續拆,她騙人的!兵少說了,出了事兒他負責!”

    挖溝機司機點了點頭,繼續艹縱着挖溝機拆着房子,而唐韻見到他們不聽,也只能衝進了屋去,可是,屋子還能進去麼?推土機就在自家的正門前堵着,轟鳴着往裡面推進,分明就是想配合着挖溝機,將房子弄塌掉!

    雖然房樑上磚瓦噼裡啪啦的往下掉,但是唐韻擔心爸爸的安危,也不管不顧了,硬着頭皮踩着推土機前面的鏟子衝進了屋,小腿都被劃出個大口子,嘩嘩流血,但是唐韻也顧不得了,一門心思的就想衝進去,不過正當唐韻要進屋的時候,挖掘機又是一吊臂砸了過來,瞬時將唐韻頭上的房樑砸碎了,一塊巨瓦“嗖”的一聲掉下來,直接砸在了唐韻的頭上,將唐韻的額頭上砸出了一個七八釐米的大口子,鮮血瞬間流淌的滿臉都是,而唐韻也被砸昏了過去,直接躺在了地上……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