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箭牌哥,謝謝你救了我和瑤瑤姐喔,如果瑤瑤姐要以身相許的話,我也沒有意見的。”陳雨舒眨了眨眼睛,天真的說道。

    “小舒,我爹地在這裡,你亂說什麼?”楚夢瑤嚇了一跳,像是被踩了尾巴一般,瞪了陳雨舒一眼。

    陳雨舒吐了吐舌頭,她平時玩笑話說多了,今天沒有注意,被楚夢瑤一提醒,纔想起來楚鵬展也在,暗道僥倖,差點兒連買一送一的話都說出來,不然可就糗大了。

    “呵呵。”楚鵬展淡淡一笑,卻是沒有表露出什麼來,反而道:“家裡有小舒活躍氣氛,倒是也不會寂寞。瑤瑤,該你了。”

    林逸救了自己,楚夢瑤豈能不感激?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但是讓大小姐給林逸敬酒,就有點兒讓她不好意思了。之前,是自己冷冰冰的要趕林逸出去吧?

    雖然現在勉強接受他和自己同居的事實,不過要是敬了酒,豈不是等於自己對他妥協了?以後自己還怎麼給他臉色看?

    不過爹地又盯着她,讓楚夢瑤只好舉起了酒杯,卻是不像敬林逸,而是自斟自飲,直接喝了一口道:“謝謝!”

    林逸也不在意,大小姐外冷內熱,就是這個姓格。也舉起了手中的酒杯,笑了笑:“這是我應該做的。”

    看着林逸淡然的樣子,楚夢瑤心裡就有些不高興了,我是大小姐好吧?是你的僱主,給你敬酒,你怎麼好像一點兒都不高興呢?我什麼時候給別的男生敬過酒?

    不過這話偏偏又不能說出來,楚夢瑤只能在那裡生悶氣,將林逸的缺點都羅列出來,在心裡面咒罵着林逸,破林逸,死林逸,你就不能對我好點兒麼?我難道會比唐韻差?就算我比唐韻差點兒,可是陳雨舒呢?我們兩個加一起,還沒有吸引力?

    你偏偏出去沾花惹草,真是可惡至極!當初,楚夢瑤這麼想,自然不會覺得自己是對林逸有什麼想法,她覺得自己生氣,完全是因爲林逸對自己和小舒的無視!

    這是作爲驕傲的大小姐,所不能容忍呢,憑什麼我們兩個都比不過唐韻?是你眼瞎還是我們真的沒吸引力?

    “瑤瑤,小逸在學校裡,學習怎麼樣?他是轉學過來的,要是進度趕不上的話,你和小舒多幫幫他。”楚鵬展隨意的聊起了家常。

    “啊?什麼?”楚夢瑤心裡正在罵林逸呢,突然看到父親看向自己,好似問了自己一個問題,她又沒聽清楚問的是什麼。

    “呵呵,瑤瑤,你怎麼總是心不在焉?你在想些什麼?”楚鵬展笑呵呵的問道。

    “沒有啊……我沒想什麼。”楚夢瑤臉色微微一紅。

    “喔喔,報告楚叔叔,我知道瑤瑤姐在想什麼!”陳雨舒伸出手來,像個要回答問題的學生一樣。

    “哦?小舒,那你說說,瑤瑤在想些什麼呢?”楚鵬展今天的心情不錯,於是笑問陳雨舒道。

    “瑤瑤姐在思春!”陳雨舒一本正經的說道。

    “思春?”楚鵬展微微一愕,隨即有些哭笑不得:“瑤瑤怎麼思春了?”

    “小舒!我殺了你!”楚夢瑤不想承認她被陳雨舒說中了心事,所以有些惱羞成怒!而且,這也不是思春,就是想被林逸多重視一些而已,這怎麼能算是思春呢?

    “喔喔,瑤瑤姐殺人了……”陳雨舒嚇得拔腿就跑。

    “呵呵……”楚鵬展對於這兩個女孩子之間平時打打鬧鬧已經習以爲常了,兩人從小打到大,陳雨舒是什麼話都敢說,所以楚鵬展對於她的姓格也瞭解。

    林逸苦笑着搖了搖頭,也就是陳雨舒,在什麼場合下,都是這種姓格。

    楚夢瑤自然不可能真的起身去追陳雨舒,陳雨舒就是這種風風火火的姓格,所以也沒什麼,而她自然穩重的多,現在爹地還是在酒席上,她怎麼能起身離開?

    “爹地,你別聽小舒亂說,她才思春了呢!”楚夢瑤怕父親誤會,紅着臉解釋了一句。

    楚鵬展倒是微微一愕,如果楚夢瑤不解釋還好,這麼一解釋,倒是讓楚鵬展有些懷疑了。這種事情,如果陳雨舒是開玩笑的,那依照楚夢瑤平時的姓格,是絕對不會去解釋的。

    而今天,她偏偏解釋了,而且還臉紅了,這讓楚鵬展發現了一些端倪,不過卻也不打算在酒桌上問出來,打算一會兒私下裡再談一談。

    “對了,小逸,聽說鍾品亮被人割掉了一隻腎臟,這是怎麼回事兒?和你有關係?”楚鵬展將話題轉移到了鍾品亮的身上,鍾發白的兒子掉了一個腎,這是一件大事,雖然鍾發白不想宣揚,可是還是弄得松山市有點兒背景的人,全都聽說了這個消息。

    都在紛紛暗歎,鍾品亮到底是得罪了什麼樣的人物,才被如此狠辣的對待。

    “沒有,不過這事兒應該是安建文做的?”林逸將鍾品亮綁架楚夢瑤的事情告訴了安建文,而第二天鍾品亮的腎臟就被人割掉了,這件事情應該就是安建文做的無疑了。

    只是讓林逸沒想到的是,安建文爲什麼會選擇割掉鍾品亮的一個腎臟呢?聯想起前幾天宋凌珊提起過的器官走私集團,再加上自己親自搗毀的那個割腎集團的據點,林逸就在懷疑,安建文是不是和這個犯罪團伙有關係呢?

    “安建文?”楚鵬展聽後微微一愣,倒是點了點頭:“倒是有可能。”

    “楚叔叔,這個安建文家裡是什麼背景?好像和您家有些淵源?”林逸問道。

    “安家以前也是松山市一個厲害的家族,生意做得很大,我們兩家也有一些生意來往,彼此關係不錯。安建文是安家的小兒子,當時和瑤瑤的關係不錯的……”楚鵬展說道:“算是青梅竹馬……”

    “誰和他是青梅竹馬?”楚夢瑤卻是急了,突然插嘴解釋道,好像生怕別人誤會一般。

    不過說完,楚夢瑤也是覺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了,解釋這個幹什麼?青梅竹馬又怎麼樣?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