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楊懷軍掛斷了電話,洗了把臉,就快速的趕往了警局……

    不過,楊懷軍去了也沒有太大的用處,就算知道宋凌珊是在中轉站失去聯繫的,也無濟於事,因爲中轉站的人已經離開了,留下的東西根本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犯罪分子狡猾的很,根本就沒有留給什麼突破口,宋凌珊就這麼失去了聯繫。

    楊懷軍就算着急,也沒有辦法!現在只能等着犯罪分子主動和警方交涉,對方顯然應該已經知道了宋凌珊的身份,那麼還將宋凌珊捉去,目的很明顯了,要麼是向警方示威,要麼是想以此作爲要挾,和警方交涉來達到他們的目的!

    不過不管怎麼說,也都要等着犯罪分子先聯繫警方。

    “這個小宋啊,真是不讓人省心!”楊懷軍坐在辦公室裡面,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睡眼,一夜沒有睡,開會討論了一夜案子的偵破方向,讓他覺得有些疲憊。

    只是相比以前要好的多,林逸的藥物還是很有效果的,至少在以前,這麼熬夜的後果就是病發,不得不用藥物強行壓制!但是現在除了有些疲勞之外,沒有任何的不適!當然,疲勞是正常的反應,健康的人一夜沒有休息也是會有所不適的。

    林逸?想到了林逸,楊懷軍忽然想,林逸有沒有辦法?如果要說現在可以找到宋凌珊,那麼或許也只有林逸可以了吧?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幫忙?

    楊懷軍苦笑了一下,看來還是要麻煩林逸啊!猶豫了一會兒,楊懷軍還是撥通了林逸的電話。

    “小逸?”楊懷軍每次這麼稱呼林逸,都覺得有些彆扭,他還是想叫林逸爲“鷹”或者“隊長”,小逸這個名字,有些不太習慣。

    “軍哥,什麼事兒?”林逸先開車去了醫院接了唐韻,剛剛準備開車,就接到了楊懷軍的電話。

    “小宋應該是被割腎集團的人給捉住了。”楊懷軍也沒有寒暄,直接說了打電話的緣由。

    “哦,就她那種虎了吧唧的妞兒,被捉了也正常。”林逸一點兒也不奇怪,反倒覺得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早知道她這麼虎,自己昨天就不給她打電話通風報信了。

    “虎是有一點兒,不過年輕人,都衝動嘛……”楊懷軍苦笑了一下:“事情是這樣的,昨天小宋收到線報,得知了犯罪分子的活動地點,然後……”

    “哦,這我知道,邠家村也是我告訴她的。”林逸打斷了楊懷軍的話:“她是不是親自去了,然後想要深入敵後,就被人抓了,結果抓走出不來了?”

    “你……都猜出來了?”楊懷軍有些意外,沒想到消息是林逸告訴宋凌珊的,看來,他們私下還有聯繫,而且私交還不錯的樣子?那麼林逸應該不會不管宋凌珊了吧?

    “很簡單的邏輯。”林逸笑了笑,以宋凌珊的姓格,這麼做倒是也不意外:“你找我做什麼?”

    “能不能找到她,或者救她出來?”楊懷軍和林逸之間,也不需要虛僞的寒暄,楊懷軍直接說道。

    “我試試吧。”林逸有些頭痛,這宋凌珊還真能惹禍,自己有的忙了。本來林逸不太想管這事兒,但是既然楊懷軍開口了,林逸就沒有拒絕的道理。

    “謝謝,鷹。”楊懷軍鬆了一口氣,林逸不輕易的許諾什麼,不過一旦承諾了,那就定然會努力做到。

    “呵,先掛了,我想想怎麼辦。”林逸沒有說什麼,就掛斷了電話。

    現在要找到宋凌珊,只能送安建文那邊下手,看樣子自己還真要再去找找安建文了!他割不割別人的腎,和林逸一點兒關係都沒有,林逸就算知道,也不會去見義勇爲。

    但是現在事情關係到了宋凌珊,而林逸對這個安建文又有些討厭,看的出來大小姐很煩他,那自己就勉爲其難,順便將他解決了吧。

    “怎麼了?不要緊吧?”唐韻在一旁聽了個大概,但是又沒太聽清楚,有些擔心的問了一下。

    “沒什麼,一個朋友失蹤了,讓我幫忙找找。”林逸說道:“先不管她,讓我看看你頭上的傷?”

    “已經好的差不多啦……”唐韻有些害羞,對林逸的目光有些躲閃,低下頭去,不敢看他。

    “呵,還不錯,沒有留下什麼傷疤,不然以後就不好看了。”林逸對自己的藥還是很滿意的。

    “那要是留下傷疤,你還要不要我?”唐韻很想知道這個答案。

    “你的擔心是多餘的,留下也能去掉。”林逸說道。

    “哦……”唐韻有些失望,沒有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不知道林逸到底爲什麼喜歡她,是喜歡她的容貌還是什麼,這是一種很不踏實的感覺。

    但是林逸卻不太懂女孩兒的心思,沒有察覺出唐韻的失望。

    “對了,棚戶區的拆遷怎麼樣了?”林逸問道。

    “暫時停下來了,聽劉欣雯說,沒有什麼消息,很多家都在觀望……”唐韻說到這裡,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他們都認爲奇兵大廈是因爲質量問題塌掉的,所以現在就算給他們換樓房都不換了。”

    “呵,那就先不管他們了。”林逸對於趙奇兵是不是拆遷沒有什麼太大興趣,不過等拆遷的時候倒是可以找找他,管他要點兒補償。

    “你怎麼不和你的僱主一起上學?”唐韻心裡面,對於楚夢瑤和陳雨舒還是很警惕的。

    “她們有人接送的。”林逸聳了聳肩。

    “哦,那你要做到什麼時候才行?”唐韻問道。

    “我也不清楚,這個要看我家老頭子的意思。”林逸搖了搖頭:“你對她們好像很有敵意?”

    “我纔沒有!”唐韻不承認。

    來到學校,林逸和唐韻在高三九班的教室門口分了手,學校裡面都知道了林唐兩人的關係,唐韻也沒有刻意迴避的必要了。況且,有了楚夢瑤和陳雨舒這兩個人的突然加入,讓唐韻變得警惕起來。

    女人的直覺告訴唐韻,事情絕對沒有林逸說的那麼簡單,雖然林逸說她們只是他的僱主,可是那天晚上,她們的態度根本就不是對一個保鏢或者說對一個僱員應有的態度!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