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鍾品亮今天身負一個重任,那就是下毒。

    雖然這個事情是觸犯法律的,但是鍾品亮卻是一點兒心理負擔都沒有。對他來說,越損的事兒幹起來才越是爽快,能夠在學校里弄出點兒事端來,是他樂意看到的。

    現在他的舅舅已經不是學校的股東了,學校出點兒事情自然最好!他對楚夢瑤,已經由愛變恨,對林逸也是如此!

    有安建文這個狠人情敵存在,鍾品亮是不太敢再對楚夢瑤有什麼念想了,但是不追求楚夢瑤,不代表他不恨楚夢瑤!他這一次,要讓楚鵬展賠的傾家蕩產,讓楚夢瑤嚐嚐從高高在上的小公主直接變成一窮二白的灰姑娘的滋味!

    只有經歷了大的變故,才能讓一個人大徹大悟,此刻的鐘品亮也是徹底的明白了,之前楚夢瑤根本就是耍他玩兒的,從來也沒有喜歡過他,就算楚夢瑤沒有親自這麼做,也是默許陳雨舒這麼做的!

    這兩個小妞,還有林逸,自己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還有安建文,等張乃炮下山之時,就是你們的忌曰!

    鍾品亮身上的傷口已經恢復了,通過藥王,鍾發白要來了一些康神醫金創藥,所以鍾品亮除了少了一個腎外,已經沒有什麼別的不適了。

    但是,雖然再次回到了學校,鍾品亮卻發現同學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不知道是因爲他太敏感,還是大家都在嘲笑他少了一隻腎,總之鐘品亮極度的不爽!

    這些恥辱,遲早要衝刷殆盡!

    此刻的鐘品亮,已經和之前的鐘品亮有所不同了,經歷了這一次的變故,他也成熟了,穩重了,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想要報仇,必須要有絕對的實力,在沒有絕對的實力之前,絕對不可以和林逸等人硬碰硬!

    當然,這並不是要放過林逸,而是可以玩兒陰的,他就不信一直玩兒下去,不玩兒的林逸和楚鵬展精神崩潰!

    上午最後一節課上課之前,鍾品亮就和高小福一起翹課了,這件事情鍾品亮並沒有瞞着高小福,做爲他的另一個心腹,高小福也是一起幹了不少壞事兒的,所以也不可能會出賣他。

    “亮哥,到時候咱們分頭將這些玩意撒在食堂的菜盆裡就行了吧?”高小福看了看手中的幾個小瓶子,問道。

    “對,到時候我四個你三個,我們分頭撒,這樣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鍾品亮點頭說道。

    “不過這東西真的有效果麼?亮哥?”高小福不太相信手中的這幾個原本沒有毒的小瓶配置在一起就變成了劇毒的一種。

    “那當然,你不知道,這個毒藥是一個傳說中的隱士高手所配置,叫做七草絕命散,由七種草藥配置而成,無色無味,單獨一種草藥,是不會有任何毒姓的,只有七種草藥一起吃,纔會變成劇毒,隱秘姓極佳,是殺人越貨的必備良藥!”鍾品亮很是得意的說道。

    “我靠,這麼牛逼,那這回要是同時吃了七種菜的學生還不死翹翹了?”高小福讚歎道。

    “那是啊,到時候究竟法醫來了,也是看不出什麼端倪的,因爲單獨拿出一種菜餚去化驗,裡面是沒有毒的,就算將這些學生送到醫院,也是沒有解藥的,只能在醫院裡面等死!”鍾品亮點頭說道。

    “可是,要是法醫都化驗不出來,我們也達不到害楚鵬展的目的了啊,到時候連醫院都化驗過了,所有的食品都是沒有毒的,那學生的中毒,和學校就沒有關係了啊?”高小福覺得有些不對勁兒,於是問道。

    “笨蛋!你不知道世界上什麼是最可怕的嗎?”鍾品亮有些鄙夷的說道:“未知,只有未知纔是最可怕的!人爲什麼怕鬼,因爲鬼是一種未知的東西,沒有人見過他是什麼樣子的,所以所有人都會害怕!同樣的,就算醫院查到了學生是吃了被投毒的食物才導致中毒的,那會給楚鵬展帶來多大的影響?他也是受害者,是被人投毒的,到時候要是賠點兒錢,外面的輿論沒準還說他是大好人,也是受害者呢!但是要是食物裡沒有毒會怎麼樣?”

    “對啊!”高小福豁然開朗:“食物裡面沒有毒,而學生卻中毒了,這更加恐怖啊!”

    “所以說,這個謎題沒有解開之前,哪個家長敢再將自己的孩子送到學校裡來了?萬一再次中毒怎麼辦?所有的家長聯合鬧起來,都轉學走了,楚鵬展可是夠受的了!”鍾品亮說道:“而且那些中毒而死的學生,醫院都沒有查清楚中毒原因,那麼楚鵬展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了,因爲學生是在學校裡面中毒的,學生家長不找楚鵬展找誰?到時候他就有的賠了!嘎嘎!”

    “說的也是,看樣子,我還是不如亮哥您想的周全啊!”高小福自嘆不如的說道。

    “好了,我們趕緊去投毒吧,這個時間食堂應該已經將飯菜準備妥當了!”鍾品亮聽了高小福的話後,心中傲然的說道。

    在金古邦黯然離職之前,鍾品亮是食堂的常客,也經常會早早的來到食堂吃飯。

    他經常逃課,所以無需非要等到最後一節課下課再去食堂吃飯,再加上又是校董的外甥,食堂經理也是不太敢得罪他,反正鍾品亮一樣的花錢消費,不過是早一點兒對他營業而已,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鍾品亮像往常一樣,帶着高小福來到了食堂的門口,此刻食堂還沒有開始營業。鍾品亮拍了拍食堂的門,很快的食堂裡就跑出一個夥計來,見到是鍾品亮,連忙打開了食堂的大門,將鍾品亮給放了進來。

    雖然金古邦已經離職,但是那也是隻有一些高層人士才知道的事情,食堂經理都未必立刻得到消息,這些食堂的工作人員自然就更加不知道了,他們還以爲鍾品亮身後有校董的背景呢,自然不敢得罪。

    “鍾少,您來了!有一陣子,沒來食堂了!”食堂夥計有些諂媚的說道,這些混跡在學校最底層的工人自然想巴結鍾品亮這樣的二世祖,希望他們能夠有機會提攜自己一下。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