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要不帶着林逸去去他的老巢,他也要想辦法跟蹤安建文,現在連跟蹤都不用了,安建文自己用車拉着他去他們的總部了。

    “對了,王醫生那邊安排好了麼?”安建文問道。

    “已經安排好了,王醫生已經在手術室了,隨時可以動手術!”紋身男說道:“對了,昨天捉的那個妞兒,是不是一起給推上手術檯?”

    “哦,那個不急,先割了林逸再說!宋凌珊排在後面吧。”安建文對於林逸的恨,已經達到了一定的程度,至於宋凌珊,那倒是次要的了:“宋凌珊醒了?”

    “按照時間來算,應該快醒了吧?”紋身男算了算時間說道。

    “那你還不敢進的再弄點兒迷藥過去?她可是黃階高手,雖然我們的地牢門比較結實,但是萬一讓她跑出來怎麼辦?”安建文一聽頓時有些急了。

    “好,我這就安排!”紋身男也是嚇了一大跳,連忙撥通了鷹鉤鼻男子的電話。

    鷹鉤鼻男子昨天已經回到了總部,他是紋身男的心腹之一,不過並不知道安建文的存在,事實上,在整個割腎集團裡面,安建文屬於金字塔尖的存在,知道他的人,只有紋身男和主刀的王醫生。

    “紋身哥,有什麼事情麼?”鷹鉤鼻男子很快的接起了電話。

    “昨天抓來的那個妞兒,你去給她弄點兒迷藥!”紋身男對他吩咐道。

    “啊?迷藥?好的,我這就去弄!”鷹鉤鼻男子微微一愣,怎麼還需要迷藥呢?在自家總保的地牢裡玩兒女人,還用得着迷藥麼?就算那妞兒大喊大叫的,也沒有關係啊!

    是了!鷹鉤鼻男子猛然反應過來,迷藥有很多種,難道紋身男所說的迷藥,是那種催情藥?想到這裡,鷹鉤鼻男子就覺得大有可能,不然的話,還用得着什麼迷藥呢?

    於是,鷹鉤鼻男子不敢怠慢,連忙去執行命令了。

    林逸在車子後面,居然聽到了宋凌珊的消息,這倒是一個意外之喜。真是踏遍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宋凌珊被關在了地牢裡面,這是一個重要的訊息。

    車子緩緩駛向了一個別墅模樣的莊園,林逸一直保持着昏迷的狀態。

    進了莊園之後,林逸就被推上了擔架,被推進了一個四周全是白色的房間裡面,在牆壁的一側擺放着一堆的儀器。

    安建文也戴上了口罩,僞裝成爲了一名普通的醫護人員,他的身份,在這個割腎集團裡面是不能曝光的。

    林逸被割破了手指,取了一些血樣拿去化驗了,之所以林逸任由這些人施爲,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反正目前這些人也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傷害,林逸索姓繼續裝作昏迷的樣子。

    而宋凌珊,林逸已經確定了,在自己被割腎之前,她也是安全的,所以林逸也並不着急。

    這些醫護人員來的也快去的也快,給林逸檢查完身體抽了血之後,就都離開了房間,在房間裡面剩下的也只有紋身男和安建文兩個人了。

    過了一會兒,一個穿着白大褂的醫護人員就再次走了進來,將一份報告遞給了紋身男:“老闆,這個人的腎臟,和您讓我們留意的相匹配……”

    “哦?”紋身男接過了林逸的化驗報告結果,微微一愣,隨即對這名醫護人員揮了揮手,道:“你先出去吧!”

    “是!”醫護人員恭敬的退出了房間。

    “文哥,林逸的腎,居然正是鍾品亮所需要的,你說巧不巧?”紋身男將報告書遞給了安建文,有些意外的說道。

    “哦?那正好做個人情了,你去給鍾發白打電話,讓他安排鍾品亮來做腎臟移植手術!”安建文有些興奮的吩咐道:“真沒想到啊,鍾品亮因爲林逸而被割掉了一個腎,而現在,林逸的腎又補給了他,哈哈哈,這叫什麼?這就叫因果報應!”

    “好的,文哥,那我現在就去安排……”紋身男點了點頭:“我找人來給林逸換衣服,將他推上手術檯?”

    “恩,你先給他換衣服吧,一會兒由我親自給他推上手術檯!”安建文看着林逸,冷笑了一聲說道。

    紋身男出去通知鍾發白過來給鍾品亮做腎移植手術,而林逸這邊,則是過來了幾個幾乎人員在給林逸換上了手術服。

    安建文坐在一旁,冷冷的盯着任人擺佈的林逸,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意來。

    敢和自己搶楚夢瑤?這就是你的下場,鍾品亮是如此,林逸依然也會是如此!

    雖然這一次將鍾品亮的腎臟給他裝一個回去,但是也是看在趙奇兵的面子上!不過教訓也是給了的,相信以後鍾品亮是不敢再打楚夢瑤的主意了……

    鍾品亮看着陸陸續續進入食堂的學生,心中涌起一陣的快意來,一會兒這些學生中,恐怕就會有一部分進了醫院吧?鍾品亮正想將這個好消息彙報給父親,卻沒想到父親的電話先一步的打了過來。

    “品亮,你在哪裡?”鍾發白的聲音有些緊張,畢竟兒子在做一件很危險的犯罪事件:“有沒有順利完成?”

    “爸,我在學校的艹場上呢,您就放心吧,我和小福已經順利完成了任務!”鍾品亮有些得意的說道。

    “那就好!”鍾發白鬆了一口氣:“既然完成了,那我就可以和兵少覆命去了,你在學校裡面要小心一些,不要讓人看出破綻來!”

    “這個好說,我和小福本來也很正常!”鍾品亮悠哉的說道,他根本就沒有把其他學生的生命安全放在眼中。

    鍾發白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然後對等在一旁的李呲花做了一個“OK”的手勢,道:“品亮已經將毒藥投進了飯菜,我們只要慢慢等待事情的發展就可以了!”

    “不錯,品亮做的很好!”李呲花點了點頭:“我已經讓兵少和安建文打了招呼了,只要有合適的腎源,就第一個考慮品亮,你放心吧,兵少是不會虧待給他做事的人的!”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