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家長們拿着病危通知書亂作了一團,而楚鵬展也是呆若木雞!他現在想的已經不是這件事情會給學校帶來什麼影響了,他擔心的是自己的女兒!

    在楚鵬展看來,女兒比公司要重要的多,公司可以沒有,失去了也可以重新來過,自己雖然不再年輕,但是也不是垂垂老矣,還可以奮鬥和拼搏!但是女兒沒了,就什麼都完了,生活也就失去了意義……

    醫生的話猶如五雷轟頂,楚鵬展怎麼也沒想到這個不幸會發生在楚夢瑤的身上,如果可以替代的話,他寧可得病的是自己,而不是女兒!

    而在家長恐慌擔心之時,最高興的莫過於殘狼這傢伙了,他終於想到了突破口了!

    “大家看看,第一高中是多麼的危險?居然出現了莫名未知的傳染病毒,難道那裡是生化基地麼?”殘狼的話再次響了起來:“連楚董事長的女兒都不能倖免,可想而知是多麼的恐怖?孩子暈倒了,都找不到原因!想想你們的孩子,早上上學的時候還是高高興興健健康康,轉眼間幾個小時過去了,你們拿在手裡的是什麼?病危通知書!我不是說一些不吉利的話,拿到這這張紙的病人,還沒有幾個能夠挺過來的!這簡直太恐怖了啊,尤其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家長聽了殘狼的話,也很悲憤,紛紛後悔抱怨將孩子送到了第一高中來上學,當初以爲第一高中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卻沒想到孩子進來之後,卻是踏上了死亡之路!

    殘狼頓時大喜,趕緊招呼人用錄音筆和攝像機記錄下了這一幕來!

    而楚鵬展,雖然也聽到了殘狼那些煽動人心的話,但是卻也沒有去反駁,因爲他的心思已經不在這上面了,他惦記楚夢瑤的安危,根本沒有時間理會殘狼是不是在那裡詆譭公司和學校!

    不過,這倒是讓殘狼抓住了機會,一頓的錄像和煽動,讓那些悲痛的家長們開始數落起學校的管理制度來……

    “瑤瑤姐不會有事的!我要去看看瑤瑤姐,瑤瑤姐在哪裡?我要去!”陳雨舒忽然的跑向了急診室的門,這是一個狹長的走廊,在急診室的最裡面,是傳染病隔離室,幾個護士正在忙着在附近噴灑消毒水,見到陳雨舒衝進來頓時一愣!

    “你……你要幹什麼?你不能進來!這裡是傳染病重症監護隔離室,趕快出去!”護士嚇了一跳,趕緊阻止陳雨舒衝過來。

    可是陳雨舒哪裡會聽?她的腦海裡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能讓瑤瑤姐有事,就算瑤瑤姐有事,自己也要陪着她!至於傳染不傳染的,她倒是不在乎了!

    那站在門口的醫生也是被陳雨舒的舉動弄愣住了,等到他反應過來,連忙對着被推開的急診室門裡面喊道:“快出來,不要進去,危險!”

    陳雨舒不聽,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兩個護士都沒有攔住她,陳雨舒已經跑進了急診室走廊的最裡端,看到了一排隔離室,每個隔離室的門口都有一塊大玻璃!

    陳雨舒很快的找到了楚夢瑤所在的隔離室,也不顧那些醫生護士的喊叫,推門衝了進去。

    “瑤瑤姐,瑤瑤姐,你怎麼了?你別嚇唬我呀!”陳雨舒跑到楚夢瑤的身邊,拉住她的手,嗚嗚的哭了起來。

    有陳雨舒帶頭,剩下的那些學生家長也是在微微遲疑之下,就跟着衝了進去,各自的找到了自己孩子的隔離室進了去!

    出現這種情況,醫院的護士和醫生也只能苦笑了,他們也沒有辦法!其實這些人的舉動他們也是理解的,擔心自己孩子的安危,他們已經顧不得什麼傳染不傳染了!

    “你們既然進去了,在隔離解除之前,也就只能呆在醫院裡面了!”醫生有些無奈的站在急診室的走廊裡面喊道:“你們暫時也被限制了行動!”

    那些家長卻是毫不在乎,他們要陪在孩子的身邊,就算此刻讓他們走,他們也是不會走的!

    楚鵬展和福伯也是跟了進來,楚鵬展進入了楚夢瑤的隔離室,而福伯也是毫不猶豫的跟了進來!這也可以看出福伯對楚鵬展是多麼的忠心,居然以身試險!

    “瑤瑤!”“楚小姐!”

    楚鵬展和福伯也快速的走到了楚夢瑤的病牀邊上,看到陳雨舒拉着楚夢瑤的手哭得傷心,楚鵬展也是嘆了口氣。

    瑤瑤和小舒從小一起長大,兩個人的關係好的不得了,不是親姐妹,卻比親姐妹還要好,要是瑤瑤出了點兒什麼事情,恐怕小舒也不會比自己好受的!甚至更是承受不住!

    楚夢瑤的臉色很是蒼白,沒有一絲的血色,身上接了好多的電線,楚鵬展雖然看不懂屏幕上的那些數字,不過肯定是不會太好的!

    “小舒,你也離瑤瑤遠一些吧,別傳染了你……”楚鵬展作爲長輩,自然要提醒陳雨舒一句的。不然,陳雨舒要是真的被傳染了,自己也對不起陳雨舒的父母了。

    “不,我不要離開,我要陪着瑤瑤姐!”陳雨舒搖了搖頭:“我要一直等着瑤瑤姐醒過來!”

    楚鵬展見陳雨舒說的堅決,也沒有再堅持。

    殘狼和一衆記者,見到家長們都進入了急診室,頓時面面相覷起來!那些家長敢進去,他們可是不敢啊!這傳染病可不是鬧着玩兒的,整不好被傳染了,那還不死翹翹了?

    但是殘狼是帶頭的,而且或多或少的也給了他們這些人一些好處,所以也不好立刻就走!於是建議道:“狼哥,要不你進去採訪一下,我們在這裡等着?”

    “算了,走吧!”殘狼也是怕死之人,哪能因爲兩萬塊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搖了搖頭,就帶着這些人收隊打道回府了,目前的這些素材已經足夠了,就算不再繼續採訪,也足以將鵬展集團寫的體無完膚!

    就憑“未知恐怖”這四個字,以後就沒有人敢再往第一高中送學生了!誰知道這種恐怖的事情以後還會不會發生了?醫院沒有結論更好,更是可以任由殘狼去發揮!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