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鍾品亮接起了電話:“小福啊,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換腎成功了,馬上就要恢復男人的自信了!”

    “呃……亮哥,不好了,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們下的毒,被一個什麼關神醫醫藥公司給查出來了,他們已經報告給了警方,你說警方會不會找到我們啊!”高小福也顧不上恭喜鍾品亮了,心中已經被深深的恐懼所取代!

    “什麼?這麼快就查出來了?不會吧?”鍾品亮也是一驚,沒想到對方的動作這麼快!

    不是說這七草絕命散是什麼千古奇毒,沒有人能夠破解麼?看來兵少身邊那個什麼藥王,也不是很靠譜啊!

    “是啊,亮哥,怎麼辦啊!我不想坐牢啊,嗚哇,我還挺年輕的……”高小福聽到鍾品亮的聲音也很是緊張,頓時更加害怕起來。

    “沒事兒,小福,我這就問問我爸,兵少那邊已經給我們找到了頂包的人,到時候就算有事,也不會牽連到你頭上,我會一個人擔下來的!”鍾品亮安慰高小福道。

    “那就好,那就好!”高小福聽鍾品亮這麼說,才鬆了一口氣:“那我什麼都不用做?警方來問我的話,我就說不知道?”

    “恩,你什麼都不要說,要問的話,也是讓他們來問我,你就裝作和你沒關係就行了!”鍾品亮說道。

    “好的,我明白了!”高小福感激的說道,亮哥就是夠意思啊,出事兒了也不推脫。

    鍾品亮掛了電話,就將父親找了過來。鍾發白就在病房的外間,他此刻也剛剛打開電視,就看到了新聞裡面關於第一高中學生集體昏迷事件的報道,正看着呢,就被鍾品亮叫了進去。

    “爸,下毒的事情敗露了,你趕快給兵少打電話啊,別牽連到我啊!”鍾品亮要說不着急那是假的,他也怕蹲大獄啊,剛剛得到了一顆好腎,他還沒來得及享受生活呢,可別就這麼毀在了監獄裡面:“剛纔小福打來了電話說,一個什麼關神醫醫藥公司已經找出了學生昏迷的原因,並且告知了警方……”

    “我也正看着這個新聞!”鍾發白點了點頭,神色凝重的道:“我這就給兵少打電話,雖然他已經安排好了,不過還是要確定一下才行!”

    “好,爸,可千萬別出差錯了,我不想坐牢啊!”鍾品亮提醒道。

    “不會的,我怎麼可能讓你坐牢去?”鍾發白擺了擺手,撥通了李呲花的電話。

    “老鍾吧?”李呲花接起了鍾發白的電話,也大概知道他是爲了什麼打的電話,於是不等他說話,就直接說道:“我現在就安排人去警局自首,如果有警方的人去找品亮,你就讓品亮如此這般說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兵少會幫你搞定的!”

    李呲花將鍾品亮需要說的話給鍾發白說了一遍,鍾發白聽後才安下了心來……

    有了關神醫醫藥公司提供的七草絕命散藥方,警方很快的就在食物中找出了這七種中草藥的含量!下毒的人很聰明,一種菜品裡面,只下了一種草藥,而單獨的草藥是沒有毒姓的,甚至某幾種草藥混在一起,還有壯陽補腎的作用,但是這七種草藥湊在一起之後,卻是能夠產生劇毒,這也是爲什麼只有一少部分學生中毒的原因了!

    畢竟,要七種菜品都點了,並且都吃了的學生少之又少,其餘只吃了其中幾種草藥的學生,是不會中毒的!

    找到了毒源,警方就派人來到學校食堂進行調查,沒有什麼懸疑的,很快的就將犯罪嫌疑人鎖定在了中午提前來過食堂的鐘品亮和高小福身上!

    據食堂的大廚說,也只有鍾品亮和高小福單獨接觸過廚房中的菜品,除此之外,再沒有什麼人接觸過了!

    而排除了大廚下毒動機的可能姓之後,警方就把目標鎖定在了鍾品亮和高小福的身上!

    鍾品亮也沒想到警方的反應速度這麼快,高小福的電話還沒有掛斷多久呢,警方就找上了門來!

    “你好,我是松山市警局刑偵大隊一中隊的隊長劉王力,這是我的證件!”劉王力很快的就找了過來,接待他的是鍾品亮的父親鍾發白。

    “你好,劉警官,您終於來了,真是太好了!”鍾發白連忙熱情的握住了劉王力的手,倒是讓劉王力爲之一愣!不明白鍾發白爲什麼會如此的熱情,自己是要來抓他兒子的好吧?

    “鍾先生,怎麼您很盼着我來?”劉王力有些奇怪的問道。

    “是啊,小兒品亮,自從被割腎集團迫害,割掉一個腎臟之後,就變得精神恍惚,心理自卑,我想去報警,可是他死活也不同意,怕報警過後犯罪分子來報復他!”鍾發白嘆了口氣,有些憐惜的說道:“我真是心疼我的兒子啊,您既然找上門來了,那就請您勸勸品亮,讓他配合你們,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嘎?”劉王力聽了鍾發白的話,驚得說不出話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鍾品亮也是割腎集團的受害者,看樣子,事情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了,難道還有什麼隱情不成?

    他決定和鍾品亮談一談再說,於是道:“這樣啊,那鍾品亮現在人在哪裡?”

    “就在裡面的病房裡啊,這不,他說他在學校裡,遭受盡了同學的白眼和嘲諷,說他少了一個腎,已經不是真正的男人了,說他是個太監!”鍾發白說到這裡,又嘆了一口氣:“還諷刺他說,他是自己把腎賣了去買IPAD了,你說劉警官,以我們家的經濟條件,還用得着賣腎麼?我鍾發白不說多有錢,起碼也是娛樂城的老總吧?買個IPAD還買不起?”

    “……”這些情況倒是劉王力沒有想到的,聽鍾發白這麼說,他倒是有些同情起鍾品亮來了,可是鍾品亮今天怎麼前腳去下了毒,後腳又來醫院住院了呢?有些奇怪的問道:“鍾品亮今天上學了麼?根據我們調查,鍾品亮應該在學校纔對,怎麼又住院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