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不,我話還沒有說完呢,他在學校裡受盡了嘲諷,我一想也不行啊,再這麼下去,品亮不得被人給擠兌成精神病啊,到時候做出什麼讓我後悔的事情來怎麼辦?我可就這一個兒子啊!”鍾發白說道:“於是我就與一個黑中介聯絡,給品亮又買了一顆腎臟,剛剛給他做完腎臟移植手術,他正在裡面休息呢!”

    “又給他買了一個腎?剛做完手術?”劉王力更是吃驚,這鐘品亮前腳下毒了,後腳就去做手術了?這是什麼速度啊!

    “我也知道,通過黑中介買賣腎臟是違法的,可是你也能明白我的心理,可憐天下父母心啊!”鍾發白嘆了口氣:“你要是處罰,就處罰我吧,可千萬不能讓品亮再把腎臟還回去啊,他傷不起啊傷不起,他剛剛找回了男人的自信,要重新振作生活呢,可別毀了他的人生啊!”

    劉王力倒是更加的奇怪了,怎麼越聽越覺得奇怪呢?這毒到底是不是鍾品亮下的了?

    “這個黑中介的事情,就當我不知道了,不過我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想問一問鍾品亮,不知道可不可以單獨和他談談?”劉王力問道。至於鍾發白去黑中介買腎,已經給鍾品亮換上了,他再追究也沒有什麼意義,況且鍾品亮也是受害者。

    “可以,當然可以!正好你再幫我勸勸他,讓他恢復自信,上學去!”鍾發白說道。

    劉王力點了點頭,走進了裡間的病房,看到了躺在病牀上的鐘品亮。

    而鍾品亮自然也看到了一身警服的劉王力,微微一猶豫,表情很是低落的說道:“警官你好,如果你是來找我爲割腎集團收集犯罪證據的,我不想去,我不想再丟人了,我受夠了,也不想被割腎集團報復!但是如果你要問學校的昏迷事件的,我可以和您坦白,是我做的,但是這不是我的本意……真的不是,我沒想到會有那麼嚴重的後果……”

    鍾品亮的坦白乾脆倒是讓劉王力頓時愣住了,他沒有想到鍾品亮會在他一進門,就如此的坦白了下來!看樣子,他之前應該承受了很大的心理負擔,纔會在自己來了之後,如此坦率的交代了問題!

    本來劉王力準備的什麼心理戰術都沒有用上,不過越是如此,劉王力越是覺得這事情中有隱情,而且處於對鍾品亮這個受害者的同情,劉王力本身的也就不想鍾品亮一個高中生成爲階下囚了!

    或許,這其中有什麼事情也說不定?聽他說,這件事情不是他的本意,那會是什麼呢?

    “鍾品亮,我不知道你的本意是什麼,但是現在你既然承認了食堂裡面的毒是你下的,你可知道,你要承擔什麼樣的後果?蓄意謀殺,這個罪名可不小的!”劉王力表情嚴肅的說道。

    “我不知道那是毒藥……真的不知道,我也不想這樣……對不起,對不起……”鍾品亮有些痛苦的抓住了自己的頭髮,苦惱的呻吟了起來。

    “你不知道那是毒藥?那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劉王力皺了皺眉,問道。

    “可是我說了,你們就會把我家親戚抓了,我不知道他給我的是毒藥……”鍾品亮看似有些爲難,事實上,他把重要的“線索”都說了出來。

    劉王力眼中一亮,果然事情別有隱情,那這麼說來,鍾品亮並非主謀,按照目前來看,他也是受害者?於是劉王力說道:“鍾品亮,你現在必須實話實說,不然的話,你是在替別人承擔罪行你知道麼?如果這件事情真的和你關係不大,念在你是初犯,現在又是病人,將功贖罪的話,可以從輕或者免於處罰的!”

    “哎……”鍾品亮嘆了口氣,猶豫了半晌,纔開了口:“那你們不處分我,會不會處分我的親戚?他會不會被判死刑?”

    “如果事情真的和你關係不大,你的責任倒是可以從輕或者免除,但是你的親戚,如果是主謀,那他的罪名就重了,至於會不會判死刑,那要看他的認錯態度和作案的動機,當然最後還是要看法院的判決的!”劉王力說道。

    “好吧,反正我不說,你們也能調查到的。”鍾品亮點了點頭,開始講述起來:“其實事情是這樣的,要從我被人割了腎說起!我被割腎之後,同學們都嘲笑我,看向我的目光,也變得怪怪的,有些同學私下裡甚至說我已經不是完整的男人了,是個太監!還有同學諷刺我說,我是爲了買IPAD自己去賣的腎!這讓我丟盡了臉面!我恨他們,這些人太壞了,他們根本不瞭解我內心的痛苦,不知道我有多麼的自卑,我恨死他們了……”

    “然後呢?”劉王力點了點頭,倒是也是有些同情起鍾品亮來,都已經丟了一顆腎了,這種情況之下,還被人嘲笑,換做是誰都會受不了的。

    “我前一陣子還出資請大家去海邊遊玩兒,可是他們卻怎麼對我?他們嘲笑我,我恨他們,我想報復他們!”鍾品亮說到這裡,眼中忍不住有些憤怒。

    “繼續說,你想怎麼報復他們?”劉王力想,難道這就是鍾品亮下毒的動機?

    “我自己也是不知道該如何報復他們,這時候,我家的一個親戚正好來看望我,我就把我的想法和他說了,他說他幫我出主意,這一切都包在他的身上!於是他就幫我制定了一個可以捉弄他們的方案,讓我在食堂的飯菜裡面下瀉藥,這樣他們上課的時候去上廁所,可以讓學校的廁所人滿爲患,讓他們拉褲兜子,這樣他們也能丟盡臉面了!他們就會知道這種被人嘲笑是多麼的痛苦了!我也可以盡情的嘲笑他們了……”

    “下瀉藥?”劉王力皺了皺眉,如果鍾品亮僅僅是下了瀉藥的話,倒是也不能看成是刑事犯罪了,只要沒有引起嚴重的後果,也就是惡作劇而已!

    “是啊,可是我不知道瀉藥在哪裡賣,也不敢隨便買,怕瀉藥劑量太大讓同學受不了!”鍾品亮點頭說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