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服務生的態度明顯比之前更加恭敬了,小心的接過了楚夢瑤的鑽石卡,然後躬身退出了包廂。

    不一會兒,包廂的門再次推開了,走進來的卻不是之前的那個服務生,而是一箇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快步的走到楚夢瑤面前,恭敬的道:“大小姐,您來了!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我爲您安排樓上的貴賓房?”

    這個中年男子就是鵬展商務酒店的總經理,姓劉,三十五六歲,一副精明幹練的模樣。

    如今楚鵬展在集團一言九鼎如曰中天,董事會上的很多決定幾乎都是楚鵬展一個人說的算,所以下面這些產業的負責人也都人人自危,原先和其他股東走的比較近的,如今也都想轉投楚鵬展的門下!

    沒辦法,楚鵬展在集團董事會上,不但是第一大股東,而且還有第二大股東“林逸”的代理決策權,這無形中就等於擁有了最重要的兩票話語權,讓其他人也不敢有所反對!

    這劉經理還不知道,集團的第二大股東其實就坐在他面前,他要是知道的話,恐怕會直接嚇死。

    “我不想麻煩的。”楚夢瑤皺了皺眉,她沒想到劉經理居然親自來了,早知道就不拿出貴賓卡了。楚夢瑤不去貴賓包房,是真的不願意去,被人認出大小姐的身份,像是衆星捧月一般的圍在中間,那種感覺楚夢瑤真的不是很喜歡!所以楚夢瑤選擇低調的自己要了包房。但是這劉經理過來了,楚夢瑤卻怕唐韻會誤會,自己不帶她去貴賓包廂是看不起她!

    大小姐猶豫了一下,想到了一個補救的辦法:“劉經理,你手裡還有貴賓卡吧?給我朋友辦理一張,我會和福伯說的。”

    集團貴賓卡,這些產業的負責人也是有權介紹和辦理的,但是最頂級的鑽石卡卻是需要報請集團總部批准之後,才能辦理的。所以不是非常重要的客戶,劉經理也不會去辦鑽石卡。

    而楚夢瑤說要和福伯打招呼,那自然是要辦鑽石卡了,劉經理自然連忙點頭應了下來。大小姐開口的事情,集團怎麼會不批准?何況大小姐也是要給福伯說的。

    唐韻倒是沒多想這些,如果楚夢瑤一來就擺上大小姐的架子,那倒是真的好像在和唐韻炫耀一般了,反而現在這樣,唐韻覺得大小姐還是蠻低調的。

    下了樓,來到吧檯,唐韻才知道楚夢瑤要的貴賓卡是給她辦理的,唐韻連忙搖頭:“給我,我也吃不起的……這裡的消費太高了。”

    唐韻實話實說,這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自己傢什麼情況,大小姐肯定也知道。

    “還可以去鵬展商廈購物中心,也是有折扣的。”楚夢瑤解釋道。

    “我……一般都去夜市街買的……”唐韻還是拒絕了,因爲這東西對她來說沒有什麼用處,而想來這卡也是很珍貴的,她不想欠了楚夢瑤的人情。

    “那就辦給林逸吧。”楚夢瑤既然已經說出去了,自然不好再說不辦了,辦給林逸也是一樣的。

    劉經理覺得林逸這個名字有點兒熟悉,好像在哪裡聽說過?不過當着大小姐的面也不好多問,趕緊給林逸辦了一張鑽石卡,等大小姐走後,劉經理纔拿起電話和福伯彙報這件事情。

    一提起林逸,福伯的回答卻讓劉經理嚇了一大跳!林逸居然是集團裡面露過一面的第二大股東?據說是楚鵬展的女婿?這種人還需要會員卡麼?

    不過,想想大小姐是很低調的,想來林逸也是個低調的人,劉經理就覺得自己榮幸之至,居然能給集團的第二大股東辦了一張卡,尤其是介紹人還是他劉某人!

    ……………………

    李地雷眼巴巴的看着林逸、楚夢瑤、陳雨舒和唐韻四人走出了西餐廳,他有些後悔自己見色起意,看着一地不知死活的手下,甚是後怕。

    不過他沒有忘了林逸的話,趕緊拿起電話撥通了堂哥的電話!手上和身上還插着那麼多的銀針呢,也不知道這銀針到底有什麼稀奇的。但是他也不敢隨意的拔掉,畢竟之前林逸和他說了,拔掉就死了,他雖然不太相信,不過想到林逸凌厲的身手,也由不得他不信!

    原因很簡單,李地雷是這些人的頭目,林逸連這些手下都給打翻在地上不知死活,怎麼可能饒過他這個頭目呢?

    “喂?雷子啊?有什麼事情?”李呲花正煩心呢,下毒事件失敗了,還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對付林逸。此刻接到了堂弟的電話,也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堂哥啊,你要幫幫我啊,場子被人給砸了,我這也被人插滿了銀針,也不敢拔出來啊!”李地雷哭喪着臉說道,他唯一的指望就是讓李呲花給他報仇了!

    “場子被人砸了?你被人插滿了銀針?什麼意思,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詳細說說?”李呲花心中一驚,越是煩心的時候越是出事兒,自己這個弟弟平時也沒什麼事情,道上的人都知道他是自己的堂弟,也都給他幾分面子,怎麼今天就出問題了?

    “事情是這樣的……”李地雷也不敢隱瞞,一五一十的將他見色起意的事情說給了李呲花,這東西想瞞也瞞不住,在西餐廳裡也有李呲花的人,那個刀疤臉就是李呲花的直系手下,只不過派來給自己看場子而已。

    “草!你真是個豬腦子,成天沒事兒閒的是不是?哪裡沒有女人?你去調戲客人,也不怕砸了生意了!你不知道你的西餐廳裡面每個月還有上供給老闆的錢?”李呲花氣得不行,自己這個弟弟真是狂妄到沒邊了!不過弟弟出了事兒,也不能不管:“對方在你的手上和身上插了銀針?你不會去醫院?打電話給我有什麼用?”

    李地雷一愣,是啊,自己怎麼那麼聽話呢?現在應該做的就是去醫院,而不是給堂哥打電話!堂哥也不是醫生,也不能救治自己身上的銀針!

    這銀針到底有沒有問題,到了醫院不就一目瞭然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