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衆人詫異的目光之下,李地雷覺得很丟人!醫院裡的人都像是看怪物一樣看着他,畢竟他渾身上下都是銀針,和刺蝟一樣,不知道真相的人,還以爲他怎麼了呢!

    李地雷也不敢停留,直接來到了外科診室,他是道上混的,手下也不乏經常會和別人起衝突而受傷,所以和這裡的外科醫生都很熟悉。

    “王哥,救命啊,快幫我看看身上的銀針!”李地雷看到了一個熟人,是外科的王醫生,和李地雷也算是熟悉。

    王醫生正好沒什麼事兒,看到地雷進來,明顯的就是一愣!不由得有些奇怪的問道:“李老闆,你這是怎麼了?你去鍼灸了?”

    “鍼灸個屁啊!我被人給紮了!”李地雷有些無語,想起林逸就氣得牙癢癢:“那人和我說,不讓我拔下來,說拔下來就死了,這不我就趕緊來醫院了,王醫生,你見多識廣,幫我看看?”

    “拔下來就死了?”王醫生頭一次聽說這個事情,這身上插了幾個銀針,插的時候沒什麼事兒,拔下來就能死了?危言聳聽吧?王醫生是不太相信的,但是聽李地雷說的有板有眼,也不敢怠慢:“我是沒見過,要不,我給你找我們科室的主任來給你看看?”

    “那……也行,麻煩王哥了。”李地雷覺得自己這事兒有點兒丟人,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但是事關姓命,卻也不能在乎那麼多了。

    過了一會兒,王醫生帶了一個老頭走過來,給李地雷看了看,那老頭也是沒看出什麼來,沒覺得銀針有什麼奇特的,這銀針上要是有毒的話,那李地雷早就死了,拔掉不拔掉銀針都沒有影響!

    要是沒有毒的話,拔掉也不可能死,這銀針只是插在皮膚下很淺的地方,都沒有傷及內臟,拔下來怎麼可能會死?

    不過這老頭也是不傻,既然知道了李地雷的情況,也不把話說滿:“我個人認爲沒事兒,可以給你拔出來,但是拔出來要是真有什麼事兒,我們醫院可不負責。”

    “這……”李地雷頓時有些心虛了,本以爲幾根小小的銀針,在醫院裡拔出來根本就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醫院的老專家都說沒把握,他還敢拔麼?

    沒辦法,李地雷只能再次撥通了李呲花的電話。

    “堂哥啊,我在醫院裡!可是醫院的人說,拔了針,出了什麼問題,他們不負責啊!”李地雷有些心慌的說道:“哥,你幫我想想辦法怎麼辦啊?”

    李呲花沒想到自己這個堂弟這麼窩囊,不過聽他說的嚴重,也不好不管。

    “你等一會兒,我現在過去看看!”李呲花問了李地雷是哪個醫院,在哪個病房,就趕了過去。

    李呲花見到李地雷的時候,也被他的模樣嚇了一跳!這不是刺蝟麼?怎麼渾身上下都是刺呢?

    “醫院也拔不掉?”李呲花看了看李地雷身上的銀針,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之處。

    “是啊,王哥和專家都說了,沒有把握,出了問題,他們不負責。”李地雷點了點頭。

    “你等一會兒,我去問問。”李呲花轉身進入了外科診室,看見了王醫生。

    王醫生自然認識李呲花,本市相當牛逼的一號人物,他也不敢怠慢,連忙起身迎了過去:“呲花哥!”

    “王醫生,我堂弟的情況,到底怎麼樣?”李呲花點了點頭,也顧不得寒暄,直接開口問道。

    “這個……其實,根據我的判斷,是沒什麼的。”王醫生也是實話實說:“銀針扎的幾個位置,也都不深,不可能傷及內臟,所以說拔掉就死了,基本上就是無稽之談!而要說銀針有毒,那和拔下來不拔下來的,也沒有什麼太大關係,不拔下來也是會中毒的!況且,李總的手上也是有銀針的,手上也沒有什麼致命的地方。”

    “哦?那您的意思是?”李呲花也覺得王醫生說的很有道理,手上能有什麼致命的地方呢?

    “現在關鍵問題是,您弟弟說的很嚇人,說什麼一拔下來就能死,這個責任,誰也付不起,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不是?”王醫生苦笑道。

    李呲花點了點頭,他也明白王醫生的難處,李地雷是自己的堂弟,萬一出了什麼問題,到時候也怕自己會找他的麻煩!

    “要不這樣,先把他手上的銀針拔掉,我估計也不會出什麼問題,就算出了問題,也是由我負責怎麼樣?”李呲花沉吟了一下問道,他也不能任由弟弟就這麼刺蝟下去吧?總要解決的!

    這邊的事情解決完了,李呲花還要回到兵少那裡去商議對策呢!林逸是一定要對付的,現在不光是斷掉兵少腿和幹掉張龍和李妖兩個這麼簡單,而是一座大廈!林逸隨隨便便的幾個剷車加炸彈,一個多億直接報銷了。

    兵少不過拆了他女朋友家一個平房,他卻拆了一棟大廈,好狠啊!

    “手上的銀針,其實他自己也能拔下來,要不呲花哥你幫幫忙?”王醫生自然是不肯動手的,這種擔風險的事情,誰會去做?

    “行,那你幫忙看着一點兒,有問題的話,也好及時處理!”李呲花點了點頭,應了下來。

    李地雷看到堂哥和王醫生一起出來的,連忙問道:“哥,怎麼樣了?”

    “我先幫你把手上的銀針拔下來,手上沒有什麼致命的地方,應該沒問題的。很多人斷手斷腳,不是也一樣活着?”李呲花說道。

    李地雷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於是點頭答應了下來,對李呲花道:“那行,先拔手上的。”

    拔根銀針也不是什麼大不了事情,李呲花很輕易的就將李地雷左手上面的銀針拔了下來,在李地雷的手上,甚至連點兒血都沒有出!

    “這不是沒什麼事兒麼?”李地雷也是有些欣喜和不屑的說道:“媽的,還以爲有什麼玄機呢,原來就是騙人的!折騰死我了!這一點兒不痛不癢的,連血都沒有出!”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