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騙鬼呢?剛纔你肯定沒有貼!”小夥子自然不相信老闆的話了,這老闆既然能弄這麼多泡沫膠騙人,他說的話又怎麼會讓人相信呢?

    “我……我真貼了……”那老闆心拔涼拔涼的,自己就被戳穿了?以後還做不做生意了?

    “我管你貼沒貼,趕緊退錢退錢,我在你這玩兒了三十塊錢的了,趕緊還錢!”那小夥子有些不耐煩了,不想聽老闆解釋了。

    “好,好,我這就退錢……”那老闆想要息事寧人,畢竟他哪裡是健身教練的對手呢?

    “我們也要退!趕緊退錢,我昨天在你這裡玩兒的……”

    “還有我,我前天在你這裡玩兒的……”

    “我半年前在你這裡玩兒的,也給我退了……”

    老闆直接暈倒在地口吐白沫,他的錢箱被一衆人哄搶而空,沒搶到錢的開始去搶他的公仔和禮品,瞬間這攤子就什麼都不剩了……

    當老闆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什麼都不剩下了!不過,這又能怪誰呢?誰讓他自己做生意不誠信?

    林逸自然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後那老闆如此倒黴,不過就算林逸知道,也不會管他的,和林逸有什麼關係?此刻林逸已經陪着大小姐和小舒來到了炸蘑菇的攤子前面。

    “這種東西不健康的,最好不要吃……”唐韻看到楚夢瑤和陳雨舒吃的興高采烈,不由得出言提醒道:“你們要想吃,可以自己在家裡面做的。”

    “對喔,箭牌哥,你會做炸蘑菇麼?”陳雨舒想想也是,這外面的東西不乾淨,誰知道是不是沒洗的蘑菇和地溝油呢?

    “會吧……”林逸看了一遍那老闆怎麼弄的,就已經學會了。

    “那以後你給我們做吧,我們就不出來吃了!”陳雨舒高興壞了,終於可以在家裡就能吃到美味的炸蘑菇了。

    唐韻揉了揉光潔的額頭,有些氣惱,自己真是沒事兒找事兒,真是給林逸找麻煩了!

    知道林逸會炸蘑菇,陳雨舒也沒有心思再繼續吃下去了,以後每天都能吃到,那就不用一次吃的將自己撐死了。

    吃完炸蘑菇,林逸看時間差不多了,就提出送唐韻回醫院。

    有大小姐和陳雨舒在,林逸也不能和唐韻做什麼,四個人在一起,還有些彆扭。

    唐韻自然也是和林逸差不多的想法,聽到林逸的建議於是就應了下來。

    楚夢瑤和陳雨舒怎麼都是跟着林逸的,她們今天也算是滿載而歸,收穫頗豐,也不想繼續逛下去了,明天還要上學,睡太晚了明天起不來。

    ……………………

    陳宇天和宋凌珊離開了安建文的病房,宋凌珊皺了皺眉:“你這個朋友有點兒怪,他被割腎,似乎還有一些隱情……”

    “我和他也是好多年沒有聯繫了,要不是這次回來辦事,我也不會和他接觸了。”陳宇天搖了搖頭:“不過安家的實力這些年不弱,已經隱隱成爲五小世家中最厲害的一家……”

    “搞一些歪門邪道發家而已,遲早會收拾他們!”宋凌珊淡淡的說道。

    “呵呵,一起吃個飯,有沒有時間?”陳宇天出了醫院後,對宋凌珊問道。

    “沒有,案子很多,我不想浪費時間。”宋凌珊直接拒絕了陳宇天的提議:“而且我穿着制服,還要換,太麻煩了。”

    “其實,我找你也是有公事要商量的。”陳宇天這一次倒是信心滿滿,他來松山市公幹,原本是執行一個保密任務的,但是因爲其中有一個環節必須要和當地的警方合作,陳宇天在請示了上級之後,就準備和宋凌珊接觸了。

    不過,要說接觸,按照程序陳宇天也是要先和當地警局的局長接觸一下的,不過陳宇天已經和楊懷軍打了招呼,而宋凌珊又是刑偵隊長,正好負責這件事情,所以這倒是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

    “公事?”宋凌珊微微一愣:“公事的話,就去我辦公室談吧,吃飯就算了。”

    “現在大概也到了晚飯時間,我們總不能餓着肚子談事情吧?”陳宇天苦笑道。

    “好吧,那就吃兩份兒快餐吧。”宋凌珊淡淡的說道:“這醫院裡面有食堂!”

    “好吧……”陳宇天沒有辦法,不過快餐,起碼也算是一起吃飯了,只是情調的話肯定沒有了。

    兩人來到醫院裡面的食堂,宋凌珊雖然一身警服,陳宇天也是穿着武警的制服,但是卻也沒有什麼人注意他們,因爲這一陣子警局的人很多都駐守在醫院裡,在食堂吃工作餐也是正常的。

    陳宇天想去包廂點幾個菜,可是宋凌珊直接買了兩份快餐,十分的果斷根本不容陳宇天提出什麼異議來,而陳宇天也只能苦笑了。

    “有什麼事情,就說吧。”宋凌珊找了一個人少的角落,將快餐放在了桌上,看了一眼陳宇天問道:“你如果找我是公事的話,應該與我的主管局長先聯繫一下。”

    “我已經和楊懷軍打了招呼。”陳宇天自然不會給宋凌珊拒絕自己的藉口。

    “好,陳少校,有什麼需要我們配合的麼?”宋凌珊點了點頭,問道。

    陳宇天聽到宋凌珊說話的口氣,有些無可奈何,難道宋凌珊就不能和自己像個朋友一樣的說說話麼?

    “我們在邊防巡邏時發現了一個文物走私團伙,在過境的時候與我們發生了激烈的交火,頭目是文物黑市裡面赫赫有名的夫妻大盜。”陳宇天簡略的說了一下事情的起因。

    “這個應該是你們與當地的警方和文物部門合作,而不是和松山警方合作吧?”宋凌珊自然是聽說過這個“夫妻大盜”的,是一夥著名的盜墓賊,頭目是一男一女,併成爲夫妻大盜。

    事實上,關於夫妻大盜的通緝令早已經發出來了,只是誰也不知道夫妻大盜的真實面目,這兩個人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戴着面具,讓人無法得知他們的真實身份。

    “理論上是如此,不過我們在夫妻大盜的身上,搜到了一個工作筆記。”陳宇天壓低了聲音:“上面記載了他們下一次的行動計劃……”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