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品亮,你別急!爸現在就去找醫生,讓他們幫你做個全面檢查,看看腎臟的情況!”鍾品亮已經完全的亂了方寸了,鍾發白自然不能也亂了方寸,不然的話,鍾品亮肯定更着急!

    他雖然心裡面也很是着急,但是也只能強作鎮定,道:“沒準兒是安建文他們把別人當成了林逸也說不定,他們總不可能隨便抓一個人來,將腎臟換給你吧?一個腎臟還不少錢呢,他們不可能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鍾品亮聽了父親的話後,也稍微安下了心來!的確,安建文不可能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啊!隨便給自己換個腎臟,都不如換個匹配的!腎臟那東西可是能賣錢的,隨便換一個也是錢,他幹什麼這麼做?

    ωwш★ ttκǎ n★ ¢ O

    唯一的可能就是安建文抓了一個和林逸很相似的人,誤以爲這個人就是林逸,然後將他的腎臟換給了自己!

    “好的!那就先做了檢查再說!”鍾品亮點了點頭。

    鍾發白也不敢怠慢,直接就找醫生去了!鍾品亮的換腎手術不是第一人民醫院做的,所以第一人民醫院也沒有相關數據,不會對鍾品亮進行跟蹤治療,只是做了一些常規的術後恢復治療。

    而鍾發白怕鍾品亮的腎臟引起警方的注意,也沒有大張旗鼓的讓醫生跟蹤治療,他是很相信安建文的,既然安建文說腎源十分的吻合,那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鍾發白想等過一陣子鍾品亮的身體恢復一些之後,再給他做一個全面的檢查!

    可是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鍾發白直接找到了一聲,很快的鐘品亮就被推出了病房去做全面檢查了……

    與此同時,在醫院的另一個房間裡面……

    劉博佳果然是下午醒過來的,和林逸預測的時間沒有多少出入,醫生看過之後都嘖嘖稱奇,這樣一個靠着呼吸機維持生命的人,居然還能醒過來?而且身體的各項技能指標都明顯的好轉,除了有些硬傷之外,沒有其他的問題了?

    這算不算醫學史上的奇蹟?

    不過,宋凌珊並沒有說治療的過程,只是對醫院說請來了專家進行救治,具體過程保密。

    醫院也沒有辦法,人家警方說保密那就是保密了,他們也只能配合警方對劉博佳進行後續的治療安排。

    這次醒來的劉博佳倒是沒有了之前的執拗,可能也知道自己大難不死,後福有沒有就不知道了,一切還要看他的選擇了。

    之前劉博佳沒有想到進了醫院之後,那個變態殺人狂還能找到自己,並且在警方的看護之下混進病房,差點兒將自己殺死!這一次不死,下一次還會不會死,那就不好說了。

    劉博佳深知那夥人的心狠手辣,這個變態殺人狂雖然什麼都沒有說,但是肯定是那夥人派來幹掉自己滅口的,這一點毋庸置疑,劉博佳心知肚明。

    左右都是死,劉博佳倒是不如配合警方,還有可能活下來!他知道,只要自己活着一天,那夥人就不會善罷甘休,這樣倒是不如判個刑,在監獄裡還比較安全。

    劉博佳的傷勢穩定下來,宋凌珊和陳宇天也進來了,坐在了劉博佳的病牀不遠處。

    “劉博佳,到了現在,你還不想說什麼嗎?”宋凌珊看着病牀上的劉博佳,之前還以爲他是受害者,不過現在看來,不過是內訌罷了:“如果不是你運氣好,碰到了神醫,你以爲你現在還能活過來麼?”

    宋凌珊的話很是不客氣,不過對於劉博佳這種人,也沒有必要客氣什麼。不但讓林逸損失了那麼多的真氣,之前也給警方造成了很大的麻煩和困惑。

    劉博佳醒來後,也是聽醫生說了自己昏迷的時間以及昏迷這段時期的情況,完全是靠着呼吸機維持着生命,只要呼吸機一拿下去,就會死亡!

    總之,醫院已經對他的傷情沒有任何的辦法了,不知道警方從哪裡請來了一位高人,對劉博佳進行了救治,劉博佳才得以脫險。

    “你們,知道了多少?”劉博佳問這句話的時候,心裡面還是抱有一定的僥倖心理的,他不清楚警方知道了多少,所以就可以有選擇姓的交代問題。

    “代號爲夫妻大盜的盜墓組織,已經落網了。”陳宇天並沒有說夫妻大盜的兩個頭目已經被擊斃,而是說他們已經落網,這也是給劉博佳造成一個心理壓力,就是警方已經找到了他的犯罪證據:“據他們交代,你也是盜墓成員之一,而且,他們下一個計劃,也有你參與其中,這一次你全家被滅門,也是因爲遭到了其他盜墓團伙的滅口吧?”

    陳宇天說的不是很詳細,但是基本上說出了一個事實。只是越是這樣,劉博佳就越是以爲警方已經知道了大部分的情況!畢竟夫妻大盜落網了,那自己的那點兒事兒,警方恐怕一調查就清楚了。

    “夫妻大盜?是幹什麼的?盜墓?和我有什麼關係?”劉博佳試探的問道,他不相信夫妻大盜剛落網,就把自己交代出來,這有點兒不合常理啊,自己和他們沒有什麼利益衝突的!做盜墓這行也有行規,如果進去之後亂咬人,那麼很可能就會引來同行的報復!

    你進去了,但是你總有家人吧?報復不到你,就報復你的家人!

    所以很多盜墓賊落網後,也只是交代自己的問題,至於他知道其他盜墓組織,以及銷售渠道,都不會多說什麼,不然的話,他在外面的家人很可能就會引起別人的瘋狂報復!

    “呵呵,你是在想,夫妻大盜不交代別的事情,專門把你交代出來,有些不現實對吧?”宋凌珊做了刑警多年,也是學會了察言觀色的,一看劉博佳的表情,就知道他想些什麼。

    “我雖然是個考古學家不假,也是和一些盜墓團伙有聯繫的,但是我不會參與盜墓的,只是私下裡對他們手中的一些盜墓得來的古董進行鑑定而已……”劉博佳開始爲自己開脫。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