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疑,別墅有林逸的加入,雖然最初給楚夢瑤帶來了一些困惑,不過當楚夢瑤真心的完全接受了林逸的存在之後,楚夢瑤就有些不捨得林逸離開了!

    林逸照顧的自己無微不至,比爸爸和福伯都要好!讓從小缺少母愛的大小姐,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她甚至想,如果可能的話,讓林逸一輩子都待在別墅裡面,照顧自己和小舒。

    不過楚夢瑤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這中間還有一個唐韻,這也是大小姐對唐韻很有敵意的原因!她不認爲是自己喜歡林逸,纔會對唐韻有所敵意,而是因爲唐韻搶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

    林逸走了,誰還會關心照顧自己?楚夢瑤不想林逸走!

    直到昨天,林逸看了自己的身體,讓楚夢瑤的心中產生了一些微妙的想法,如果,林逸是自己的男朋友,那他是不是就不會走了?楚夢瑤自己都被這個念頭嚇了一跳!

    自己喜歡林逸?真的假的?不可能吧,一定是小舒這妞兒成天瞎胡鬧,什麼大老婆小老婆的,弄得自己有些走火入魔了!

    可是,楚夢瑤真的想留下林逸,不想他走,卻又不直到怎麼做。

    她可以和誰說?和陳雨舒?那妞兒嘴不嚴實,而且想象力豐富,恐怕自己連意思都沒有表達明白,到了她的嘴裡就變成了自己追求林逸?楚夢瑤可不敢告訴她!

    剛纔父親打來電話,說要晚上一起出去吃飯,感謝一下林逸,楚夢瑤就隨手給林逸發了一條短信。

    看到林逸答應了下來,楚夢瑤也安下了心來。

    “瑤瑤姐?你怎麼了?怎麼好像很恍惚的樣子?”陳雨舒觀察了楚夢瑤好久。

    “恍惚?沒有吧?昨晚可能沒睡好……”楚夢瑤搖了搖頭。

    “喔,那你爲什麼沒睡好?”陳雨舒問道。

    “因爲我大病初癒。”楚夢瑤自然不會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喔,我還以爲是你想箭牌哥呢。”陳雨舒仔細的盯着楚夢瑤,說道。

    “我想他做什麼?你以爲我是你?”楚夢瑤皺了皺眉,轉過頭去,不去看陳雨舒。

    “瑤瑤姐,我發現你好像有些不對勁兒喔。”陳雨舒認真的說道。

    “又怎麼不對勁兒了?”楚夢瑤覺得陳雨舒好煩啊,沒事兒就喜歡發現這個發現那個的。

    “不好說,我再觀察觀察,再和你說。”陳雨舒想了想,說道。

    “……”楚夢瑤不知道該說什麼:“那你繼續觀察吧,我看書了。”

    說完,楚夢瑤拿起一本複習資料看了起來。陳雨舒盯了楚夢瑤一會兒,沒發現什麼端倪來,也自己去看書了。

    晚上放學之後,林逸先開車將唐韻送回了醫院,才前往鵬展商務酒店,楚鵬展請客,自然首選這個地方。

    今天鵬展商務酒店似乎異常的火爆,門前的露天停車場,已經沒有了停車位,林逸只好驅車駛向了地下停車場,地下停車場採取的是會員制,只有擁有鵬展商務酒店會員卡的客人才可以停放。

    當停車場的管理人員看到林逸開着一個破面包,卻拿出了一張鑽石卡的時候,頓時有些嚇傻了!

    這是有錢人的惡趣味麼?

    林逸也沒管他的表情,事實上林逸也不是非開着這一個破面包出來裝.逼,只是有一輛車子能夠開,林逸也懶得去換,什麼時候這車壞了或者丟了,林逸再打算換一輛別的。

    從停車場的電梯直達樓上的VIP包房,還是上次楚鵬展請客的那個房間,林逸敲了敲門。

    很快,福伯就打開了門,看到了林逸,道:“林先生,您來了。”

    福伯對於林逸的態度,從最初的正常恭敬,到現在的發自內心的恭敬,是因爲他對林逸實力的認知!林逸居然與祝伯打了個平手,而祝伯現在正躺在牀上,林逸卻好像什麼事兒都沒有一樣!

    有實力的人,總會獲得別人的尊敬!福伯本身就是黃階外家高手,對於林逸這種玄階內家高手,自然會恭敬有加,這和楚鵬展沒有關係,只是他個人對林逸的尊重。

    “福伯,我來晚了吧?讓大家久等了。”林逸笑着走進了包廂。

    “喔,箭牌哥來了,我可以開吃了吧?”陳雨舒顯然是等不及了,看着桌上的飯菜垂涎欲滴。

    “小舒!”楚夢瑤瞪了陳雨舒一眼:“不許沒有禮貌,你怎麼餓死鬼一般?以後小心找不到婆家。”

    “喔,你能找到我就能。”陳雨舒滿不在乎。

    “……”楚夢瑤無語。

    “小逸,快入座!”楚鵬展卻是親自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向林逸迎了過去。

    楚鵬展現在對於林逸的能力很是信服,這一次女兒能夠脫險,學校的事情又能圓滿的解決,林逸居功至偉。

    “呵,楚叔叔,不用客氣的!”林逸連忙也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楚叔叔您快坐。”

    楚鵬展是林逸的長輩,林逸自然不會失了禮數。

    楚夢瑤見爹地站起來,那她自然也不好坐着了,拉起小舒的手,跟着站了起來:“林逸,昨天謝謝你。”

    “喔,瑤瑤姐,不用客氣,我們都是一家人嘛,你是箭牌哥的大老婆,箭牌哥自然要救你,不然就沒老婆啦!”陳雨舒嘴裡塞着一個奶油饅頭,含糊不清的說道。

    “小舒,你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楚夢瑤氣得不行:“饅頭還塞不住你的嘴?來,再吃一個!”

    楚夢瑤隨手拿起一個奶油饅頭,強行塞進了陳雨舒的嘴裡。

    “嗚嗚,哇哇……”陳雨舒說不出話來了,被噎得直翻白眼。

    楚鵬展看到女兒和小舒,也覺得有些好笑,不由得笑了起來。

    林逸習以爲常了,聳了聳肩:“你別把她再給撐死了。”

    楚夢瑤聽了林逸的話,頓時有些臉紅,想起上次的事情來,覺得有些對不起小舒,於是又把她嘴裡的饅頭給拔了出來,放在了一旁的碟子裡面。

    楚鵬展笑着招呼林逸入座,林逸坐在楚夢瑤的左邊,陳雨舒坐在楚夢瑤的右邊。

    而福伯和楚鵬展,則是坐在了三人的對面。

    ☢ TTκan☢ ¢ Ο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