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連他們飛燕門的掌門師姐都出動了,那作爲小偷團伙的大當家鉅鹿哥,怎麼可能不親臨呢?

    “怎麼樣?這回怕了吧?你們小小的飛燕門,根本不可能是我們小偷團伙的對手!”黑鳥哥見到林逸害怕的樣子,頓時大爽:“你還是想想,一會兒怎麼辦吧,我們大當家來了,不是百八十萬就能擺平的了!”

    “哎!”林逸有些苦惱的嘆了口氣,再次撥通了宋凌珊的電話。

    “好人,幹什麼?我在路上了?”宋凌珊見到林逸又打來了電話,連忙接了起來。

    她自己開着那輛獵豹車,車上也沒有其他人。

    “掌門師姐啊,不好了哇,小偷團伙的大當家鉅鹿哥帶人傾巢而出啊,準備砍死我們,我們可怎麼辦啊?你要多帶點兒人來啊!”林逸可憐兮兮的說道。

    “放心,我把我所有中隊,沒有任務的人全都帶來了,治安大隊那邊的人也一起來配合我們的行動!”宋凌珊說道。

    “啊,不是吧,掌門師姐,我們就十多個人啊?那哪裡是他們的對手啊!”林逸繼續苦着臉說道:“你一定要想辦法再找一些助拳的過來,不然我們就完蛋啦!”

    “……”宋凌珊忍不住有點兒想笑,林逸也有傻乎乎的一面?雖然,宋凌珊知道,林逸是裝出來的,逗對方玩兒的,但是宋凌珊就是覺得很好玩兒!

    “行,我儘量多找點兒人。”宋凌珊忍不住笑道。

    林逸掛斷了電話,苦着臉對鬱小可道:“老婆啊,不好啦,掌門師姐最多隻能找到十多個人來,我們怎麼辦啊?”

    “哈哈!不用怎麼辦了,你們還是想想一會兒怎麼對我們進行賠償吧!”黑鳥哥看着林逸無助的樣子,頓時大笑了起來:“你可笑死我了,還想找助拳的?自己人不夠了,還想找外援,這都什麼時候了,找來了也晚了!”

    “是啊,可怎麼辦啊!”林逸嘆了口氣。

    “別急啦,沒準兒掌門師姐有辦法呢!”鬱小可知道林逸是在演戲,林逸要是真找不到人了,還會傻了吧唧的站在這裡等着黑鳥哥的人來砍翻他?很顯然林逸是有辦法的,不然林逸現在要打倒黑鳥哥一個人然後逃跑掉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也只有這麼辦了!”林逸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小偷團伙的效率還是很高的,或者說,他們的總部就在這裡不遠,不一會兒,黑壓壓的舉着片刀和鐵棍的人從老陶巷的前後涌了過來,將林逸和鬱小可包圍在了中間。

    而見到自己人來了的黑鳥哥頓時大喜,看到鉅鹿哥也來了,連忙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鉅鹿哥,就是他們兩個,一個是鬱小可,一個是她男人!”

    “哦?地上那四個兄弟怎麼回事兒?”鉅鹿哥看了一眼地上哀嚎不停的四個手下,不由得皺了皺眉!

    “那小子練了一種叫什麼護身鐵甲功的功法,弟兄們用拳頭招呼過去,結果自己變成了這樣了!”黑鳥哥連忙解釋道。

    “這麼厲害?”鉅鹿哥一愣,沒想到還有這麼一種功法,那不是誰打他誰倒黴了?

    “是的,的確很厲害,不過據他自己不小心說漏了嘴,他不怕別人打他,但是卻怕片刀砍他!”黑鳥哥有些得意的說道:“我想,他是不怕硬擊,卻是怕尖銳的銳器去砍刺!”

    “恩,有道理!”鉅鹿哥點了點頭。

    兩人說話的時候,鬱小可也是得了空閒,小聲的問林逸道:“喂,你到底有沒有叫人來?他們來了這麼多人,行不行呀?”

    “不行就跑唄。”林逸笑了笑。

    “沒和你開玩笑,我可不能死啊,我要是死啦,孤兒院的小孩子就沒人管啦,他們會餓死的!”馮笑笑有些急了。

    “你出來偷錢,真的是爲了孤兒院的小孩子?”林逸看了看鬱小可,從鬱小可表面上來看,並不像是一個多麼奢侈的人,以她每天的收入,應該不至於穿成現在這樣。

    “當然,你要給我捐款?我也接受的。”鬱小可說道。

    “呵,你可以換個賺錢方式,總去偷錢也不好。”林逸對小偷這個職業,說不上好感但是也不會厭惡,畢竟自己的師叔也是個神偷,只是林逸覺得鬱小可的技術太差,這種水平出來偷錢,早晚栽跟頭。

    “哪種行當能賺這麼快?”鬱小可翻了翻眼睛:“每天上百口人要掌嘴吃飯啊!現在的物價有多貴你知不知道?柴米油鹽你買過沒有?就算每天每個人十塊錢的伙食預算,也要一千多塊了,再加上買學習資料,小孩子病了打針吃藥,給他們買衣服、牀單、杯子以及生活用品,再支付水電費、寬帶費、煤氣費、有線電視費,每個月沒有五萬塊,哪能夠啊?我一個女孩子,上哪裡去賺五萬塊?去賣除了第一次值錢,以後都未必能賺上這麼多了!你真是不當家不知道別人的辛苦!”

    林逸沒想到自己的話會引來鬱小可這麼一大頓的抱怨,不過想來,這些話已經積壓在心裡許久了吧?只是平時沒有人傾訴而已,現在好不容易有個說話的人,於是有的沒的一股腦的全部倒了出來。

    不過如此說來,鬱小可的確挺辛苦的!一個月賺五萬,還真沒有什麼行業能有這麼高的收入!鬱小可又沒有什麼一技之長,也難怪她只能出來偷東西了!

    “孤兒院沒有別人捐助麼?”林逸問道。

    “有啊,不過三千五千的,夠做什麼的?”鬱小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哎!”

    林逸倒是有些感慨,如果鬱小可說的全都是真的,那麼林逸還真是有點兒佩服這個女孩子了,一個人,撐起了一家孤兒院,無論她做什麼行業來賺錢,都是偉大的。

    “對了,你之前說什麼護身鐵甲功,真的有這種功夫麼?能不能教給我?”鬱小可想到林逸剛纔整治那四個大漢的手段,頓時有些羨慕。

    “你覺得可能有麼?金鐘罩也沒有這個效果的。”林逸搖了搖頭,他之前只不過是隨便編了個名字而已,實際上,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